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忽然就极喜欢你这个名/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吻安也不说拒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他,眼底一点笑意没有,“有没有人说你很厚脸皮?”

宫池奕薄唇略勾,“这么好听的形容词用不到我身上,别人形容我,更喜欢不择手段一类。”

她抿了抿唇,厚到这种程度已然无可救药。

她凑过去礼节性的吻了一下,“说话算数。”

宫池奕喉结微微滚动,哼出一个悦耳的音节,“嗯”了一声,却一手扣了她脑袋继续吻。

细腻温热的气息不断侵犯着她的神经,精致的脸微微仰着,从无动于衷到逐渐沦陷并不久,细白的指尖轻轻揪着他的衣领。

他放开时,垂眸入眼的便是她娇滴滴的样子,活色生香,半点没有平时清高的影子,更没有她出入酒吧时信手拈来的媚色。

宫池奕勾了嘴角,一个连接吻都不得要领的女人,柯锦严是怎么舍得放的?

哦不对,差点忘了,柯锦严是被迫放了他。

拇指微微摩挲她的唇畔,嗓音有些沙哑,“但凡你不听话,或者有事想求我,都这么办,是不是很公平?”

她不听话,就吻到安生;有事求他,也是她主动吻。

她松开手,坐了会儿,狭隘的空间可以感觉到胸膛的鼓动,微微抬眼,“如果你的公平是指无论什么情况都占我便宜,那是挺公平的。”

不听话,她被吻,想求他,她去吻?不是占便宜是什么?

宫池奕眉眼弯起,淡淡的笑,“觊觎本少的人也不少,你不亏。”

吻安懒得理他,转头看向窗外,可惜夜色不佳,她只好自顾闭了眼。

一双手却被宫池奕握了过去,捂在手心里,醇澈的嗓音,听起来十分动听,“很喜欢你这个名。”

她的名字给了他占便宜的灵感是么?

宫池奕心情好,声音温温沉沉,“谁给你取的名,怎么取得这么好?”

吻安暗自吸了一口气,他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聒噪不停。

转过脸,凉凉的看着他噙笑的嘴角,“我奶奶娶的,要不你去亲自问问她老人家,怎么取了这个名字,正好撞你枪口上?”

瞧她一副憋闷的模样,宫池奕笑意更甚,俯首吻了吻她无名指戴婚戒的地方,嗓音低沉:“新婚就咒自己的丈夫,不太好吧?”

她奶奶早就过世了,她故意这么说的。

可宫池奕怎么都喜欢这样的顾吻安,比官方介绍的乖巧懂事、高贵大方来得有意思,生活不会无趣。

听他不紧不慢的低声:“还以为是你出生哭个不停,家里人亲完才乖下来的呢。”

这话,顾吻安眸底略微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外界不知道这个插曲的。

转而淡淡的敛了回去,嘴角动了动,“想象力挺丰富。”

宫池奕微微的笑,深眸静静看了她一会儿,将她揽进怀里。

好一会儿,他又在她头顶低低的道:“过几天我得出差一趟,所以这两天乖乖陪我吃饭,嗯?”

她从他怀里抬头,好看的眉微微皱着,“SUK的事?”

他的SUK是在国外创建的,总部暂时还在那边。

宫池奕低眉看着她干净的瞳孔,“家里的事。”不过,他抬手轻轻绕着她的发尾,看似随口的问:“很关心我的事业?”

吻安这才淡下表情,敛去神色不让他看出端倪,“没有。”

…。

回到香堤岸,顾吻安把宫池奕推回卧室,又给他准备了热水,忽然意识到,他一个人是怎么洗澡的?

“想帮我?”宫池奕一眼洞悉她的想法,看了她。

吻安把浴后穿的袍子拿进去,看也没看他温笑的眸,“我还有事。”

宫池奕看她拿手机去了阳台,这才把门关上。

阳台上,顾吻安原本是要给桑赫打电话的,但想了想,搜出了郁景庭的号码,存进去之后几乎没用过。

“喂?”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淡漠的嗓音,很低,公事公办的腔调很重。

“是我。”她也只是淡淡的声音:“顾吻安。”

郁景庭却平平的三个字:“我知道。”气息缓了缓才问:“有事找我?”

她抿了抿唇,原本真的很不想跟他交流,更不想麻烦他,可还是开了口:“你那天说的客户,是不是宫池鸢?”

那头的郁景庭沉默了小片刻,大概是在斟酌她忽然这么问的原因。

然后才捂着话筒压抑着咳嗽,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吻安微皱眉,但是他已经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