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她这两天怎么回事?/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香堤岸的路上,顾吻安自顾蹙眉,挂宫池奕的电话显得冲动了。

她从开始就对宫池奕有所隐瞒的,有什么资格因为他有所隐瞒而不高兴?看来柯锦严曾经说她自私也不是没道理。

车子在中途转了弯,没有回香堤岸,去了医院,她就在那儿住了一晚。

墨尔本。

“我先说,这药副作用有点大。”余歌看了宫池奕,“跟女人来例假一样莫名暴躁是小事,我怕的是会影响你恢复,你现在本来就不太乐观。”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想用电子驱动强行站立,明明到下次大检还剩短短两年,只要大检没问题,恢复有望在即,他现在强行这样,余歌真怕两年间出意外,真瘸到站不起来,甚至癌化。

宫池奕只淡淡的看了她,“也不常用,真过不了大检,就认命咯。”

医院门口,陪同来的四少宫池彧双手揣兜踢石子,闷闷不乐。

展北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他为什么忽然想用药?”良久,宫池彧终于转头问。

展北微抿唇,“最近不少人冲着太太去,防不胜防。”

宫池彧拧眉,“所以他拿自己的命引开注意力?你在跟我什么开玩笑?”

当初他选择轮椅可以说委曲求全,或者说明哲保身,掩住所有光芒,这些年打着算盘把他弄死的人才消停,现在他若忽然站起来,多少人会蠢蠢欲动?

“等两年有那么要命?”宫池彧不悦的嘀咕。

对于这个问题,宫池奕在车上淡笑看了他,显得漫不经心,“也许两年后真要命了呢?我还没拍过婚纱照,也没陪她走过一步路,岂不遗憾了?”

提起这个显得情绪很糟,宫池彧恶狠狠的扭头:“你丫说的什么鬼话?”

“别跟兄长爆粗。”宫池奕只稳沉的坐着,干净修长的指尖翻着余歌给的数据,嗓音散漫:“没规矩。”

规矩个屁!宫池彧胸口一团压抑。

放下数据,宫池奕才阖眸靠回椅背,“癌化几率一直没降,这是事实。”

“停车!”宫池彧忽然暴躁的踹了前座,情绪很糟糕。

宫池奕也没阻拦他,示意展北把他放下。

宫池彧下车前也留了一句:“老头子知道你会跟余歌拿药,他想见顾吻安,如果顾吻安让老头子满意,恭喜你可以去拍婚纱照了;如果不满意,别说同意你吃药,你这婚迟早也得散。”

三哥是私生子,但老头子偏爱有加,老头子那性子,顾吻安死活他必定不管,只要三哥能活着,能终有一天从轮椅上下来把宫池家挑起来就够了。

车里安静下来。

良久,宫池奕才笑了笑,他这一趟,还牵动不少人了呢。

坐轮椅这么几年,老头子是让他韬光养晦直到彻底痊愈;内阁的一群人却是等他消耗完元气,反正一个残废也不用放在眼里。

所以他忽然这么决定,必定都要急的,说不定再给他一次十年前的劫难,但这种劫难落在他头上,总比落在她头上要好。

“这些事不用跟她提起。”安静中,展北听后座低低的嘱咐。

展北点了一下头,其实他也看得出三少压抑,毕竟做这些,她也未必领情。

…。

清早,顾吻安跟爷爷一起用过早餐才从病房离开。

“顾小姐?”后方忽然有人将她叫住。

吻安转身,略微一笑:“卢医生。”

……半小时后。

她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面色忧忧,礼貌而勉强的对医生笑了笑,转身离开。

“顾老先生的身体也许过不了新年都是说得乐观的,医院当然会尽全力,但人老了有些事是没法避免的。”

医生用一种同情而委婉的语气跟她说话,但她依旧觉得残酷。

从现在到年底,也不到四个月,从来没觉得四个月这么短,偏偏,除了接受她什么都做不了。

上车前给桑赫打电话过去,“把国外场景减到最少,最好都在国内拍摄完,你没意见吧?”

她想尽量都在国内,爷爷有什么事能最快赶过来。

至于‘无际之城’,她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这么想着,车子居然就开到了那个空旷崭新的影视基地。

她在想,是不是不阻止古瑛,顺势利用他的人力找到‘无际之城’会快一点?只是人家凭什么跟她合作?

低眉,她给郁景庭发了个短讯:“我要以最快的速度见到古瑛。”

发完短讯,又没忍住点开了下一条,看着晚晚给她的照片,眉心微微蹙眉。

宫池奕的电话在那时忽然打进来。

她没接,把手机揣回包里,驱车忙电影事宜,一直到傍晚,屏幕挂满未接。

再接到宫池奕的电话,就是第二天了。

“有事吗?”她坐在摄影机前,语调温淡。

听筒里是宫池奕醇澈的嗓音,不浅不淡的温和,“嗯,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我很忙。”她的直截了当,让宫池奕浓郁的眉微微蹙起,上一个电话开始她的情绪就不对劲。

他没琢磨出原因,片刻,他才好脾气道:“那就不忙了给我回电……”

“一直很忙。”顾吻安很客气的打断,“正好你也有事,我机子还开着呢,先挂了吧。”

宫池奕那句‘晚上去接你,我下厨。’没机会说出来。

挂了电话,看了展北,“她这两天出什么事了?”

展北摇头,“跟郁景庭一起回国,之后就在工作。”

听到这里,宫池奕才随手扔了手机,脸色不太好,又抬手捏了捏眉头,“弄清楚她去索马里到底去见谁,跟郁景庭又是什么关系。”

知道她在找东西,宫池奕打算配合她,也不想背后查她的事,但这样隔三差五摸不准她的头绪,他会先疯掉。

展北微侧首看了看他的状态,这两天一直在吃药,看他扔手机的脾气,莫不是药物副作用这么快?

“三少?”展北谨慎的试探:“要不……先回去休息,公司那边不急。”

后座却是一股阴冷的视线:“你认为我自控力很差,还能把他们吃了?”

展北抿唇,不好说,现在就看的有些暴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