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不浪费她的一番心思(首推求收!)/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眯起眼看着她的坦白,认真到可爱。

半晌才轻轻扯了嘴角,缠绕秀发的指尖微勾,她就被迫往他方向靠,淡香萦绕。

轻轻嗅着,并无再多温情,沉声,“你爷爷没事了?”

吻安看了看他,“现在没事了。”

继而,她打量他,“你呢?”

宫池奕略微挑眉。

那就是没事了,所以,顾吻安把被他缠绕的一缕秀发解救出来,坐回自己的座位,“那就正好扯平了。”

哪知道宫池奕侧过头,表情暗淡,薄唇吐了三个字:“两码事。”

她转过头,心里微微的紧张,面上却是平静的。

只见宫池奕一双深眸映着她,低声,“卧室里的照片没看到?”

果然,吻安眨眼的空隙略微低眉,复又点头,“看到了。”

宫池奕看着她的波澜不惊,英俊的五官并没什么变化,依旧淡淡的,“如果我真的想查,就不会留着给你看照片。”

言下之意,是信任她?还是希望她自己交代?

她略微抿唇,没像平时那样的笑,看起来总让人觉得陌生,一双美眸看着他,“如果这也是事的话,北云馥都能直接找到家里来,你该怎么说?”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宫池奕静默的看了她片刻,嗓音淡淡,“一样么?我跟她什么关系你很清楚。”

反之,他不清楚她跟郁景庭之间的事。

吻安想了想,淡淡的弯起嘴角,“不是你给我介绍的郁少么?律务界精英,他的身份你不是最清楚。”

宫池奕看着她,莫名的扯起嘴角。

能让他宫池奕自己挖坑,还把他扔进去的,貌似目前只有她。

“不然,你去查郁景庭好了。”她似乎很不在意,毕竟郁景庭是个很难查的人,道:“还是你想知道我的事?”

宫池奕坐在原位,依旧黑眸微垂望着她的不以为然。

吻安点了点头,“顾家多辉煌过我不清楚,但高二我妈去世,第二年我爸也去世了,外界都知道的。到去年底‘无际之城’丢失,今年顾家被封,我爷爷病倒……”

“还是你想知道过程中我这个没爹没妈的多可怜?”她改了话音。

宫池奕已然倚在椅背,微侧脸阖眸不语。

所以她没再说下去。

等吻安松了一口气抬头,却猛地撞进他眸底的深渊,心头一愣,宫池奕已然薄唇微动,意味不明:“移花接木、混淆视听的本事都跟谁学的?”

明明问她郁景庭的事,她给他搬了一堆顾家历史来蒙混,甚至博取他的心疼。

到底该喜欢她的聪明,还是无奈她的小手段?

吻安被问得抿了唇,随即一如往常的浅笑,“无师自通,你要跟我学么?”

宫池奕并不接她的轻快,结束这个持久战,看了一眼她规矩摆着的双腿,反而一路沉默,峻脸深暗。

原本他是不打算对她冷淡,但想到她受伤的事,主意就变了。

不是怕他不回来么?好歹也不能浪费她一番心思,毕竟方式忽略不计的话,的确算她主动。

她看了他几次,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但神情确实不好,想必很在意这件事。

车子停在香堤岸。

宫池奕从车上下去,没让展北跟进去,也没回头看她,自顾按下轮椅按钮往里走。

顾吻安站在车子边上皱了皱眉,看着他微冷的背影有些头疼。

她把人引回来,可没想过要哄他高兴。

等快到门口,他忽然停下来,轮椅转了九十度后侧脸看着她,嗓音低低的,“我身上有病毒?”

这回吻安听出来了,他真是情绪不好,倒也克制着。

走过去,她低眉,“我是担心再弄翻一次你轮椅的话,怎么也扯不平了。”

宫池奕板着脸,“开门,推我进去。”

吻安回过神,原来是没带钥匙,难怪忽然停下等她。

她照做,一直回到卧室。

那两张照片还在原来的位置,她略微蹙眉,一时间气氛不太好。

她想了想,问,“要洗澡?”

宫池奕目光如炬,一直盯着她,终究耐不得她的若无其事,下巴冷了冷,“坐下。”

她也是照做。

“你干嘛?”她按住他探过来的手,就放在她裤畔。

宫池奕水凉的眸子抬起,“不是被误伤了?我都回来了,不就等着给我看?”

吻安愣着,所以他竟然猜到了她是故意受伤,故意放的消息?

这种感觉很不好,她那么困难探不懂他,他就这么能看穿她么?

宫池奕抬眸,嗓音低沉,“你是导演,不是演员,那点心思,至少我能看得一清二楚。”

胸口微微收紧,她抿了唇,片刻才扯了扯嘴角,否认:“我没那么聪明。再者,你有这么了解我?”

宫池奕看了她,似笑非笑,眼尾勾着邪漫:“你身上的刺青位置都清楚,算不算了解?”

------题外话------

池公子本来匆匆返回,明白过来后现在又高冷的装爷(鄙视脸!)

池公子:以为本少这么好糊弄?

安美人:咬我啊~

池公子:等着,让你乖乖‘咬’本少那天不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