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眉宇拢着薄薄的心疼/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嫂看着刚接完电话就准备出门的三少,皱起眉,今儿这两人怎么一个个都不吃早餐?

顾吻安已经跟桑赫见了面,略微的意外,但也漫不经心翻阅手里的东西,“不是很喜欢于馥儿出演?怎么忽然跟我一个战线了?”

桑赫一脸无奈,“池先生让人跟我打了两次招呼,我能怎么着?”

人家不仅是投资大佬,权势也摆在那儿,之前还想说服顾吻安一起驳了宫池奕的,毕竟选角这方面,她说话很有力度,现在定局了。

她终于抬眸,“他跟你打了两次招呼?”

看来是误会他了,还以为他力保旧爱呢。

“当然,更主要是于大明星估计暂时没法接戏了。”桑赫摊手。

吻安看过去,“什么意思?”

因为一早私密消息说于馥儿进医院了,好像昨晚大雨夜没带经纪人一个人出去,结果出车祸了。

顾吻安微微蹙眉,昨晚于馥儿到香堤岸情绪那么激烈,会出事也不奇怪。

“目前可是商业价值最高的女明星,小骨折也要两三个月,对她影响不小。”桑赫略微惋惜。

…。

中午时分,顾吻安把剩余选角都交给了别人,她驱车打算去医院,一直没抽出时间去看爷爷。

到了医院门口,她想了想,之前他带自己见过宫池家几个兄妹,把他带来给爷爷见见也应该,让老人家放心。

但掏出手机才记起她貌似没存过宫池奕号码。

最后从白嫂那儿要来展北号码打过去,“是我,顾吻安,宫池奕跟你在一起么?”

淡雅的声音让展北愣了愣,然后把手机递给旁边抬头看来的人。

“找我怎么打到展北这儿了?”宫池奕拿过电话,清澈的嗓音听起来很舒服。

她没说没存号码,只略微抿唇,先问了句:“中午有空吗?”

宫池奕抬手看了腕表,略思虑后微蹙眉,“有点事要处理……你有急事也可以先把人借你。”

听了他的前一句,顾吻安就知道他没空,已经从车上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没空就算了,以后再说。”

她也是临时想到的,所以无所谓,不过进顾老病房前,她特意扶正了婚戒。

好久没来,老爷子难免要皱眉,倒不是抱怨,只是怕她太累,唠叨着唠叨着就看到了她削水果的手上多了光彩熠熠的钻戒。

手被顾老抓过去,吻安只是笑着放下水果,微微仰脸,“您别这么惊讶,我上次不是说了么?”

顾老看了她好一会儿,确实惊讶,但又不同意义的惊讶,“真嫁了?”

吻安最了解他,所以微微转眸,“您好像知道我嫁给谁了?”

没有公布,没有新闻,不应该的。

顾老拍了拍她的手背,“宫池奕来过这里了。”

她停下动作,他来过?

忽然想起他解释她名字的含义,她的确生下来哭闹不住,大人亲吻后就乖了,所以奶奶给她这么取名,还以为那天宫池奕凑巧猜对的。

顾老依旧握着她的手,略略担忧:“身体有缺陷倒不是大事,你们登记前他就来了,呆了几乎一整天,态度诚恳,我若不答应,他都快跪下了。”

顾老的确没夸张,宫池奕知道她没空,但也没忘顾老这个长辈,诚诚恳恳的求娶,之后才去登记,这一点,顾老倒是中意。

“我听他的意思,你们认识很久了?若不是看他仪表堂堂,我都该怀疑他觊觎你别有用心了!”

吻安笑了笑,如果高中算起,那是挺久的。

…。

北云馥住院事宜全部顺当时过了午餐的点,又在病房呆了会儿就下午了。

天晴略微歉意又感激的看了即将离开的宫池奕,“实在不好意思,聿少不在,医院这边我又搞不定,只好麻烦您了,耽误了您半天。”

宫池奕略微点头,“我还有事,你照顾着,记得跟聿少说一声。”

毕竟他们俩只是没确立关系,在他看来男女朋友是迟早的事。

“展北。”出了病房,宫池奕看了时间,沉声:“推我出去买点东西,去顾老病房一趟。”

他不说,展北都忘了顾老也在这个医院,略微动容,“您不方便,我自己去买吧。”

宫池奕摆摆手。

这边,顾吻安离开病房时快两点了,原本想去医生那儿具体问问爷爷的情况,但刚从走廊转弯就看到了电梯边的展北和他旁边停着的轮椅。

展北先看到她的,随后低声说了什么,宫池奕也看了过来,她只好走了过去。

也是走过去才想起桑赫的话,音调淡淡:“来看北云馥?”

宫池奕微抬首,眸光深深,片刻才道:“她昨晚进医院,早上出了些状况,情急才找了我。”

吻安笑了笑,淡淡的,“我只是问问……本来想带你一起见我爷爷的。”

难怪主动给他打电话。

让她主动不易,宫池奕眉宇拢了薄薄的心疼,嗓音显得尤为醇浓,“一会儿我陪你过去?”

吻安已经摇头,“以后吧。”说罢在电梯到达一楼时率先出去,“我还有工作,就先走了。”

------题外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