12、没碰过别人,要验身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他的话,北云馥更是呆了呆。

因为顾吻安在,所以他可以留宿别人?照这逻辑看起来,以前是因为洁身自好,现在是下定决心娶她,所以反而让顾吻安看看清楚他的人?

她笑起来,走过去,看着轮椅进家庭电梯,“我真怀疑,外面那个风流不羁的人是不是你?”

宫池奕伸手按了电梯,只是留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

顾吻安从浴室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门口进来的宫池奕,因为他一直看着她。

低头检查了一遍她穿的衣服,醉意轻了,但眼神略微慵懒,“不好意思,借穿一下。”

她身上是他的衣服,不了解他的衣柜,找半天没看到睡衣,只能拿了一件T恤套上,盖过臀部。

对她来说足够长,对男人却是一种考验。

宫池奕继续转动轮椅往里走。

“你不是有事要找我谈吗?”她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略微靠着擦着头发。

半醉,疲惫,显得她整个人透着一股魅惑。

宫池奕抬手解了两粒纽扣,看了她一眼,转回头时蹙了一下眉,然后又看了一眼,“你确定要用这种姿态对着我?”

穿得少,浴后全身都散发诱惑。

吻安顿了顿,低头,然后并了双腿斜过一个角度,脸上淡淡的,看着宫池奕一点点靠近。

“你知道我要谈什么。”先前家里老头子不催,他也显得很有耐心,不过这会儿略微蹙眉,“有点急,总归你最后也要嫁,不如痛快些,还是有什么不满意的?”

顾吻安停下擦头发的动作,似笑非笑的认真,“不满意的地方太多了。”

而且,她真的能罗列出来:“从来没见过哪个求娶的男人这么强势,我反而觉得自己像要被强盗头子夺去压寨的。虽然顾家落魄了,但我还想穷讲究,不至于自己太掉价以后受委屈,是不是?”

宫池奕坐在轮椅上,她看不出他的身高,可是他几乎跟坐在沙发的她同等的视线,甚至要高,异域风的英俊五官对着她。

随即,他醇澈的嗓音道:“柯锦严当初怎么追的你,我加倍追回来?这种事婚后也不影响。”说罢看了她,“还有么?”

提到前任柯锦严,她晃了晃神,他都看在眼里。

一秒两秒的过去,他黑眸暗了暗,没什么预兆的把桌上的杯子拿起来,又重重的放下。

“当!”一声,她被叫回神思。

他只轻描淡写说:“手滑。”然后干净修长的指若无其事的磨着杯沿。

顾吻安却忽然从沙发起身,声音微微的压抑,已经尽量用她的温凉压着,“我现在不想谈这些。”

宫池奕手里的杯子再次被放下,而他菲薄的嘴唇勾了勾,有些冷。

她只走了两步,手腕被他精准捏住,力道不小,拉转她的身子被摔坐进沙发里。

很惊险的动作,但他控制得很好,只是她摔得略微狼狈。

也因此,她看出了他的不悦。

只听宫池奕嘴角扯了扯,“柯锦严比毒药还毒,这辈子都过不去了是么?”

她被摔得有些脾气,撩了长发,没了在外一直武装的风情和浅笑,蹙眉看着他,“我不想听那三个字不行吗?”

这一次,宫池奕直直的盯着她,幽暗的眸底铺着不明的情绪,很暗,雕刻一般的五官没什么动容,“那就点个头,结婚而已不要你的命,我帮你忘了他。”

“我没有忘不了!”她的语气开始变化。

然后又缓了缓,撇开对着他的视线,不说跟宫池奕一样的城府稳重,至少别败得那么明显。

然后还算稳的起身,“我睡哪儿……!”

声音戛然而止。

是她再一次被他一手扯过去,在他的力道牵引下直接跌到他腿上。

四目相对,她却逐渐起了生气,美眸温冷,嘴角扯起,“你身上,于馥儿的香水味都没散,你确定要这么跟我谈婚事么?”

略略的讽刺,一点点介意,她没有掩饰。

外界谁都知道他对于馥儿的捧,曾经更是何等殷勤的围着她转?

宫池奕静静的盯着她,薄唇轻启,“你在吃醋?”

她抿了唇,去掰他捏着的手,他是松开了,却一把握了她的腰,另一手更是抓着她的柔荑往不该放的地方放。

“我没有碰过别的女人。”他低沉好听的嗓音,似乎没有玩笑的成分,“要验身么?”

她愣了会儿,面色微冷,“松开!”

因为她被迫把手放在男人最尴尬的地方,他却面不改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