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一股冷冽扑面而来/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吻安在电话里沉默了会儿,侧坐在梳妆桌上,遥遥望着悬挂的夜色,听着宫池奕说:“把酒店退了,回来住。”

她才浅浅的一笑,低眉打磨指甲,“你说,让我撑够一周别找你,我想试试,一个月、一年,其实也不错。”

电话那头的宫池奕眉峰轻轻拢起,胸口略略的异样,虽然她说得很淡,可显然在记恨他那天对她的态度。

真是记仇的女人。

低低的嗓音却温和下来,“已经过一周了……别跟我置气,我态度不对。我亲自去接你?”

她安静了会儿,“不用,我还有事。”

宫池奕眉头紧了紧,想到了什么,“要干什么去?”

淡淡的嗓音,倒是听不出不悦。

剧组真的有事,还是找古瑛?

她也没打算瞒着,低眉看着被自己弄到起坯子的指甲,好看的柔眉微微蹙起,“跟郁景庭约了见面。”

一听到‘郁景庭’三个字,宫池奕本能的薄唇微抿,“一定要今晚?”

可能他更想问是不是一定要选在‘晚上’,这两个字眼本就暧昧,不能不让人多想。

沉吟片刻,顾吻安听到他说:“我过去陪你。”

她皱了一下眉,看了时间,刚张嘴,他已经把电话挂了。

…。

仓城的深秋,夜里已经很冷,古老宏伟的城市融在静谧的灯光里,一辆悍马几乎跨越半个城往她住的酒店。

可惜,扑空了。

东里在门口见了宫池奕,做了个传话筒:“她已经走了。”

宫池奕在原地留了一会儿,平复情绪。

有人从外归来,经过宫池奕的时候脚步顿了顿,又看了一眼东里,立住脚,恭敬低声:“池先生。”

宫池奕微抬眉眼,上一秒的神色几乎瞬间滴水不漏,目光淡淡,“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那人看了看东里却没立刻走。

东里目光两个来回,摆摆手又随性的把手插进大衣兜里,转身离开。

可这家酒店是东里家族旗下为数不多的国际酒店,如果他没记错,那人入住提供的是英国籍?

东里不知道宫池奕还有什么身份能让英国高官对其毕恭毕敬,但他知道顾家丢失‘无际之城’面临被封最大的压力,来自英格兰。

上车前,他已经把一条短讯给顾吻安发了过去,知道她明天会看到。

酒店门口。

男人依旧站在那个位置,只是正对着宫池奕,低低的声音:“密会的结果问题不会太大,但据消息,内阁与爱丁堡方面秘密商谈过,逼您退位的方式可能多种多样。”

说着才皱了皱眉,“这么晚,您还是少进出为好。”

宫池奕离开时微微蹙眉,很长时间的沉吟不语。

再有动作就是回了香堤岸,挨到将近凌晨准备给她打电话。

听筒里机械的女声却提示她关机。

关机?

宫池奕很明显的皱了眉,‘晚上’很暧昧,晚上约见还关机更是有猫腻。

但他忽然发现,除了这一个号码,他居然没有任何其他方式能找到她了,这种感觉很空茫,不舒服。

拉下面子这么晚给并不熟悉的郁景庭打电话,结果,也是关机。

有时候煎熬就是熬一熬就过了,但那一晚宫池奕熬了一整晚,到清晨越是冷郁,好在展北办事效率不错。

他在用早餐,展北就站在了餐桌前,“太太应该到爱丁堡了,昨晚的航班。”

男人顿了顿,脑子里闪过昨晚酒店门口的交谈,干净的手指放下餐具,朝展北看去,表情略僵,“你说她去了哪?”

话音落下,展北看着他猛地从桌边站起来,又隐忍的闭了闭眼,手臂撑住桌沿,他赶忙把轮椅调好。

从香堤岸到机场,没有半点插曲,一路压抑。

所幸的是她的电话通了。

然而宫池奕拨过去的电话,响两声就被按掉,如此一次一次,他的情绪一点点积压、攀升,焦急到愤怒,又揉作一团。

登机后,展北看了看他,“太太身手不错,危机意识也不差,不至于出事。”

宫池奕倚靠椅背,五官始终绷着。

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下机时宫池奕需要搀扶才上了轮椅,一边出机场,他一边干咽了几粒药。

机场口,有人上前来迎,“太太和一位男士一同下榻酒店,您直接过去?”

轮椅上的男人脸色沉了沉,一个字都没吐。

…四十分钟后。

顾吻安刚换上睡袍,门铃已急促响起。

衣带半系,屐着拖鞋走过去,随手开了门,一股冷冽扑面而来。

微愣。

------题外话------

新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