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郁景庭:一起用个午餐?/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

出门时宫池奕好心提醒她回来用晚餐。

展北看着顾吻安对三少的态度一开始就没变过,不疏远,但绝对算不上亲近,三少却也一直这样,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的。

“展北。”她走之后,宫池奕忽然开口。

展北转过身,对上那双锋利的黑眸,即刻低了眉,“三少。”

“太太好看么?”宫池奕不咸不淡的问,指尖漫不经心的打着领带。

这话展北不能回答,但他刚刚只是在想,太太既然对三少没感情,为什么会答应嫁?别人就算了,顾小姐绝不是会对谁妥协的性子。

片刻,宫池奕倒也不责怪了,只目光扫过,开口:“不用揣摩她,她现在是宫池太太,谋我什么都名正言顺,我不急你急什么?”

“是。”展北又低了低眉。

然后听宫池奕吩咐:“查查她高中都发生什么了。”

她说的,当初他搭讪之后把她扔下,让她很记仇,因为还有别的事。

…。

出了香堤岸,吻安想跟桑赫通了个电话,女主角的事下午再说,因为上午她要去天衢第一学府,艺术系有个讲座。

她不是从这里毕业,所以学生看她的视线跟别人差不多,好奇、质疑,但等她真正开始讲座,又怎么都跟潜规则绯闻满天飞的导演挂不上边。

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从容会让女人看起来越发迷人,没有字字珠玑,也不是精辟入里,却独有她的气质,让人听了还想听。

这大概就是校方愿意请她,而不是那些牌子够大的导演的原因。

郁景庭跟她约好的,来早了便到了她讲课的教室外。

闲适的步伐在门外停住,双手自然别在西裤兜里,不知道她的前文是什么,但他听到了那一句。

“想得到世上最好的东西,就让世界看到最好的你。”她浅淡的笑,或者说算不上笑,只是她的习惯,不至于让人觉得她很疏离很清高。

据郁景庭所知,顾吻安变成神童、科科独揽第一是她父亲走之后,所以,这是她成为最好的她的开始?

后来她又说了什么,郁景庭没听,目光淡淡的打在她脸上,阳光从教室窗户透进去,她一侧脸,阳光下的皮肤白里透红,挺翘的鼻尖和柔唇弧度很美。

是人都喜欢美好的东西,但这其中不包括看尽法律界种种的郁景庭。

他从来不会花时间去欣赏什么所谓的美好,生活本就是庸俗的。

但是那一天的顾吻安以一种美景的方式闯进他眼里。

他的所谓美景,起初不在意,越往后越回味无穷,尤其在她几乎改口喊他‘老公’时,那样的欣喜,大概是他淡漠人生里最温暖灿烂的一笔。

…。

顾吻安从学校里出来,到了门口才看到刻意返回校门口等着的郁景庭,略微蹙了一下眉,声音淡淡:“等久了?”

郁景庭英俊的五官依旧是淡淡的,双手从兜里抽出来,身体从倚着越野车站直。

她手上和秀发上都有些粉笔灰,郁景庭淡淡的一句“没有”,然后绅士的给她递了帕子。

可吻安并未在意,随口说“不用”,抬手撩了长发,掸掉发梢的粉笔灰,“上车吧。”

郁景庭递出去的帕子在半空中,在她说话时才自然的收了回去,那张素来淡漠的脸看不出尴尬,迈步上车。

她的车还在昨晚那个餐厅,但他的越野坐着舒适,只不过主人的脸色有些压抑。

股吻安皱了皱眉,知道他性子如此,不以为她惹到他了,虽然不喜欢,但也主动开了口:“我是想问宫池鸢找你干什么?”

郁景庭看起来专心开着车,也低低的道:“守护客户的隐私是基本的职业道德。”

她笑了笑,“对我来说,真正的隐私是见不得人的,你把那部分留着,无关紧要的跟我说说就好。”

这话让郁景庭看了看她,辩解说得这么新鲜,一点也不像修养极好的顾吻安,好在他不是第一天认识她。

“她研究所的案子而已。”郁景庭道:“明年中旬会开庭,好奇就去听听。”

明年?吻安好看的眉挑了挑,时间这么久,案子应该不小。

知道问不出什么,她也不多说,看了看地方,“前面放我下去吧,不远,我自己过去。”

郁景庭似是而非的蹙眉,“顾小姐不屑找我,破天荒找了,就问这一句?”

她笑了笑,“我问多了你也不说,不是么?”

而且本来也没打算长聊,不然她昨晚不会那个时间给他打电话,而是直接找他。

“一起用个午餐吧。”郁景庭没停车,而是提议。

------题外话------

我那么那么喜欢郁少啊,怎么办?毕竟是安安以后几乎喊老公的家伙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