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非要把每晚都弄得很不愉快?/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顿了顿,似笑非笑,“你想了解什么?”转头看了他,“我跟北云馥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追求佳人不得,退而求其次的找我,你后悔了?”

宫池奕微侧首,眸眼低垂,醇浓的嗓音微醉,很沉:“你想当她的替身?”

吻安笑着,眼尾是淡淡的讽刺,“谁愿意?事实而已。”

“哪来的事实。”本该是问句,但宫池奕薄唇微动,低低的嗓音显得尤为沉冷。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不打算把话题继续下来,撇开视线,一手把枕头挪远,准备躺下,就这个状态,跟他说电影的事估计也谈不到一块儿。

可她的手刚离开枕头,手腕被他捏住,微微用了力道往他胸前带。

她猝不及防跌到他身上,手掌下意识的撑在他胸口,本想支开身体躺回去,他有力的手臂已经环住她纤细的腰肢。

冷峻的五官悬在她上方,睨着她,“讲清楚。”

她一动,他手腕就用力,彼此身体亲密贴合着,浓烈的男性气息夹杂着淡淡酒精味往她鼻尖涌。

再挣扎显得她矫情了,只好抬眸看来他,从冷硬的下巴,移到幽暗的星眸,对着那样一双眼,她也依旧是轻轻淡淡的,“不是么?”

宫池奕从进卧室就看出了她心情不佳,不同于顾家出事后每天都是刺猬一样的状态,是真的有情绪。

这会儿算看清楚了。

然他没插话,依旧淡淡的居高临下。

只见她扬着眼角似笑非笑,“你不就认为这辈子再不会遇到比于馥儿更好的女人了?被她拒绝你心灰意冷,干脆去冻精,又觉得生活乏味,才娶了我?”

彼时,宫池奕睨着她的视线很凉,片刻薄唇又勾了起来,深眸散发凛冽,“费了多少心思,查到这些?”

她知道没人敢随便调查他,但当初她这么做,就没打算能瞒过他。

“不多。”她只淡淡的一句。

宫池奕嘴角的弧度深了,笑意却显得越是冷谲,“作为回报,我是不是该多了解你?”

修长的指节恶意她腰间流连,忽而探入,薄唇沉声,波澜未起,“你说从哪开始?”

别看她游走于各色酒吧,看起来风情动人,更是谈了几年恋爱,可她的身体很敏感,他指尖乍一碰到她的皮肤,柔弱的手用了不少力道把他扯掉。

“你非要把每晚都弄得这么不愉快?”她抬眸微瞠。

宫池奕眸子愠冷,“我很愉快。”指尖再次探进去,嗓音浓重,“礼尚往来的了解,不应该么?”

吻安反手也弄不到他纠缠游移的手,只能死死盯着他。

原本宫池奕今晚是当真想聊一聊,好奇她到底哪里不一样,竟然让老爷子都破天荒的开口,让他考虑清楚这段婚事。

不过,他现在不这么想了,问她也问不出什么,不如做点别的。

手腕微微用力,把她往上一托,指尖勾着她的下巴微挑就能轻易攫取芳香,但他没有,只薄唇轻碰,“帮我脱衣服。”

嗓音显得尤为低哑,蛊惑而命令。

这让她只能想到一件事,所以半点没动作。

他的吻落下时,很强势,想躲也躲不了,舌尖不急于侵犯,却不断缠绵。

她趴在他胸口,躲不了便拧着眉,“……放开我!”

她很方便就能屈膝攻击,想也没想就要踹。

却是眼前一花,倚靠着的男人一个翻身斜着把她抵在身下,压进床褥里,薄唇撤离,深眸淡凉,“都说你乖顺听话,是我视力不好?”

她冷着脸盯着他,手心握得很紧。

不听她说话,宫池奕垂眸凝着她,“晚上见谁了?忙调查我、忙电影,亦或是找个同样有钱、却比我好对付的下家?”

吻安看了他,“你跟踪我?”

知道她见郁景庭了吗?

“本少没那闲情逸致……”他低低的嗓音刚落下,忽然就被顾吻安作势踹他的动作打断。

但凡涉及那个人,甚至他家庭的任何人,包括郁景庭,顾吻安都会很排斥,不容许被人窥视一分一毫。

她冷了眼,“放开我。”

宫池奕见她动怒,反而微微眯起眼,“见不得人?”

连提都不能提。

“你要是实在想知道,自己去查就好,都让人跟踪我了,没查到么?”她定定的看着他,语调微怒。

彼此沉默片刻,她先挣扎起来,作势把他推下去。

宫池奕不准,捉了她的手背到她身后,身体抵着她,她还不安分,他干脆封了她的唇,解开衬衫、反手扔到床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