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你这是在讨好我?/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指尖就在她精美的蝴蝶骨处打着圈,好像真的很感兴趣她的刺青。

顾吻安身体几不可闻的僵了僵,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没有的事。”

宫池奕轻轻扯嘴角,指尖留恋着。

她一定不知道当年他只在路上惊鸿一瞥,驾驶位上的她就入了他的眼,甚至他跟了她们一路,一直到她们去弄刺青,简直颠覆了宫池奕对仓城新一代名媛的所有认知。

他一直记着在蝴蝶骨刺青的是她,直到这么多年唯一一次打算正式跟北云馥表意,才知道于馥儿的刺青却在腰窝处,并非蝴蝶骨。

他竟然混淆和自以为是这么多年,不是悬崖勒马是什么?

那年她们三个女孩一路放肆,心血来潮的去刺青,最清高的北云晚纹在了暧昧的脚踝,所以,不用想,那个刺青在蝴蝶骨的只有她顾吻安了。

然而,宫池奕现在不知道的是,后来吻安把刺青的位置改了,而且还是为了一个人,所以他说到刺青,她总是皱眉不愿提及。

她说没有的事,宫池奕只淡淡的勾唇,也不打算逼问。

吻安却笑了笑,“要不是提到刺青,我还真是忘了我们曾经也挺要好的呢。”

宫池奕看了他,“女人不就这样,来来去去归结起来,都是为了男人。”

为了男人?她轻轻嗤鼻,“我没那么肤浅,晚晚更不会。”

别人都觉得北云晚和于馥儿姐妹不和是因为聿峥,其实到底为什么,也不是一两句说得清的,她也不想跟他讨论。

她转回视线看了他,不知何时盘起的腿在被子底下挪了挪位置,又一次认真的看了他,“我说认真的,男人的心思我也了解,不喜欢挂着自己名头的女人在外过分,偏偏我喜欢进出酒吧,但我有分寸,你该不是真的想约束我?”

宫池奕微挑眉,一脸笃沉:“很认真。”

吻安愣了愣,皱起眉。

“没必要……”吻安淡抿唇,“据我所知,你的手机一般人是碰不到的,尤其是女人?”

她的目光略有意味,定定地看着他,还叫他什么先生,她到现在没想明白。

宫池奕微蹙眉,显然没领会她的意思,她清淡而理直气壮,“你出差,女人接的电话。”

男人这才微微暗了眸,声调竟是有些冷了,“你在跟我讨价还价?”

在她看来,他在逃避女人帮他接电话的事实。

倔冷的看了他,她没多想,“凭什么你可以,我不可以?”

本就暗了眸子的宫池奕薄唇紧了紧,定定的看着她,“我怎么了?”

出差前她就夜不归宿,他还未计较,她倒是学会倒打一耙了?

顾吻安没想到他会忽然沉暗,甚至冷硬的盯着她,胸口划过微微的难受,“一个女人可以碰你的私人手机,就是和能碰你隐私处没什么两样,所以请你别干涉我,我有需要跟别人交集,你管不了。”

说罢,她有些冲动的从床边起身。

身后一股力道将她扯了回去,对上那双愠怒黑眸。

“我管不了,还想让谁管你?”他薄唇轻碰,微冷。

她不想跟他纠缠,挣了挣手腕,不知道是他没握紧,还是她力度太大,指尖扫过他的脸。

顾吻安愣愣的看了他的冷郁,薄唇已经压下来,裹着沉暗。

“宫池奕!”她也不知道哪来的气,就是不想让他吻。

纠缠的吻在她踹到宫池奕的腿部时结束。

男人薄唇紧抿,额头微微暴露隐忍,深冷的盯着她,“郁景庭到底多重要?”

她皱着眉,咬了咬唇,移开视线没回答。

身边一阵微微的风,他已经离开,轮椅走得很快,背影很沉。

…。

顾吻安睡不着,下楼温了牛奶,犹豫许久,端上去放在办公桌上,推到他手边,“借酒安眠挺管用的,顺便给你一杯。”

宫池奕停下手里的动作,目光淡淡,“讨好我?”

为了以后继续接触郁景庭,还是为不让他立家法?

她撩过长发,微淡启唇,“这是讨好的样子?那不好意思,我可能用错状态了。”

说罢,她随意扯了扯嘴角,转身就要走,“你继续。”

宫池奕放下钢笔,靠回椅背,冷魅的五官定着她,嗓音低低的压着,“回来。”

她又哪是那么听话的人,继续走她的路。

然,两步之后,她再一次被宫池奕轮椅一晃,整个身体失去平衡,跌进他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