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不小心说漏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听到这提议,好看的眉眼侧着瞧了他一会儿,神色淡淡的,半天才说:“好。”

她是觉得,郁景庭这样淡漠的人怎么会约人用午餐?只能想到‘别有用心’四个字,但她又没得可图的,也就答应了。

餐厅格调很高雅、很安静,是郁景庭会选的地方。

席间几乎没什么交流,吻安倒也吃的自在,优雅小口,时而因为菜色不错而眉间喜色,自然会多吃几口。

郁景庭全程儒雅,不紧不慢,挺拔的身形,时而淡淡的扫她一眼,在她眉间喜色时目光再看看她吃着的菜。

除掉偶尔的犀利带刺,毕竟也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喜欢都在脸上。

“关于顾氏出事的背后,你爷爷不希望你查太多。”郁景庭忽然开口。

她的动作顿了一下,看了他,然后清淡的笑,“顾氏做这行特殊而稀少,得罪的人或许很多,怕我去送死?”

郁景庭眉目不动,声音淡淡:“我只是传达你爷爷的意思。”

她清凉的眸子微动,“郁少跟传话筒长得一丝一毫都不像。”

言下之意,劝她,明明就是他郁景庭的意思。

郁景庭没有争辩,只依旧平淡的道:“宫池鸢的研究所跟顾氏经营的内容是有相似之处,都要经手很多古典宝物,但她的公司在国外,两者没有交集。”

她还以为,她只是问了一句,他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呢。

吻安笑了笑,“有没有关系,查了才知道。”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靠近宫池奕的。”本该是问句,但郁景庭用了陈述,一双没有温度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

她放下餐具,没有看他,“这你不用管。”优雅的擦了嘴角,她才看了他,“对了,麻烦你,不要告诉宫池鸢我跟你认识,也麻烦你不要跟她打听我。”

她不想让郁景庭一方的知道她结婚,也不想让宫池奕知道她和郁景庭更深一层的关系。否则,知道被利用的宫池奕会不会弄死她很难说。

郁景庭薄唇微抿,算是答应了。

而她已经起身,轻快明媚的一句:“谢谢你的午餐。”

她打车走时,郁景庭还坐在原位,目光淡淡的随着她拉远。

…。

傍晚下起雨,挺冷,所以顾吻安回香堤岸比较早,怕宫池奕说她不守信用。

她回去,男人已经在餐厅了,一桌晚餐差不多快好了。

“太太回来了?”白嫂一见她就笑了,“快洗手准备吃饭,三少亲自做了不少菜呢,上次他做饭您没吃上,这回可……”

“白嫂。”宫池奕忽然淡淡的出声打断。

白嫂张了张嘴,悻悻一笑,退了下去。

吻安看了看一脸高冷的宫池奕,走了过去,“你什么时候还做过饭?”

她怎么没什么印象,好像也完全没机会。

既然她问了,宫池奕也就淡淡的一句:“领证那天。”

听完,她愣了愣,升起一点点歉意。

难怪那天他脾气不小,在车里跟她一番纠缠,可最后她还是被东里接走了。

“你怎么没告诉我?”她微蹙眉。

宫池奕棱角分明的脸侧向她,薄唇微动:“顾大小姐胃口跟人一样刁钻,估计吃不惯,我多练练也是应该的,嗯?”

她抿了唇,骂她的胃口就算了,连人也一起骂了,刚起来的歉意也散了。

瞥了他一眼,故意挑起眉,“提前说吧,这桌菜哪些是你做的?我刁钻,怕吃了反胃。”

宫池奕看了看她,嘴角微微勾起,“除了白米饭,都是。”

你倒是干嚼米饭。

吻安微咬唇,做了个不乏魅惑的微微甩头动作,让长发服帖,然后扬起浅笑:“勉为其难冒着生命危险吃一顿吧。”

白嫂听着就忍不住笑,两小口这日子真是有意思!

说实话,菜很不错,她转头看了他,“厨艺不错呢,跟‘玉里香’都有得比。”

玉里香,就是她中午跟郁景庭吃饭的地方。

敏锐如宫池奕,略微侧首,看着她,冷不丁问:“中午去的?”

她随口“嗯”了一句,随即反应过来,果然对上了男人若有所思的眼神。

抿了抿唇,她刚要说话,忽然有人按了门铃,还挺急促,顺势放下碗:“我去开门。”

宫池奕微微挑眉,没一会儿,看到她带进来的人,棱角微微染上情绪。

吻安也没料到敲门的是于馥儿,而且还是湿了半个身子的狼狈样,本以为她因为角色的事直接找上门,却进来就直冲一句:“宫池奕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