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她低低痛呼清晰传进耳朵里/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酒店的顾吻安没空跟宫池奕生气,第一件事就是验证柯锦严给她的、古瑛私人号码是否属实。

结果,空号。

细白的指尖捏着纸张轻轻磨着,半晌才兀自一笑,梁冰可真不愧是古瑛的干女儿,连男朋友都防着。

思绪间,手机屏幕亮起。

接通之后她并没说话,安静的贴在耳边。

听筒里传来男人幽沉的声音:“地址给我,我去接你。”

平稳、又不可忽视的强势。

顾吻安一想到被他砸了车,神情更凉,“还有别的事么?没有我就挂了。”

宫池奕那头也缄默。

久久的沉默,静到她都能听见他指尖敲在轮椅臂上的轻击声,一下一下的,很多次之后才听到他开口:“有事要跟你说,以后吧。”

她柔眉轻蹙,晚上不就跟她说了拍照和回去见父母?

挂电话之前,他又低低道:“关好窗户,没事不要用酒店网络。”

就这么一句话,反而让顾吻安辗转思绪,因为上次国藏馆的事,她最近都不上网。

赤脚在房间里来回几许,最近想动她的,无非梁冰或者古瑛,脑子里闪过舞池里那个男人的身影,如果东里来迟一步……

倏地,她皱起眉,宫池奕说有人在她车上动了手脚?

眼尾扫过酒店里的电脑,转手打开手机浏览器。

…。

帝享堂,灯光金黄的包厢很安静。

对时间极其苛刻的宫池奕却半天没开口,一根香烟在指尖来回搓了很久。

余扬耐不住的看了他,“就这么两天,内阁的人已经到这儿了,你必须去处理,不能等他们真把你拉下来,或者碰到顾吻安你才着急。”

仓城、荣京和英方是支撑国政的紧密的三角,首都荣京底盘够稳,所以几年来内阁想尽办法从三少这儿下手,不论是说他身体原因,还是极力反对他结婚,都是为了逼他下台,瓦解一个突破口

他一旦下台,别说仓城的整体经济受损,荣京那边一乱,国政就出问题,他的罪过就大了。

依旧不见他说话余扬就急了,“以往对付内阁那帮老骨头,你随便一个忙着追女人、风流花丛的绯闻就能糊弄,但现在真的很紧迫,你必须收起那一套了。”

宫池奕这才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余扬挑眉,他又没说错,这几年到处都是他的绯闻,余扬都快忘了他原本是个阴狠厉害的人物。

抽掉那套风流,城府莫测才是他骨子里的气息。

半晌,宫池奕将轮椅微微退后,锋利的眉尾低垂,从内兜拿了钢笔,顺手抽了茶几下的便签。

干净的手指捏着钢笔书写,神态看似漫不经心,边开口:“把靳南调回来。”

一边把写好的纸张递给展北:“传真给聿峥。”

余扬这才松了口气:靳南办事最得力,聿峥的保镖公司是他投放人力、以备调用的第三方,方便避过内阁英署的挑刺。

末了,他又抬眸,“给她的消息放出去了?”

展北点头,“都办妥了。”

刚说到这儿,宫池奕放在手边的电话就响了。

他目光微侧,搓过香烟的拇指和食指微微摩挲,棱角之间没有半分不羁,连唇畔都是深沉的。

对展北来说,这个状态最熟悉,因为这就是坐轮椅回仓城之前的他。

指尖捻过手机,贴到耳侧,“怎么了?”

嗓音沉敛,平稳。

也是这三个字,让顾吻安柔眉微蹙,敏感的发觉了他的不一样,来酒吧前脾气直接,砸她车的时候到现在总有种滴水不漏的封存感。

她微抿唇,“那块石头你是不是见过,或者就在你手里?”

一点也不意外她居然知道得这么快,宫池奕略微挑动眉尾,“怎么这么问?”

“我就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她清雅的声音里带了倔强。

宫池奕略微的沉默,方才沉声:“如果你以后乖乖听话,我很乐意找来逗你开心。”

顾吻安皱眉,那就是不在他那儿。

“你会骗我么?”她蜷膝坐在床头,空荡的房间使得声音在听筒里呈现得越纯净。

宫池奕的轮椅已经到了窗户边,左手微微捏着晚上跟她折腾两次后还微微翻腾的腿。

转而,薄唇轻吐:“不骗。”

听筒里传来略微轻哼,“可网上不少隐匿的传闻说可能就在你那儿。”

男人微微弯了嘴角,清竹散漫的声音:“你也说了,是可能。”

他接不上话,柔唇微抿,“我明天去找你。”因为她并不太信他。

宫池奕这才微微蹙眉,声音依旧低低的,“不行。”

略沉吟后,他说:“既然你忙,那就撑够一周再来找我。”

她听完就皱了眉,“你什么意思?跟我置气么?”

她说忙并非胡谗的借口,倒成他的利器了?

“不早了,早点睡。”宫池奕淡淡的嗓音,然后挂了电话。

拿着电话的吻安有点懵,如果不是觉得有那么点可能性,她这些天不见得想见他,说不定直接找郁景庭还来得高效。

…。

第二天早上,顾吻安还是去了SUK大厦。

进了大厅,前台却说“总裁在附属楼,今天都不过来。”

附属楼看起来简单,却很少有人能过去,也不知道具体功用,顾吻安过去时,首先入眼的却是两排黑色捷豹,威凌凌的停放。

她刚要上台阶就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拦了下来。

“我要见宫池奕。”她退了一步,微扬的清眸张显笃定。

其中一个保镖看了看她,朝台阶上的人打了个手势。

没一会儿就有了回复。

“三少回复,不见。”保镖直板的立着,“您最好在两分钟内离开这儿。”

顾吻安蹙起眉,“如果我非要见呢?”

不论他在生气还是因为藏了宝石而心虚,这态度都太怪异。

而一楼门口已经有人鱼贯步出,前前后后的脚步间,她看到了被拥在中间的轮椅。

宫池奕侧过头就能看到她,却是眉峰微蹙,幽夜般的视线投向她旁边的保镖,整个过程没超过五秒,他已然到了大楼侧边的车上,没再看过这边。

但随在宫池奕身边的内阁英署极其敏感的转过视线。

就是那瞬间,想上前叫住宫池奕的吻安被保镖忽然一个动作撂倒,毫无防备重重摔在地上,长发柔软铺开,完全遮住她的脸。

内阁英署没看到她的脸,只能收回视线。

而她低低的痛呼隔着很远也清晰传进宫池奕耳朵里,冷硬的下巴紧了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