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今晚不打算回来了?(1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郁景庭只是疲惫的动了动眉毛,干脆闭目不言,因为实在很不舒服,再开口恐怕还会吐,太狼狈。

吻安站了好久,内心几分挣扎,终究不是陌生人,只能给医院打了个电话,确定爷爷情况很好才去了厨房,正好她也很饿。

她并不太会做饭,简单的一碗面弄了两次,花了将近两小时,九点已过。

先端了一碗出去,然后走进客厅,看了看沙发上沉睡的人,漂亮的脸神情很淡,弯下腰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那么烫了。

“郁景庭,醒醒。”她喊了他,干脆蹲在沙发边。

忽然发现,拒人千里的郁景庭其实长得很不错,皮肤很好,一张薄唇显得很淡漠,跟宫池奕不一样,至少宫池奕薄唇一挑会显得很好看。

没觉得他有动静,才点了点他的肩,“你饿么?”

除了爷爷,她从来没这么照顾过别人,所以说不上耐心,说完话就站起来了,“吃完面我就走了,汤汁给你煮好了,能起来的话一会儿自己煮面捞到汤里就能吃。”

吻安刚走了两步,略微的动静让她转过头。

郁景庭一手撑着额头,很费力的坐起来,声音很哑,“你帮我做好,现在吃。”

她点了头,随口道:“冷的话回卧室。”

郁景庭倒是想,但是他现在头晕,走两步一定会摔,所以没动。

坐在客厅的那个位置,隐约能听见厨房里的动静,她端面出来的时候也看得到,系了他买来后从没动过的围裙,大概是烧糊涂了,那么高傲带刺的人竟让他看出了温婉。

十来分钟后。

吻安把面放在桌上,想了想,又端进了客厅放在茶几上。

原本郁景庭嘴里就淡,吃了一口,淡郁的眉微动,“顾小姐,不该样样精通么?”

厨艺委实不怎么样。

吻安皱起眉,凉凉的一眼扫过去,“嫌弃我厨艺,有本事你别吃。”

郁景庭见她恼了,低眉不吭声,一筷子一筷子往嘴里挑,好半天才看向餐厅,莫名勾了勾嘴角。

她坐在餐桌边吃了两口,然后自己也皱了皱眉,确实不好吃。

然,等她去收碗筷时,除了空碗什么都不剩了,连汤都被他喝了。

无声的拿过碗,刚放到厨房洗碗池就听到了客厅异动。

郁景庭一手扶着茶几,单膝跪着,似乎在隐忍什么。

等她过去,就听了两个咬着牙的字:“想吐。”

吻安是真的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吃了的扶着他去了卫生间,看他刚吃完就吐得天昏地暗,可见这感冒来得很猛,一个大男人都被折腾够呛。

等郁景庭吐完,又吃了一顿药,躺了一会儿,吻安猛然想起什么,去客厅拿了自己的手机。

竟然都快零点了!

打到香堤岸的电话是白嫂接的,“太太?”

吻安略微的惊讶,“您还在别墅?”

白嫂略微叹口气,“都没睡呢,三少不太舒服……可能,也一直等太太回来呢。”

她抿了唇,声音浅了,“他,没事吧?”

“晚餐也没怎么吃,医生倒是说没大碍,但我看三少雕塑似的坐床边快两小时了。”白嫂一点不夸张的道。

“您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吻安微微蹙眉。

这事,她生气,他也有气,但在医院是他自己不打招呼就走了,这会儿跟她斗气?

“把电话给他吧。”吻安等着的几秒,在调整语气,然后听到了宫池奕低低的、沉冷的嗓音:“喂。”

顾吻安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不是个会说软话的人,“你,没事吧。”

宫池奕沉默了小片刻,要说她不生气,整个晚上也没打过电话,都这个时间也不见人;要说她生气,却知道主动打电话回来。

所以,他只是低低的声音问:“不打算回来了?”

她把顾老当成生命的全部,想守在医院过夜能理解,宫池奕这么想的,甚至如果真在医院,他可以过去陪着。

但她说:“我在一个朋友这儿,有点事走不开……”

“朋友?”宫池奕微微挑起尾音。

能跟顾吻安交朋友的人太少了,除了北云晚,能叫出名字的没几个,最近似乎也都不在仓城。

其实顾吻安觉得这真的没什么,反正他们虽然结婚,但有名无实,更别说感情,又说好了互不干涉,她有事回不去,或者干脆想说一直都有事在外不回去住都正常。

但她从宫池奕两个字听出了略略的不悦,加上等了她一晚,都坐成雕塑了,她能想象宫池奕的脸有多沉。

“有什么事非要牺牲睡觉的时间?如果不是,我去接你。”宫池奕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很平坦。

但是电话那头没什么声音。

“喂?”他嗓音醇厚,字节重了重,“说话。”

还是安静。

男人脸色沉了沉,才发现人家已经挂断了,也就重重的扣了电话,‘砰’一声,让站在一旁的白嫂抖了抖。

片刻,白嫂才抬头,小心翼翼,“三少,太太好像不知道您等她回来?”

宫池奕眉色冷郁,“把展北给我叫上来。”

展北走进卧室时,虽然面无表情,但依旧毕恭毕敬,在他面前两步远停下,“三少。”

宫池奕双臂搭在轮椅上,深眸抬起,如墨如夜的沉,“从医院出来,我说让你做什么?”

展北眉目微敛,却不卑不亢,“给太太打电话招呼一声。”

“打了么?”宫池奕平坦的嗓音,眉尾已经染上冷谲,几乎没有空隙的开口,目光锋利。

“我最看不惯什么?”他盯着展北。

展北倒是答了:“擅作主张。”

“明知故犯?”

展北竟是不作回答了,固执的低眉抿唇,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子。

宫池奕下巴几度绷紧,最后念在他们形影不离这么多年,忍了脾气。

松开五指搭在轮椅边上,淡淡的看了展北,声音像打了哑光,“我从她高中开始欠她,就算她以后会有多少次像今天一样的失手,我都不会计较,听明白了么?”

展北立在原地,五官冷硬,跟他跟得久了的缘故,说话带了主子的影子。

道:“展北的命是您的。但三少这条命是兄弟们拼来的,谁也无权轻待。太太为什么嫁过来您可以忽视,展北不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