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你刚刚,是站起来了吗?/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停在路边,上车有个小台阶,走运的话,轮椅一滚也能上去。

但就是不走运,大概是车子距离小台阶远了点,宫池奕听着女士皮鞋靠近,上车的动作略微加快,不想双轮没调节好,扑了个空,一个歪斜往车子和台阶之间卡。

男人一手抓住车门,干净骨感的五指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

偏偏这个落尊严的时候,她快步上前,给他借力。

“你没事吧?”她看了看他身上,微微皱眉。

宫池奕就定着那个动作,一张脸因为刚刚的意外而略微紧绷,与她对视时,抓着车门的五指越是用力。

顾吻安看到了,忽然有那么点心疼,毕竟是个大男人,却被一个小问题难住。

她好像也知道从哪看会觉得宫池奕是个清弱的男人了,那就是那双手,干净白皙得不像样。

“我自己可以。”男人忽然开口,嗓音沉定,儒雅,“你退开。”

在她听来却冷硬,也因此,让人感觉分外疏离。

她知道原因,所以也不问,试图把轮椅两个轮子平衡起来。

“我让你退开!”她正使劲时,头顶,男人传来低沉的声音,这回带了情绪。

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抬得动他和轮椅?

顾吻安故作轻快的笑了笑,“虽然我跟你关系不太好,但在我面前,你不用逞强顾及什么尊严。”

男人的尊严这种事,不说还好,刚说完,男人扶着车门的五指忽然用力,顺势将车门甩上,车门刮到了他的轮椅,整体都颤了颤。

震得她手麻,也怔了会儿。

毕竟,宫池奕没真跟她发火过。

跟过来的展北也因为宫池奕忽然发火而顿了顿脚步,然后继续走,打开车门,像往常一样把他和轮椅放进车里。

展北刚要转身请她也上去,车里的人发话了:“关门!”

两人都皱了皱眉。

车门关上之前,顾吻安先一步伸手,低眉看着车内晦暗的男人,“你这是在跟我生气么?”

宫池奕看起来还真不像生气,至少表面没看出来,十指交叉优雅放于膝盖,“我只是路过,还有事去忙。”

顾吻安忍不住扯唇,“所以你继续把我跟郁景庭放在一起,是想看到什么更劲爆的?”

他忽然看过来,幽邃的视线从晦暗的车内射出来,一层压抑。

就在他说完话的瞬间,自己也意识到了,他是气疯了才会在这种时候把她推给别人。

幸好她还算识趣,没有秉持她一贯的高傲扭头就走,已经弯腰钻进车里,关上车门,靠着后座,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车内一度安静,展北倒是习惯,他不习惯的是三少一直在找‘事’做。

宫池奕手边有待处理文件,他看了一会儿,放了回去;拿手机给人打电话,上午才谈好的,又忽然让人重做;又倒了一杯红酒,结果,车子过减速带一晃,洒出来了。

其实也只有一滴。

但展北只觉得背后目光森冷,传来他冰凉的嗓音:“驾驶本是买的么?”

展北抿了抿唇。

真是买的,他十二岁会开车,十八岁三少硬给买的本。

…。

车子停在他下榻的酒店,有专门给他留的车位,下了车,轮椅也能直接进酒店。

展北想帮他下车,不过这回宫池奕自己下来了,算是挽回几分尊严。

继而,他摊手朝向展北,展北犹豫会儿,还是把房卡给了他,知道三少这是不想让他跟上去。

顾吻安跟在后边,也没推他的轮椅,一直到进了酒店,到了他的房间门口,其实她没打算进去。

“我想问你件事。”在他刷卡之前,她说。

宫池奕停了动作,就着走廊晕黄的光抬眸看她,显得很冷淡。

顾吻安只好往下说:“你认识国藏馆的人么?”

男人墨眸微微眯起,薄唇几不可闻的轻扯,“你肯嫁给我,是衡量怎么利用我的人脉?”

她蹙了蹙眉,也不过两秒,坦然开口:“一部分是。”

大概没想到她这么直白,宫池奕上一秒还微扯嘴角,此刻薄唇彻底抿成直线。

随即,捏着房卡的手微抬,‘滴’一声门开了,他先把轮椅滚进去,而她还站在门口。

转过身,宫池奕看着她寸步不移的坚贞样,薄唇清竹微勾,“礼尚往来总要有的。”

所以,她得有点付出,是么?

他已经低低的开口:“郁景庭为什么知道你会过敏?”

其实跟上一次问她和郁景庭什么关系一样,只是换个问法而已,所以她皱了皱眉,家庭方面她还不能跟他说话。

“这件事你不应该去问他么?”她听起来没什么毛病的回答。

却见宫池奕唇畔连那一点点的弧度都没了。

他就那么抬头凝着她,房间没开灯,走廊的灯灭了,只有远处的昏黄投过去,隐约可见她侧脸的清淡。

一秒,两秒的过去,宫池奕终于再次开口:“顾小姐到底几个前任?”

很客气的称呼,他生气了。

顾吻安好看的眉紧了紧,他以为郁景庭也是她前任?

也对,外边都说她挺烂交的,没想到他也信。

“我只是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审这些?”她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如果要答这么多,就不麻烦他了。

宫池奕却像没听见她的话,攒了一路的情绪固执起来,沉声:“几个前任?”

这一次顾吻安一来气,张口一句:“数不清了。”

她甚至能感觉宫池奕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硬下去,一片压抑,黑眸几乎把她射穿。

就在她想说有事要先走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猛然被拽过去,耳边是‘嘭’的关门声。

紧接着,她被抵在门边,强势的吻压下来。

他吻得很用力,唇舌吮吻,凶狠强势偏偏蛊惑得让人晕眩,她仰着脸被吻到脑袋犯晕,轻喘。

直到他松开,氧气钻入心肺,顾吻安才觉得活过来,下一秒又忽而不可置信的盯着他悬着的峻脸,沦陷的声音轻吟:“你刚刚……是,站起来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