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一定要今天,非去不可?/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吻安没想到他会这么计较,但她确实没那个意思,反而每次都是他在提起姓柯的。

也就清淡的抿唇,坦然看着他,“不是。”

她根本没准备好嫁,或者说这个婚姻她不太正视,所以不敢戴这么神圣、昂贵的东西。

但这话她没法说出来。

形象冷魅深沉的宫池奕,在她这里是绅士居多,但这会儿是真的黑了脸,薄唇抿成一条线,强势把戒指给她套上。

“至少给我戴满这个月,就当对我的尊重。”他低沉的嗓音,然后绷着脸拿了他那枚要自己戴。

她的视线跟随着他。

把戒指拿了过来,很是明理乖巧的模样,“应该我给你戴。”

宫池奕低眉望着她,沉冷的神色有所好转,终究是顾大名媛,比任何人都识大体、懂进退。

顾吻安是想,既然要戴,就认真些,她也不是个喜欢敷衍的人,一点点往他手指套上,把钻戒转正。

他的手指很好看,干净修长,骨节有力,不看他那张蛊惑的脸,大概会以为他是个清风若竹的男人。

“好了。”她抬起头,清雅浅笑,身体微微歪过去,凑近他挺直的身躯,礼节性的庆祝吻落在他嘴角处,“以后我就是你的隐婚妻了。”

宫池奕深邃的眸低垂,在她伸手想开车门走时把那个吻继续了下去。

虽然他们已经登记了,但除了那天在凯撒他执行‘负距离’强吻外,他们之间并不亲密,顾吻安难免蹙了眉,双手抵在他胸膛上,转而忍住了挣扎。

身份不一样了,这不算侵犯。

他又恢复了他绅士的蛊惑,也许就是怕她不适应跟他太亲密,薄唇压下后若即若离的撤开,眸光在她脸上轻揉,复又一下一下循序渐进的轻吻。

她只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纪梵希的香味,并不高超的吻技,却有一种莫名摄魂的错觉,连她在哪都要忘了。

吻一寸寸的深入,因为他双腿不方便,只是笔挺的坐着,导致她几乎整个人趴上他胸膛。

松开她时,顾吻安双颊粉红,清离的美眸一层沦陷。

男人满意的微微勾唇,她不动,他就结实的勾着她,避免她掉到座椅底下。正好缓解他身体里乱窜的火热。

坐回座位之后,顾吻安很快调整神色,看了他,“我晚上还有事,就不跟你一路了。”

宫池奕眉尾动了动,别告诉他,刚刚那么乖巧配合,就是为了有事去忙?

倒看不出他生气,薄唇动了动,语调淡淡:“新婚第一天,就甩下丈夫一个人用晚餐,不太好吧?”

吻安看了他,还没说话呢,东里智子的车在不远处停下。

黑色卡宴,儒雅、内涵,符合他东里少主的性子,只见他下了车就蹙着眉直往宫池奕的迈巴赫走来。

宫池奕眼尾扫过走来的东里智子,看了她,“来接你?”

顾吻安点头,东里是演员,影视圈里跟她最亲近,也是传被她潜规则最多的那个,殊不知他东里少主想潜谁潜谁。

她还没说话,男人低低的发话了,“两分钟,下去打个招呼,回家吃饭。”

这让她蹙了眉,“我是真的有事。”

“跟柯锦严新女友有关的事?”宫池奕低低的音调听起来漫不经心,实则不然。

他又提了柯锦严,吻安脸色就不好了,凉凉的看了他,“你好像说过,不会干涉我的工作。”

见他只是抿唇盯着她,顾吻安伸手去握了车门把。

下一秒,被他阻止了,唇畔生凉,“一定要去,非今天不可?我堂堂SUK总裁能抽时间,你不能?”

其实知道他在意的不是她抽不出空,完全是因为接她的人是东里,她要去办的事跟梁冰有关,毕竟她现在是他女人了。

这么看来,这人高高在上惯了,确实唯尊凌世的,半点不准别人忤逆。

“我知道你已经很包容我了,不计较我的传闻和我的一无所有的求娶,但是工作上的事,我希望拥有绝对支配权。”

微抿唇,看了他,“反正以后我斗不过你,所以在民政局门口就说清楚,如果你不能答应……”

“怎样?”他几不可闻的眯眸,让她把话说下去,又威慑她不敢把话说完。

顾吻安精致的下巴微扬的角度,平时看来气质突显,但这时候显得倔强坚持,导致宫池奕脸色的愠怒不轻不重,但够明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