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偷人比偷东西有意思?/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里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出来的只有她,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她说:“我去拿包。”

紧接着宫池奕的轮椅慢慢出来,并没有要追她的意思,东里淡淡的看过去,“你特意来一趟就是看她两眼?”

他确实是出于某种担忧特意来看看她。

又略微抬头:“麻烦你送她回去。”

东里欲言又止,最终皱着眉转身。

车上,东里淡淡的看过她,“他欺负你了?”

顾吻安眯眼对着窗外,满不在意,“欺负是什么?”

“你哭过。”东里简明扼要,又带着直白的烦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遭这个罪,找那个东西,并非宫池奕不可。

她略微抿唇,晚风吹过她也不闭眼,半个手臂搭在外边晾着,“明天不是你姐逼你相亲的日子么?你陪我来了,我陪你去。”

东里只好停住那个话题,然后犹豫着开口:“东里简刚给我发了对方照片。”

“好看么?”她斜着身体倚着车门,歪过头朝他看。

东里看了她两次才说:“北云馥。”

顾吻安一下子淡了表情,“我能不陪么?”想了想,又道:“她不是去国外养伤?”

车子等着红灯,东里淡淡的声音显然没什么兴趣,“息影半年,回来处理合约的吧。”

…。

第二天早上,她陪东里去了,拿着剧本、钢笔。

到点之前,两人一直在研究剧本,很投入,以至于没看到来赴约的女人。

于馥儿进去的时候情绪不高,所以侍者都安静着。

蓦然,她动作定在那儿,盯着专注看剧本,却随意而熟练转笔的东里智子。

冬日懒阳轻洒,他干净修长的手指,一支钢笔像顶尖的舞者在他指尖跳跃、旋转、停顿,游刃有余,赏心悦目,她却拧着眉。

很特别,很记忆深刻的转笔法。

除了聿峥,还会有人这么转笔,怎么会呢?她从大一开始的认知被推翻,竟有种不安。

彼时,东里已经停下动作,却发现依旧盯着他的指尖,只好把剧本和钢笔递给旁边的人,对于馥儿淡淡一句:“坐吧。”

顾吻安对他们的相亲内容不感兴趣,借故离开了一会儿,没想回来时两人居然结束了。

“我能跟你说两句吗?”她准备走,北云馥叫住她。

她看了看出去取车的东里,微挑眉,坐了回去。

北云馥开门见山:“我跟梁冰交情不错,有需要我可以帮你,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听起来毫不费力的交易,她抿了咖啡等下文。

“东里智子大学在哪上的?”她忽然这么问,语调很平淡,看不出多么渴求答案。

顾吻安看了看她,“国外,嗯……中途回来过,伯母重病,在这边插班了一年左右。”

于馥儿听完眉心皱了起来,这么巧么?

她当时差点被凌辱,只记得那双好看的手,和绚烂跳跃的笔,一直以为是聿峥。

好久不说话,于馥儿才看了她,“你是想接近梁冰的干爹?”

顾吻安觉得这是她的秘密,没想她知道,也就点了头,“你怎么帮?”

其实不抱希望,因为她最近约了郁景庭,他那边应该有些消息,如果他都没有,于馥儿也不可能有。

于馥儿却说:“每年十月底,古瑛都会来西墓园祭拜,能不能说上话,得看你。”

西墓园?顾吻安微微蹙眉,母亲的墓也在那儿。

随即,她淡淡的弯唇,“我要靠近一个老男人,作为宫池奕的朋友,你居然还帮?”

于馥儿慢慢站了起来,拿了拄拐,“朋友归朋友,交易归交易。”

不知该说她信义,还是与友无情。

车上。

东里看着她的若有所思,“于馥儿跟你说什么了?”

吻安转过头,莫名一句:“恭喜,也许你要脱单了。”

东里很不悦的看了她,然后温度很低的笑,“这意思,你要离婚?”

她抿了抿唇,无奈的摇头不多话,转头趴在车窗上,看着路边几片落叶被卷起,又落下。

什么时候才到十月底?想快一点,又想慢一点,不想爷爷走得太快。

…。

接到宫池奕的电话是晚上,她左手毛巾擦拭长发,右手拿了剧本,只得把剧本放下,接通。

“为什么没回来?”电话那端的声音沉沉,平稳有力。

她看了看时间,还没说话,宫池奕又开口:“签走影视基地,不按计划进去偷点宝藏,为什么又转而靠近古瑛?”

听起来低醇内敛的声音,没愤怒。

吻安皱了皱眉,略略的笑,于馥儿真够朋友,还是告诉他了。

她清浅撩过长发,顺势坐在了梳妆桌上,语调漫不经心,“也许,偷人比偷东西来得有意思?”

“顾吻安。”他寒风拂竹的嗓音,起伏不大,“你给我好好说话。”

------题外话------

孽缘总是很相似,瞎眼认错人的不止池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