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如果对你造成伤害,我道歉/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只是因为她顾吻安从来没被那样羞辱过,被爱慕北云馥的男孩耍了,的确挺让她愤怒,但不止于此。

“知道那天发生什么了么?”她的情绪安静下来,问。

宫池奕凝眉看着她,让她说下去。

顾吻安却自嘲的笑了笑,淡淡的,“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呢。”

有些伤疤不用再撕给别人看,他们没感情,她说了,也不过是博取同情,她不需要那个东西。

“不过你放心,我不至于你结婚复仇之类,只是我认识的人不多,男性更少,只能是你而已。”她淡淡的一句。

宫池奕一直插不上话,终于敛去眉眼的锋利,“如果对你造成伤害,我道歉。”

吻安微微抬眸,笑意淡到不真实,“不必,再道歉事情也发生了,何况于馥儿面前你还能想别的么?”

说罢,她伸手推了推他一直悬在上方的胸膛,“所以,麻烦以后别跟我提于她,或者控制不了要对她怎样,请你避开我。”

宫池奕蹙了蹙眉,“我说过,我没支持她参与你的电影。”

她笑了笑,“随意,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

但是显然,她的‘随便吧’就是对宫池奕的不信任,这让他眉峰越沉,握了她撑着胸膛的手没让她逃。

顾吻安无奈的闭了闭眼,“还是说宫池奕非要抓着问我的个人隐私、每日行程?”

不待他说话,她凉凉的看着他,“可以,等你做到跟于馥儿没有半点瓜葛再说。”

见她的情绪不稳,宫池奕微微用了力道扣着她的脸吻下去,不让她逃。

唇畔沉沉,“我跟她,没有那么复杂,我去冻精,也不是因为她。”

而后松开她,“电影的事,我会问她。”临下床,他的指腹拂过柔唇,“今晚你缺席,所以明晚必须跟我用晚餐,靳南接你。”

顾吻安眉头轻蹙,“看时间。”

“必须。”他的嗓音压在头顶,清澈而不容置喙。

她愣了愣,不知道一个晚餐非要强迫她干什么,可是纠缠这么久,她很累,只好抿唇,得空的手推他,她要睡觉。

得不到肯定答复的宫池奕脸色不好了,但刚让她闹过情绪,也不能做什么。

除了吻。

本来以为他会从身上下去,所以他忽然吻下来,顾吻安有些恼。

他却适时撤开薄唇,声音低哑:“必须去。”

她才很不耐烦的一句:“知道了。”

“不乐意?”宫池奕低眉看着她,眉尖微动。

虽然,他曾经的一句搭讪让她很不愉快,但其中的精髓他很想执行下去,但凡她不安生,吻到听话为止。

他也是这么做的。

吻到她一双清雅的眸子开始冒火,冷魅的唇角几不可闻的勾起,反而加深这个吻。

古吻安唯一的呼吸都伴随着他的气息,不受控制的沦陷,眸底那点火星子逐渐变得迷离。

彼此纠缠的呼吸,清晰的温热拂过宫池奕的神经,他才隐忍着停下,盯着她,满足又可气。

她是笃定他没能力才敢如此沉沦?

顾吻安微微抿唇,看着他,“我抽空陪你用晚餐……你下去。”

她不说他也不敢再继续了,薄唇微抿,松开她躺在一旁。

看着她背过身独自躺着,手臂将她揽过来,好一会儿才低低的开口:“我既然娶了你,你就是宫池太太,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来问我,没必要浪费时间背着我去查。你是我妻子,只要你听点话,我心里清楚该怎么对你,怎么对别人。”

顾吻安不说话,只是闭着眼。

今晚他们的‘交流’够多了,不知道是不是他喝多了的缘故,所以他再说些什么,她不会太在意。

等第二天起床,顾吻安跟平时没两样,没有因为昨晚的脾气而冷脸,但也没什么热情,半陌生不熟悉的清淡,自顾的用早餐。

离开时倒是说了句:“我先走了。”

宫池奕看了她依旧吃不完的早餐,几不可闻的蹙眉,也“嗯”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