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池公子欺负人被反咬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吻安目光一滞,带了几分不可置信,他刚刚说什么?这是宫池奕会说的话?

片刻,她气极反笑,“你当初求娶,我们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宫池奕几不可闻的挑眉,“说了很多,不干涉你的工作?”

明白着歪曲视听、试图蒙混。

说罢,他微抬冷酷的脸,说得坦荡从容,“既然结了婚,所有合法事宜都是情理之中,发生的时间未定罢了,该不算我欺负你?”

顾吻安闭了闭眼,“那你那么厚的协议都写了什么?”

宫池奕神色淡淡,黑眸掩着神采,明知故问:“你没看么?”

吻安暗自吸气,努力忍着不跟弱势群体发脾气,但她还是没忍住,垂下的视线清冷而讽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费这么大力气,就为了睡我?”

宫池奕看出来她生气了,显然很抵触这方面的事。

不待他再说什么,顾吻安看着他轻飘的一句:“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柯锦严不止一次跟她提过想进一步发展,她都推了,以至于现在一提这种事她都很反感。

“柯锦严时常这样?”她刚转身,宫池奕忽而幽幽的问。

她不想回答,脚步抬起一半却被他精准握了手腕转过身去,隽冷的视线裹着温沉,薄唇抿了会儿,还是柔了声线:“我身体什么情况你很清楚,不可能真的办了你,紧张什么?”

她大概是真的脑子短路了才会被他吓到,连他腿残的事都忘了。

回过神,想把手腕解脱出来,宫池奕却紧了紧力道,“帮我递拐杖,扶我上床。”

顾吻安心里有气,本也不是个善茬,拐杖是递了,但是递完就自顾上床、背对着躺下,看起来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宫池奕拿着一副拐杖在床边怔了会儿,看着她,“顾小姐。”

她没声。

男人眉峰蹙起,薄唇箍紧,“顾吻安。”

安静。

宫池奕脸色僵了僵。

半晌才舌尖抵着唇畔,又莫名其妙的笑,果然不是个白受欺负的主。

卧室的灯灭掉,而后昏暗里光影一转,她就感觉身边的位置安静陷下去几许,整个过程可能不到五秒。

腿残了之后练就轻功么?她柔唇抿了抿。

翌日。

顾吻安醒来时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一整晚好像都没感觉到他的存在,看来同床也很安全。

下楼,白嫂恭敬的笑着迎她去餐厅,宫池奕已经一身矜贵的西服,手边不是报纸,貌似是个游戏机,见她来了才放下。

她吃饭从来不说话,敛眉优雅,小口优雅的吃着,知道宫池奕欲言又止的看了她几次,她只当什么也看不见。

放下餐具,葱白柔荑去拿纸巾时,纸巾被他一划远没够到,顾吻安婷婷坐着,终于把清雅的视线投过去,“有事?”

宫池奕总觉得这场景怪异,只看顾小姐精致微扬的下巴,就好像他堂堂SUK总裁在求她。

嗓音沉澈平坦,“晚上有个应酬,你陪我?”

她站起来够了纸巾,擦过嘴角后规整放在桌边,面部未动目光先移,还带了一贯的浅笑,显得颇为迷人。

正好意味着,她要说的话不会那么好听。

果然,她看着他手边的游戏机,“我正事很多,一直到晚上也没空,那些娱乐节目,不妨去约一下于大明星,她没有通告。”

“顾吻安。”宫池奕脸色不太好了,每次喊她全名都带着警告的意味。

不陪就算了,还把他往外推。

还有,“娱乐节目?你以为你丈夫是玩乐混到今天的?”

顾吻安把椅子放好,很合理的一句:“我不了解你,外界都说风流邪肆、不务正业,手段高明、冷酷城府,总有一个形容词没错的吧?”

没一个好听的。

他已然黑了脸,“所以你确定要挂着婚姻头衔各过各的,一直这么跟我相处?”

见他这么冷,一般人定是小心翼翼的,她却依旧浅笑着,“我想跟你好好相处,似乎是池公子先欺负人,我这人挺记仇呢,只能等我情绪再说。”

说罢还微挑眉,“没办法,婚也结了,你必须忍忍新婚妻子的脾性。”

她还就是笃定他不会离婚的。

白嫂站在一旁忍不住笑了笑,多半是三少欺负人被反咬了,瞧着倒也有趣!

宫池奕一个幽冷的目光扫过去,白嫂才忍了忍,干脆无声的退了下去。

门口传来她最后一句:“我今天不见柯锦严。”

他不就担心这个,所以非要带她出席什么不必要的应酬么?

------题外话------

静静的等你们收藏点击评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