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别跟我闹,行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捧着花,她那张精致的脸蛋越发的美,抬眸看了他,“我说花很漂亮,哪里不对么?”

宫池奕伸开长臂撑着墙壁,挡了她,也正好分担身体的重量,低眉,“我……花了那么些心思,给你看这个状态,至少,不该是惊喜的么?”

嗓音低郁,用几次的停顿也压抑微微的脾气。

吻安靠墙退了退,象征性的打量了他,真的用了略微惊喜的语调:“是呢,这么短时间居然能站起来,真让人惊喜。”

是惊喜的话,也是那个语调,却不是那个神色,尤其一步一步听从他的配合,木偶一般,无端的让人恼火。

“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话?”男人闭了闭眼,薄唇压抑。

顾吻安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太高了,脱了鞋仰脸仰得有些吃力,“我有好好说啊,是普通话不标准,还是断句不对,或者是语气错了?”

清雅的声音温淡好听,偏偏内容不那么悦耳。

宫池奕刚刚就吃了药,不知道是不是药效,他现在只觉得热气冲脑,撑着墙壁的手微微握拳,“我最近心情会不太好,别跟我闹,行么?”

吻安无奈的笑了一下,“要不要让你去找可以让你心情好的人?你可以去啊,我不会拦着你的,或者你干脆别回来就好了不是么?”

宫池奕拧了眉,越听越不对劲。

顿了顿,顾吻安把花放在了鞋柜面上,“正好,我是回来拿东西,你要是看着我心情不好,我去跟剧组住酒店。”

对他来说娇小的身体钻了出去,上楼不知道拿了什么,没一会儿就下来了。

宫池奕还岿然立在门边,看得出来站的有些吃力。

顾吻安走过去的时候,目光看了他西装裤内笔直修长的双腿,还是转头看了杵在一旁的展北,“你是要一直看着他站下去废掉么?”

展北略微抿唇,因为他没办法。

她略微深呼吸,走过去换鞋,目光扫过那束鲜艳的玫瑰,动作顿了顿。

片刻,她开口:“你挡到我换鞋了。”

宫池奕没动,目光像黏在她身上一样。

没办法,她只好转过身,站在他面前,仰脸,“好,我跟你明说吧,我在找‘无际之城’,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找,我想,就算我不说你必然也是清楚的。所以,彼此坦诚一点,如果有些事你不想做,直接告诉我就好了,没必要藏着掖着瞒着,耽误我事小,把你憋坏了事就大了,我也可以趁早找别人的。”

她也说过她是想利用他的身份和人脉,已经够坦诚了。

宫池奕微微蹙了眉,嗓音低郁,“你指的是什么?”

吻安微微的笑,语调温淡,“果然是没放心上过,可能别的事比较重要?”

觉得没必要说那么清楚,她清淡的笑过,弯腰把鞋子拎出来换上,刚直起腰就被他一把拉了过去,“把话说清楚,我瞒你什么了?”

吻安扭了扭手腕,没挣脱出来。

她也不是喜欢不明不白的人,转手掏了手机,划开照片扔到他手里,“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他。”

跟他对面而坐的就是黄部长。

捏着手机,宫池奕眉色深了深,视线低垂,“学会跟踪我了?”

吻安一张精致的脸只有坦然,“看完我会删。”

在她伸手来拿手机时,宫池奕略微抬手,一晃之间,指尖碰到了屏幕,照片滑到了下一张。

男人扫过的视线顿了顿,然后一点点转过来看向她,“你跟我闹脾气,是因为这个?”

顾吻安眸底微动,看向屏幕,柔眉蹙了一下,伸手拿手机拿了过去,转身之际淡淡的一句:“你想多了。”

顶多说因为先看到了照片里正常的他,所以对他的站立并不惊喜。

宫池奕想追过去,但是腿一挪猛钻心的疼让他顿住,“我跟她……”

她已经转过身,拧开大门。

胸口低抑,越急,“……顾吻安……你给我站着!”

吻安已经往门外走了,走之前看了展北一眼,想让他把宫池奕扶着,但是没说。

大门关上,展北也想过去把人扶住,但是被宫池奕一个冰冷的眼刀子打了回去。

算起来,从等她回来到现在,宫池奕至少站了半小时,正常人这么干站着也会累。

他坐回轮椅时黑色的鬓角有细细的汗,第一时间却拿了电话给聿峥打过去。

“这么晚,什么事?”聿峥远在国外,依旧能听出不冷不淡的沉声。

原本他以为宫池奕只会深沉的给他说个消息或者找他借几个保镖,听筒里却传来他略微暴戾不耐的嗓音:“能不能管好你的女人?”

聿峥冷漠的浓眉动了动,“怎么了?”

当宫池奕说他的女人‘破坏别人的感情’时,聿峥的声音更是冷得没温度,“北云晚眼光再差,应该还看不上你这款。”

宫池奕阴着脸扣了电话。

忽而又拧眉,他也没点名道姓,聿峥自己理解为北云晚,所以在于馥儿骨折动弹不了的时候,他还真跟北云晚狼狈为奸去了?

“三少?”展北看着他按下轮椅往门口走,略微迟疑的跟过去,“要出门?”

他还没吃饭的。

宫池奕冷魅的五官侧过来,阴戾不减,“电影没开拍,她去哪个鬼的剧组?”

先前也说好了她可以不回来住的,但宫池奕还是找去了她常去的酒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