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于馥儿想要当这个主角/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昏暗的光线里,本就淡漠的郁景庭目光越是没什么存在感,但却的的确确稳稳落在她清凉的脸上。

片刻,才淡着声音:“手好些了?”

他不提,顾吻安都已经忘了被展北捏的那一下,她这几天穿的裙子都尽量选长袖,手腕戴了装饰品。

这会儿才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很闲吗?至于关心她。

接到她的视线,郁景庭也不紧不慢的摇杯醒酒,继续道:“我去看过你爷爷”

然后问她:“你很忙?”

顾老爷子说她最近都没去看过。

顾吻安抿酒的动作顿了顿,而后放下酒杯,声音清淡:“明天去。”

登记就该去的,一直没抽出时间,状态又不好,怕爷爷担心。

郁景庭看了她好一会儿,也不多说,大概是在斟酌着词句,看她又端起酒杯,才几不可闻的蹙眉。

“你把宅子卖了,住哪?”他终于淡淡的问了句。

吻安柔眉微动,盈笑的目光落在自己映着酒液的指尖,“郁少当真是闲的,调查我?”

郁景庭倒也平和,“你爸的嘱咐,尽量不让你太狼狈。”

言外之意,若非这样,他也懒得管。

“不劳烦你费心了,我有住的地方。”说着她站了起来,“如果没什么事,我得先走了。”

郁景庭大概是还有话的,但看了她,也只是淡漠的坐着,一直到她出了门才放下酒杯,安静的靠回座位。

出了房间,吻安径绕过舞池,往并不明亮的走廊走向另一头。

展北站在另一面的吧台边,又往前台走,问了订那个房间的人,得知是郁景庭才蹙了蹙眉。

…。

被临时通知来的包间里,吻安一进去就看到了制片人旁边坐着的于馥儿。

脸色顿时凉了不少,倒也款步过去优雅落座,看了桑赫:“出什么问题了?”

桑赫跟顾吻安关系不错的,见了她脸色不佳,也就笑了笑,暗地里把她的那张卡递回去。

本想这事一会儿私下谈,但吻安柔眉微蹙,目光挑向于馥儿,“北二小姐一向看不上小众影视,怎么,这回忽然想出演主角么?连投资都拉过来了?”

不然她坐在这里干什么,桑赫还把卡还回来了。

桑赫闭了闭眼,扶额,贵圈高傲出了名的大美人之二在这里怼上了,他没法子。

北云馥只是笑了笑,典型优雅千金坐姿,只微微侧身看了顾吻安,“我看过剧本,很喜欢,反正影后拿了不少,挑战转型试试。”

顾吻安听完柔唇微凉,美腿交叠显得高贵又恣意,“于大明星拿影后手软了,想转型能理解,但烦请,别拿我的电影试水,我玩不起。”

“不是缺女主么?”北云馥看了制片人。

挑人这事,顾吻安还说不上话吧?

桑赫略微摊手,“还没定,在甄选新人。”

“把我当新人也可以啊,这种类型,我的确是新人。”北云馥不乏谦虚。

顾吻安不是个喜欢纠缠的人,忽然转头看了桑赫,“谁给投资了?”

如果没猜错,这才是于她理直气壮要角色的原因所在吧?

桑赫皱着眉,她却想到了之前桑哲接过宫池奕的电话,当时还以为是靳南请不动她,所以电话打到组里来了。

她什么也没说,从座位起身,依旧是优雅的往外走,直接回香堤岸。

…。

宫池奕回来时很晚了,一眼看到了二楼亮着灯,看来她回得比他早。

“你回去吧。”进门时,宫池奕对展北摆摆手。

展北看了看他的状态,欲言又止,还是欠身退了出去。

顾吻安知道他回来,以为展北会送他上来,却是他自己滚着轮椅进的卧室,黑眸微微眯着看她。

酒味扑鼻而来时,她蹙了一下眉,走了过去,“聚会这么晚?”

声音清雅淡然,很自如的推着轮椅往床边走,又想了想,“你先洗漱,我有事跟你谈。”

回头才发现宫池奕正定定的看着她,好像从进门开始就没有挪开过。

幽暗深邃的视线,不压迫,但迷离间满是内容,看得久了会让人很不自在,然而他转了视线去往另一个方向洗漱。

她想,是因为她没有去出席聚会,所以不悦?

等他再回来,吻安已经倚在床头,见他盯着自己,只好给他递了拐杖,扶着他靠在了床头。

这回她看清了,宫池奕的腿是完好的,甚至比一般人要笔直、修长,只是全程木然没力气。

听说过是伤了神经,她也没打算问,因为正事还没谈。

然,她还没开口,刚坐到他边上,就听到了头顶男人醇厚的低音:“我对你的了解,似乎太少。”

很莫名的话题,她抬眼看去,可见宫池奕脸色愠冷,但话语间除了低沉,听不出什么不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