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累到想吃回头草?/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不太冷,但顾吻安从地上爬起来,只觉得刮过的风很刺骨,低头才发现细细的血珠铺满掌心。

再抬头,只觉宫池奕的车连背影都是凉薄。

她柔唇清淡的笑了笑,受不得疼的水眸泛红,又握起手掌,好歹她是身手不错,居然也这么狼狈。

看了一眼旁边的保镖,转身离去。

那天之后整整一周,宫池奕没见过她的影子,没再来找过他,也没回过香堤岸。

这让他多少有些忧心,但内阁英署逼紧了他,一直身处隐秘会议,几乎寸步无法离开。

再见到她,是她的电影正式开机仪式后的小聚会。

“剧组定了帝享堂的包间,定到十一点。”展北略微侧首道。

宫池奕坐在后座,只是“嗯”了一声,然后问了那天摔她的保镖姓名。

后来,那个撂顾吻安下手过重的保镖接下来都在当别人摔臂、打拳的靶子,一整年。

……

宫池奕的轮椅进入帝享堂没两分钟,就有经理人直接为他引路去了那个包间。

房间里气氛很不错,喝得差不多、也闹得差不多之后一圈人围坐着,不知道谁提议的游戏,顾吻安坐在东侧显眼位置。

灯光下她的微醉越发明显,靠着旁边的东里智子,又努力的坐正自己,只是坐正的动作在看到宫池奕和展北进来的时候彻底放弃。

她淡淡的看了会儿就把视线收回,浅笑盯着对准自己的啤酒瓶微愣,“该我么?”

众人有些不知所措。

宫池奕却只坐在西侧不显眼的角落,淡淡的启唇:“你们继续。”

之后有人问她:“真心话吧,说一件最后悔的事。”

顾吻安的视线穿过距离,淡淡的看向角落端坐的男人,微醉,美眸间思绪流转。

她说:“有啊。”

声音清雅,视线收回来,“后悔当初过分洁身自爱,没能用身体拴住男人,现在没有个垫背的分担压力。”说完,她偏过脑袋,看向东里:“算真心话?”

东里微蹙眉,“你喝多了。”

西侧暗角,宫池奕指尖捻着酒杯,看似漫不经心的慢摇杯柄,深眸投在她脸上,表情黯淡。

而她却淡笑,轻缓陈述,“如果问我想不想重新来一次,我会说想,哪怕吃回头草或许也愿意……”

不轻不重的“砰!”声从西侧角落传来,好像酒瓶打了。

众人都惊得转头,宫池奕优雅的擦着洒到手背的红酒,锋利的棱角晦暗不明。

散去前,顾吻安去了一趟卫生间,东里不放心一直等在门口。

宫池奕把人都拦住、明目张胆进女士卫生间时,东里只是皱眉,没阻止,毕竟展北立在那儿。

她在洗手台前闭眼撑着双臂,直到纪梵希的气息靠近,她才抬头,看到抛开轮椅、站在身侧的男人。

深邃、安静的脸一片沉敛,定定望着她。

镜子里,她一双眼红着,转瞬侧到另一边。

胸口瑟然,男人抬手半扣她的下巴,薄唇微翕,“累到想吃回头草?现成的不够好么?”

平稳的音调,又几许冷郁。

顾吻安已经转过身来,美眸微醺,音调清凉,“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啊。”

一句话,男人五官未动,眸子深深暗暗的盯着她。

她想避开,他的吻已然强势覆下,将她抵在洗手池边,浓烈的气息里掺透男人的不悦和压抑。

吻不停息,他吮吻低语:“想吃回头草?”气息浓烈,又薄冷,滚烫的掌心扣住她的脸,沉声:“我会让你身边寸草不生。”

薄唇再次吻了吻,再开口时不乏命令,“早点回家,我可能凌晨回来。”

其实很困难回得去,估计会所门口已经有人盯着了。

她没应声,一手拨开他想往外走,才道:“不回。”

正好,展北轻敲两下卫生间门。

宫池奕没理会催促,握了她手腕,低眉,“我有事得走,隔五分钟你再出去,让东里智子送你回家,必须。明天看不到你,我会生气。”

吻安抬眸,后和他擦肩而过,有恃无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