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为了顾吻安他想退出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那个房间,宫池奕看了一眼腕表,六点多。

“接到她了?”他低低的问了一句,声音里依旧有着不易察觉的压抑和烦躁。

展北略为难的摇头,“没,太太似乎很忙,靳南也请不动。”

并不意外,她那个性子,若真不想来,菩萨开口也没用。

两人进入电梯往兄妹几个约好的房间去时宫池奕手机震了一下,他低眉扫了一眼,又随手放进外衣内兜。

“下楼,老四在等。”他低低的一句,展北便按了一层。

顶层到一楼需要点时间,还差十几楼时,宫池奕思绪间给制片人桑赫打了个电话,不拐弯抹角,三两句把话说完又挂了。

展北站在一旁几不可闻的挑眉,三少为了顾小姐也够用心良苦的了。

两人出去时,四少宫池彧正在酒店门口,调戏过路女孩。

宫池彧在英格兰出生,所以五官一看就是西方人,英俊不已,就是流里流气没个正经样,看到轮椅出来,才收了几分风流,正经不少,喊了句:“三哥。”

宫池奕表情淡淡,只沉声:“好端端怎么换地方了?”

很平淡的一句,身为他低低,却听出了端倪。

所以宫池彧看了看他,又看了展北,口型问:他心情不好?

展北低眉敛目的默认,一边去把车门打开。

宫池彧跟着上了迈巴赫,“三姐在帝享堂谈事儿走不开,正好把地点改在那儿了,二哥可能到了。”说着,他左右看了看,“新嫂子呢?”

宫池奕沉脸扫了他一眼。

四少立刻笑了,“别告诉我你娶了人家,却没搞定她?这不明摆着强取豪夺么,你行不行啊?”

展北开车,听完话嘴角动了动,估计能这么怼三少的,也就四少了,余扬少爷尚且要仔细着些的。

“车里有吃的。”宫池奕冷着脸扫了他一眼。

言外之意,让他吃东西把嘴堵上。

宫池彧却一句:“不饿。”继续道:“都说顾大名媛是难得的美人,我还想一睹芳容呢。”

宫池奕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只得转移话题:“你们过来,老爷子带话了么?”

宫池彧微蹙眉,“老头没给你打电话?”见他沉默,才微挑眉,“他看过寄回去的东西了,大概是不知道怎么说你。”

说到这里,宫池彧才显得认真了些,看了他,“内阁里意见很大,难免会传出一些风声,老头虽然退休了,耳朵尖着呢。”

所以娶顾吻安的事,老头不反对,也不算赞成,但他都娶了,以至于不知道说些什么。

宫池奕沉默许久,冷不丁说了句:“让你顶上,有把握么?”

四少顿了顿。

为了顾吻安,他真想退?

不乏惊愕的看了他,“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小爷我向来风流不羁,老头都懒得理我,你不能让我多逍遥几年?”

宫池奕勾了勾嘴角,“逍遥到几时?你这副模样才使得老头不考虑把江山传给你。”

宫池彧满不在意,“我也不稀罕。”

“但只有你最合适。”宫池奕淡淡的一句。

宫池彧是老来子,也是唯一跟宫池奕在军营呆过,又知道他在内阁担职的人。

迈巴赫在‘帝享堂’门口停住,轮椅刚落地,宫池奕一眼看到了女人晳白的长腿晃过,款款入了门。

眉峰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缓缓往门口而去。

顾吻安也刚进门,倩影穿过一层热闹的舞池区,径直往前没了影。

靳南都请不动,她的忙碌是忙到这儿来了?

展北接到主子的目光,但是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因为他并没看到顾吻安。

进电梯时,宫池奕才对着要抬脚进来的展北,“你去看看她能来么?老四陪我上去就行。”

展北微顿,迅速退了一步,“是。”

本就知道她来不了,忽然这么说,展北一猜就知道太太也在这里,三少是让他去看看她来干什么。

顾吻安来到房间门口,刚要敲门,有人从里边推门走了出来。

她微微退了一步,看了一眼房间号,的确没走错。

转回头,忽然发觉出来的女人盯着她看了会儿,吻安目光一扫而过,进了门才觉得那张脸有点眼熟。

不过宫池鸢已经转身走了。

看了一眼郁景庭,吻安放下包,表情清淡,随口问了一句:“她谁?”

郁景庭淡淡的目光没什么变化,声音温平,“一个客户。”

她并不怎么在意,主动倒了酒,清绝的脸微垂,也不看郁景庭,显然的不愿多聊,“说吧,什么事,我很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