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是觉得我偏袒她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云馥皱起眉,“你让我跟顾吻安道歉?”

宫池奕冷谲的视线微抬,薄唇很淡,“不应该么?”

“你一定要偏袒得这么明显么?她已经给了我一巴掌。”于馥儿本来就心情不好,尤其现在脾气还下不去,别人就算了,顾吻安她是不会道歉的。

她低下视线盯着宫池奕,“阿奕,我自问从小没欺负过谁,只是想要简单的生活,简单的爱情,而已。”

说完话,于馥儿抿了唇,转身之前只是一句:“今晚过来打搅你们晚餐,不好意思,但其他的,我不会道歉。”

说罢,她已经离开餐厅。

“馥儿。”宫池奕淡淡的嗓音试图阻止她,毕竟还下着雨,一个女孩子本来成天拍戏就淋来淋去,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门‘嘭’的响过一声之后,别墅里归于平静。

宫池奕看了一眼还剩一大半的晚餐,有些头疼,将女人玩弄于股掌他是游刃有余,但哄女人着实不算擅长。

窗外,初冬的夜雨还在下,靠近窗户就会觉得很冷。

但顾吻安此刻就站在阳台窗户边,窗户还是开着的,面对窗外黑乎乎的夜色,耳边贴着一只银色的手机。

她挂电话时,转身看到了停在卧室中央的轮椅,清淡的脸上看不出生气,也没有亲热,只是走了出来,“要洗澡么?”

自然是问他的。

看起来淡然得若无其事的放下手机,“我去给你放水,半小时后再洗吧。”

她没能走开,宫池奕已经握了她纤细的手腕,抬起立体的五官,嗓音低低的:“生气了?”

“如果要跟她生气,可能我活不到今天。”她淡淡的一句。

宫池奕微微收紧力道,阻止她把手腕抽回去,“她在意聿峥这么几年了,如果真的因为知道了什么而情绪剧烈,也能理解。”

她侧首看了他,眼底愠浓,“她心情不好就张口骂我人尽可夫,我要怎么理解?”

那个词很不好听,所以宫池奕眉峰微动,微微揉捏她的手背,“是,她言辞不当,但你也划不来跟她置气,我身上堆了无数恶劣的形容词,不也照样好好的?”

多少人说他宫池奕阴狠厉害,对兄弟也不择手段,也说他风流郎当,他从未在意过。

顾吻安本来心情就不好,听他这么说,似乎没错,但是反而越心闷,莫名的失望。

“我没有宫池奕那么宽阔的胸襟啊。”她清冷的自嘲。

一听这话,宫池奕微微蹙眉,知道她有情绪,可他已经不知从哪入手去哄,“晚餐没吃好,给你做夜宵?”

嗓音温润、,平日里所有可能的深沉、冷谲统统卸下,就差带上讨好。

她知道他意思,但就是憋不过,又不驳他的面子,淡淡:“我没生气。”

把手抽回去,她去浴室给他放水,因为他的避开,宫池奕就在原地蹙着眉,薄唇轻轻抿着。

她出来,他还在那儿,也没准备洗澡的样子,她皱了皱眉,走过去干脆半跪在地上帮他把衬衫解开。

指尖灵活解了两粒纽扣,手腕被他握住,深暗的眸子微微低垂,“你是觉得我偏袒馥儿了?”

吻安终究是闭了闭眼,想把手抽回来没成功,皱了眉,“能不提她了么?”

宫池奕低低的望着她,果然是生气了。

“我跟她可能从来就八字不合,所以以后但凡有她的地方,本小姐都回避,也免得你为难。”她说完,抽不回手才皱了好看的眉,“你去洗澡吧,我去一趟医院。”

宫池奕皱起眉,“这么晚去医院干什么?”

她没看他,专心拿开他握着手腕的五指,“下雨打雷,我爷爷睡不着,我也很久没去看他了。”

“借口。”宫池奕薄唇一碰,毫不客气的揭穿。

吻安没料到他会这么笃定的一句,峻脸也是淡淡。

她忍不住扯唇,“我有什么好骗你的?”

刚要起身,宫池奕指尖微微用力,将她拉了回去膝盖跪地,跟他的距离也拉得更近。

他低眉看着她,醇厚的嗓音有些沉,“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如果不想看到我,我出去?”

她皱起眉,他这意思不就是不信她要去医院?

片刻的沉默。

“好了,别总和我闹不愉快。”他再一次开口,捏着她的手腕转为握着她的手。

“我没想跟你闹。”顾吻安本来情绪平和,揉来揉去,这会儿反而不太好了,总算把手抽了回来,起身,“你自己睡吧。”

宫池奕脸色终归是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