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你们是不是吵架了?(2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你要跟我作对?非不待见她。”宫池奕声音很凉,甚至是轻描淡写,偏偏不怒自威,“那是不是,我把命给你交代了,这事就结了?”

展北一惊,猛低眉,“不敢。”

终于,宫池奕掷地有声的几个字:“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明天你不用跟着了。”宫池奕移开视线,淡淡的一句,“出去。”

展北却骤然拧眉,岿然不动的立着。

他跟了三少这么多年,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主仆’,也不是‘家人’两个字可以概括的,不可能走。

“那就在这里站一天。”宫池奕见他没动静,冷冷的一句。

轮椅缓缓往床边走,其实他明白展北的心思,习惯了只有他一个主子,忽然多了个顾小姐,多少都会不舒服,何况,那么多人反对他娶她。

看他要上床,展北已经快步走了过去,压根没把他前一个命令听进去,紧张的要扶他上床,今天要是再摔第二次就真出事了。

宫池奕犀利的目光射向展北,“我让你动了么?”

这回展北离得近,甚至能感觉到他周身的冰冷,绷着脸,把手缓缓收回,看着三少自己费力上床,展北眉头更紧,反而好像折磨的是他一样。

好半天,展北终于抿了抿唇,“有个东西,我一直没给您看。”

宫池奕阖眸平躺,没说话。

展北终于把两张照片放在床头,然后规矩的退在一边,想了想,又转身出去了,走之前固执的一句:“明天我来接您。”

等展北走了,宫池奕才随手拿了他放下的照片,略略的蹙眉外没了别的反应。

她那晚说过中午跟人去玉里香吃饭,后来被于馥儿给打断了,跟郁景庭去的?

照片不模糊,但看不出他们之间半点熟稔,包括她跟他在会所门口,也是一脸生分,既然生分,还去吃饭?

指尖松开,照片落了回去,无声无息,一如宫池奕此刻的沉静,镌刻的棱角靠在床头。

…。

梨园。

顾吻安盯着自己没电自动关机的手机,好看的眉皱起来,想不出宫池奕的脸该有多黑,夜不归宿尚可原谅,说话不清不楚就扣他电话却是罪大恶极。

转身进了郁景庭卧室,扯了扯他的被角,“喂,有充电器么?”

郁景庭眯起眼,看了时间,目光扫过她握着的手机,“干什么?”

吻安蹙起眉,“我还能拿充电器来吃?”

当然是充电了。

被呛的郁景庭已经习惯了她这样说话,吃了两顿药,看起来也没那么严重了,说话依旧很哑,“只有我自己的,试试能不能用。”

吻安找到他的充电器时说不出的无语,“什么年代了,你还用这么土的手机,你怎么在国际上行走的?”

很旧款,特别砖的诺基亚,充电线专用,她根本用不了。

郁景庭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说话依旧那个调子,看起来很认真,甚至很古板的回答问题:“行走国际用学识用脚,跟手机什么关系。”

吻安跟他三句说不到一起,扬手把充电线扔回去,转手拿了他的电话,“借用一下。”

郁景庭略微挑眉:请便。

然而,她根本不记得别墅的电话,也不知道宫池奕号码。

“很急么?”郁景庭看她一直皱眉,淡淡的开口,“凌晨了。”

她看了他一眼,“你一个人可以吧,我得回去了。”

回去?

郁景庭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微微眉动,想到了什么,问:“你住哪。”

住哪,会需要这么晚跟人交代行踪?

吻安没说话。

郁景庭挪了挪位置,说了一句他不以为自己会说的话。

“可以走,我也不至于跟你爷爷告状说你不够意思,明天要是严重了,防着帮我叫个救护车就好。”

顾吻安皱眉看着他,干脆说她见死不救来得直接。

但她真就不是爱管闲事的人,看他现在状况好转,所以已经作势要走了。

只是她刚走了两步,床上的人翻身下来往卫生间疾走,然后传来很剧烈的呕吐。

站在卧室的吻安闭了闭眼,轻声骂了句什么,还是转身进了卫生间,率先一句:“今晚的人情,烦请郁少好好记着。”

不跟他将什么亲情关系,讲人情才是她顾吻安的性子,郁景庭听到了,但无暇理会。

一来一回的折腾下来,已经快两点,吻安困得睁不开眼。

客厅的灯一直亮着,郁景庭四点醒过一回,走去客厅皱眉看了她一会儿,给她盖了被子,自己回床上盖的毯子。

天亮的时候吻安是被热醒的。

沙发很保暖,地热暖得厉害,加上一床厚被子,热得她口干舌燥。

端着杯子走到厨房门口,看到了正背对着她刷碗的郁景庭,修长的背景是一道风景,只是她没什么兴趣。

站了会儿,温凉开口:“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郁景庭转过身,正好关掉水龙头,擦了擦手,动作显得随性而优雅,淡漠的声音略微的低哑,“早餐已经好了。”

她微挑眉,昨晚跟要命似的,好得这么快?

四肢发达就是不一样。

吻安看了看他,“不用了,我这就走。”

然后往客厅走,放下水杯,把被子送回他的卧室,看到他床上放的却是毯子,顿了顿,最终转身随手带上门。

郁景庭在门口立着,算是送她,她穿鞋时淡淡的一句:“有空请你吃饭。”

吻安侧首,微蹙眉。

他依旧淡漠的神色,“不是让我记着这个人情么?”

她这才一笑,“郁少倒是做生意的料,一顿饭抵一个人情?一整晚的辛苦?”

再者,吃饭她一个人又不是不能吃。

看她这么计较,郁景庭才看似认真的改口:“随时听候差遣。”

吻安摆摆手,走得有些急,一会会车子就没影了。

她赶着回香堤岸洗漱,虽然心有歉意,但进门时漂亮的脸蛋看不出多少表情,温淡的看向白嫂:“他起来了吗?”

白嫂看到她就已经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太太,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这话从何说起?

“三少凌晨走的。”白嫂接着道,“我看脸色阴得厉害。”

走?吻安愣了愣,他有那么生气?

“去哪了?”她问。

------题外话------

四肢发达,淡漠古板的郁少,你真的是早上感冒才好的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