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顾吻安跟你告状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有很多事要去做,今天要面试一批演员,尽快把角色都定下来,不求高产但她必须高效,因为需要钱。

等她走了,宫池奕才才看了白嫂,“以后早餐按她的口味来,不用顾及我。”

白嫂略微惶恐,看了太太几次都用不完的早餐,脸色有些为难,“这个,白嫂有问过太太,但太太只说她不挑食。”

加上顾家出事,白嫂压根没地方打听太太的饮食喜好,平时观察更看不出什么,因为她吃什么都优雅从容,不多吃也不少吃,平时在家不疏远人,也是清清淡淡的自顾做事。

宫池奕没说什么,因为他对她的了解也极少,仅有的几样跟饮食没什么关系。

出了别墅,宫池奕给于馥儿打了个电话。

那边的女人似笑非笑,“顾吻安跟你告状么?”

宫池奕倚在座位上,声音不高不低,淡淡的,“她是影视界新人,你不一样,没必要跟个角色过不去。”

于馥儿笑着,“那听你的意思,我喜欢也不行?就因为她是顾吻安,所以要让着她?”

说罢,她抿了抿唇,“阿奕,不是我怎样,现在是你们在欺负我,你当初对我百般的好,要了顾吻安转个头就对我这么薄情,我真不觉得你多伟大、多浓情,男人做成这样也是一种失败吧?我甚至半点没看出顾吻安对你的感情,你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捧着一颗心递上去让她踩么?”

宫池奕神色淡凉,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动怒,低低的开口:“如果只是喜欢这个角色,而非其他目的,我不会干涉。”

于馥儿笑了,“其他目的?我会因为不喜欢北云晚而欺负顾吻安?还是会因为你而心里不平衡?”

挂电话之前,于馥儿淡淡的一句:“你放心,我会跟所有新人一样参与选角试演,顾吻安不喜欢我,尽管否了就是。”

车厢里安静下来,宫池奕闭目养神,好久才沉声:“记得跟桑赫打个招呼。”

展北点了头,“好。”

宫池奕看来,于馥儿怎么认为他的为人没关系,这个时间让顾吻安不闹心就不行,他把北云馥捧成于馥儿,最懂这个行业有个好的开头有多重要。

反正总好过让她无事可做,美其名曰‘寻找灵感’的去酒吧泡着好太多。

…。

桑赫接到宫池奕手下打来的电话了,不过脸上很是为难的样子,因为他本人还挺中意于馥儿。

几个角色试演结束,结果不会当天给出,桑赫还是很尊重顾吻安的意见,也相信她的眼光,不过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还是看了她。

“我说真的,你要不要试试用于馥儿?她其实也挺不错,各方面附和角色设定。”

吻安听完狐疑的看了他,眼尾凉凉,显然提到于馥儿就很不悦。

不过她的语调拿捏得张弛有度,“她是很不错,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段有身段,但她肯定不缺这口饭,或者桑制片觉得她饿的话,单独请她吃好了?”

桑赫一抿唇,顾大名媛什么都好,偏偏像带刺的玫瑰,一言不合就扎得很。

也就笑了笑,“你看你,我这说正经的,别动怒。”

“有么?”吻安看着刚刚面试的笔记,眼尾勾了勾,眼皮都没抬:“我这人脾气好,一般不动怒,你继续说。”

脾气好?桑赫嘴角抽了抽,明明一直都是戳针不见血。

所以,明智的话,他不该多说了,不过这次还是没忍住,“我知道你眼光独到挑上这个电影,又亲自写剧本,但毕竟不是热门,目前很小众,后期宣传会很难,于小姐加盟对这方面有推动力。”

她终于缓缓的把视线从笔记上抬起来,似笑非笑,“那桑制片是觉得电影宣传一定要有绯闻,是这个意思?”

桑赫挑眉,“差不多吧。”然后看了她,“总不能到时候再传你又潜了东里智子的绯闻吧?”

合上笔记本,她目光浅淡,“我倒可以试着潜别人。”

“你别不当回事的。”桑赫一脸无奈。

吻安只敲了敲她怀里的笔记本,“我回去会仔细研究,但于馥儿不在我考虑范围内,没得改,当然,我不干涉你的决定。”

因为这一茬,她看起来心情不佳,宝红色法拉利在靳南给的地址外停住,下车时表情淡淡。

她并不知道晚餐有那么多人,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然后愣着。

算上展北的话,四双眼睛都直直的盯着她,虽然都挺有教养,但无疑已经不动声色把她从头看到脚了。

怔愣也只是小片刻,她已经恢复自如,还挂上了顾吻安式的淡笑,“不好意思,有点事耽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