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最好把这话给我收回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吻安确实在酒吧,面前坐了桑赫,迷魅的舞台上东里智子在献唱。

桑赫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这么晚劳驾你跑一趟,特意请你听东里唱歌,不吃亏吧?”

她没说话,只往舞台看了一眼。

“感动了?”桑赫微微挑眉,“知道东里是冲着你才来驻唱的?”

这是她最常来的酒吧,不过虽说酒吧最能证明一个歌手的实力,东里那么高的身价也着实犯不着埋在这儿,可人家还就毫不介意的做了。

烈酒入喉,她蹙了柔眉,“今晚没心情开玩笑,你先去忙吧,我一个人待会儿。”

东里站在台上也能看到她的位置,转眼只剩她自己喝闷酒,然后起身滑入舞池。

这个酒吧长盛不衰,顾吻安是常客,加上一颗学霸脑袋,很多张脸她过一遍就知道,可是最近多了不少黑衣黑裤的男人混在舞池里。

一个男人微微摇动身体,还没怎么反应,女人已经敏捷钻过人群,藕臂搭上他的脖子,风情无限的浅笑,“跳舞么?”

男人眨了眨眼,躲不过那双勾人魂魄的美眸,干涩的点了一下头。

吻安目光扫过他的耳廓,传感耳麦很不显眼,深凉的笑了笑,红唇轻轻凑近。

男子只觉得一股清雅的女人香盈满神经,在嘈杂、混乱的舞池,依旧那么清晰的迷人,连呼吸都变得贪婪。

她却樱唇微启:“古瑛,还是梁冰让你来的?”

男子倏然愣神,似乎才想起了使命,面无表情,“你在说什么?”

话语间,男人的手揽上她的腰,灵活的抽动左腕,细细的金属在昏暗中一闪而过。

被搂过去的吻安淡然低眉,往侧后瞥了一眼他的小动作,清淡的弯起嘴角,都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爷爷情况不乐观,她时间不多,这个方法挺好。

可是万一她入了梁冰的穴而不是古瑛,也挺麻烦的。

正想着,身体忽然被一股力道往后拽,然后被长臂稳稳固定。

抬头看到了东里板着脸,瞥了一眼那个男人,一言不发的箍着她往外走。

“你是没带脑子还是没带眼睛出来,什么人都往那儿贴?”走廊里,东里一脸不高兴的训斥。

吻安经常被他训,她隐婚后看得出东里刻意跟她保持距离,或者说在跟她生气,但每一次有事,他都在,每一次她也只是笑,因为他比她小,别人看来很凶,她没觉得。

这一次虽然浅笑,也认真的看了他,“我是那种见人就贴的么?……也许是梁冰的人,我现在想见古瑛很难,想找到‘无际之城’更难。”

让郁景庭帮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结果。

东里拧眉看着她。

吻安微微深呼吸,仰脸,有那么点可怜,“我很可能要被离婚了,过完年,也许就彻彻底底的孤苦伶仃,要不要考虑收留我?”

“胡说八道什么?”东里虽然皱着眉,语调却是忍不住缓和了,“离了最好。”

“我说真的。”她脸上的笑意淡了,没喝多,酒后脸颊酡红诱人,却掩饰不了那层淡淡的害怕和孤落,“卢医生说,我爷爷情况恶化。”

她轻轻舒出一口气,靠在一旁的墙上,微微低头,“宫池奕也知道了我只是想利用他,他不会帮我,不离还等什么?”

到那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还有什么意义了。

东里好一会儿没说话,侧过身,很自然的把她揽过去,“没关系,反正我还在。你当导演,我就陪你做演员;你孤单了,我陪你单身。”

吻安轻轻靠着他,笑了笑,“你姐姐不是给你介绍富家千金了么?”

提这个事东里就不悦的一句:“别跟我提那个女魔头。”

在外风光无限,偶像光环耀眼的东里,在家总被他的女强人长姐压得憋屈,吻安见识过东里简的强势,所以明白他的苦。

“怎么了?”正说着,感觉东里的异样,她微微抬头。

转头循着看去,轮椅停在晕黄光线里,她却能感觉男人深冷的视线淡淡定在她身上,一点点靠近,“抱够了么?”

从东里怀里退出来,她也是面色坦然,看了东里,“你今晚不唱了?”

东里看了看宫池奕,又看了她,“有事叫我。”然后往远处走。

几分钟后,酒吧专属顾吻安的房间里。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谈吧,我这几天就不回去住了。”她看了他。

宫池奕抬眸,静静盯着她,薄唇微凉,“让我知道你在找‘无际之城’,又坦白只想利用我的人脉,下一步呢?选东里智子,柯锦严,还是郁景庭?”

她站在一旁,柔眉轻轻蹙起,也没想解释她跟东里抱在一起是什么情况。

彼此安静良久。

宫池奕也没继续问,只开了口:“虽然结了婚,但什么也没做,抽空去拍个婚纱照,卧室墙壁太空了。”

吻安眉头紧了紧,不解,“既然是隐婚都没必要了吧。”

何况,估计也挂不了多久。

“我最近也没空,电影马上就拍了,走不开。”这是事实,她不仅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东西,还要以最快的速度把电影拍出来,至少让爷爷知道她能凭本事养活自己。

宫池奕皱起浓眉,又闭了闭目,“那就跟我回去一趟,老爷子想见你。”

回去?

她把视线转过去,“回英格兰?”

不等他说话,她继续:“去不了,我没那么多时间。”

出于人之常情是应该,但她现在情况特殊,万一就那几天爷爷有个什么事呢?她连国外取景都精缩到最少了,哪有时间去见人?

宫池奕终究是没压住情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么样?”

嗓音冷谲,提高的音调透着几分威慑。

吻安意外的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你在冲我发火?”

宫池奕深冷的脸微微紧绷,一言不发。

她抿了抿唇,声音温凉,“对,我就这么难处,给惊喜不识趣,让去见长辈又不懂事,以后还要利用你,还要伤害你,怎么都不受待见的,干脆你现在跟我离了算了。”

离了算了?

宫池奕微微眯着愠怒,棱角沉冷,嗓音平稳又浓重,“你最好把这话给我收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