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你的习惯,郁少倒是清楚/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就着方便,三个人在旁边的餐厅用餐。

点完菜,侍者上前询问:“三位喝什么?”

顾吻安几乎没想,“酒。”

宫池奕听而不闻,神色淡淡,看向侍者:“果汁。”

明显抬杠。

郁景庭明智的保持沉默。

侍者看了看宫池奕矜冷的五官,讪讪的,“那……几位点什么果汁?”

“随意。”依旧是醇澈的男声,而后很自然的握了她的手,“女人嗜酒如命不好。”

顾吻安知道他做给郁景庭看的,略微深呼吸,倒没把手抽回来,“我一直这样。”

宫池奕很耐心的弯唇,眼尾却没有笑意,只有一层薄薄的强势,“以后跟了我,得改。”

他的话刚落,轮椅被她的皮鞋踢中,微微震动。

他们是隐婚,他当然记得,但刚刚的确也不是口误。

果然,郁景庭略微看向顾吻安。

一侧,宫池奕一副刚想起旁边有人的样子,“我在追求顾小姐。”

宫池奕求娶这事仓城很多人都知道,郁景庭几不可闻的挑眉,不发表任何言论。

顾吻安脸上看不出情绪,没搭话。

侍者将果汁端上来都能很明显的感觉餐桌上气氛不对,放下果汁就利索的退到了一旁。

三个人里边,最该尴尬的自然是郁景庭,但他的性子使然,倒也淡然坐着,悠然抿了果汁打破气氛。

虽然点果汁的是他,但宫池奕对水果很挑,果汁他是绝不可能喝的,只倚在座椅上。

顾吻安右手被他握着,左手去拿了果汁,但那头的刚喝了一口的郁景庭忽然看了一眼她的杯子,然后阻止,顺势抬手招了侍者。

郁景庭微侧首,语调很淡,“这什么果汁?”

侍者懵了懵,“这个……酒店有统一制作房,应该是多种有机水果……”

“有哈密瓜?”郁景庭淡漠的眉几不可闻的蹙起,看不出不耐烦,但的的确确打断了侍者说话。

侍者张了张嘴,“……可能有。”

只见郁景庭直接端过她手里的杯子递回去,“换了,上柠檬。”

做完这些之后,郁景庭也不说别的,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也不多解释什么。

另两人却不一样了。

顾吻安是闭了闭眼,总觉得这两人今天就是来给她添堵的。

宫池奕似是而非的审度,一双异域冷魅的眸子幽然望着她,“你不能喝?”

她略微深呼吸,“还好,以前对哈密瓜过敏。”

他眉尾挑起,声音不大,她能听清,郁景庭想忽略的话大概也听不清,看着她,“你的习惯,郁少倒是清楚。”

听起来嗓音舒缓沉润,偏偏像一阵秋风扫过竹林。

一股冷阴。

她没办法解释,只是略微敷衍的“嗯”了一声。

被他握着的手,指根传来微微的痛,她刚皱眉,宫池奕倒是松开了。

淡然坐回他调整好的位子,看不出明显的阴沉,但的确松开了她的手,看向侍者,嗓音低沉:“菜好了么?让后厨快点。”

高档酒店,没有这么要求后厨的,但尊贵的宫池奕就做了。

餐桌上的气氛又沉下来。

她看了看宫池奕,但终究没说什么。

菜上来之后,好像只有她吃不下,宫池奕用得慢条斯理,没给她夹过菜,峻脸矜冷,目不斜视。

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但她总觉得怪异。

“不合口?”郁景庭倒是看了她,不冷不淡的问。

顾吻安皱起眉,不待说话,他破天荒的给她夹菜,“我记得你不讨厌这个菜。”

宫池奕捏着的餐具的手微顿,嚼着的动作依旧优雅,只是频率极慢,暗然犀利的视线看着郁景庭的筷子夹过的菜,就在她碗里。

而她吃了。

“叮!”他看似自然的放下餐具,力道不轻,立体的五官一层薄冷。

两个人都看过来的时候,他才碰了碰薄唇:“烟瘾犯了。”

然后抿唇按下轮椅按钮推开餐桌要去抽烟。

顾吻安蹙眉看了郁景庭一眼,转而站起来:“我推你过……”

“不用。”男人凉竹嗓音打断,沉沉的,“你吃你的,不用管我。”

看着他的轮椅没了影,她才看向郁景庭,“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头的男人淡淡的抬眸,似乎吃得正专心被人打断了,“怎么了?”

顾吻安闭了闭眼,“郁景庭,你今天是被索马里的风吹傻了么?还是你那些不近人情的淡漠都腻了?”

就算她哈密瓜过敏,她不喝就是了,他根本不是那种会多嘴说出来的人,更别说给她夹菜。

郁景庭放下餐具,“很平常的事而已,你这么敏感,看来不是宫池奕在追求你,是已经两厢情愿了?”

她拉开椅子坐了回去,“我说了你不用管我的事,我跟你不熟。”

虽然说不上宫池奕对她多有感情,但她确实能感觉那人情绪不佳。

现在她知道的是不能三天两头热宫池奕生气,对她没好处。

过了会儿,两人谁都没动筷子,去抽烟的宫池奕也没回来。

顾吻安正转头看向那个方向,展北一丝不苟的脸出现在视野,几步走近,张嘴可能要喊‘太太’,看到她的眼神后改口:“顾小姐、郁少,三少不太舒服先走,让我来跟二位打个招呼。”

郁景庭面色没什么变化,只看了展北,“要紧么?”

展北回:“没大碍。”

顾吻安已经站起来,想到了之前他摔过的事,“他怎么了?”

展北也不好回。

她拿了外套,“我去看看他。”随即转头看向郁景庭,“那件事我会找你谈,你最好别乱来。”

去黑国藏馆主机这事可大可小,她不希望被查到头上。

郁景庭不言,看着她走在展北前离开。

她出去时,宫池奕正一个人打开车门,作势上车,也没想,快步过去要帮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