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没想到你会这么生气/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他,吃惊的不仅仅是他怎么会在这儿,而且还是笔直的立着。

酒店可是有监控的。

然而开口也是平平淡淡,“我刚好想出门。”

宫池奕眉头暗了暗,嗓音低沉,“穿这样?”

顾吻安都没低头看自己衣带半搭的暧昧,美丽的脸孔微仰,眸子很凉,“穿这样怎么了?没光着出去就很不错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三两句就点火药?她也忘了,只觉得这样说心里解气。

她刚想退,门口的男人修长有力的臂膀一伸,撑住房门。

“我没让你进来。”她微皱眉,不悦的看了他。

门板反而被他的力道撑开,腰上一紧,他已经把她整个掳了过去,“嘭”一声,背抵房门。

垂眸睨着她,很沉静。

以为他会发怒时,他只压着嗓子问:“电话为什么不接?”

顾吻安略微低眉,“有约,不方便。”

男人闭了闭目,看来她没被跟踪,也没被怎么样,再问似乎是他自讨苦吃。

索性什么也不说,翻身将她压在门边,一手揽她的腰紧贴他的坚实,薄唇覆下,很强势。

她紧了眉心,抬手去推。

手腕被他有力的扣住毫不客气的定在门板上,她呈现的完全是投降姿势,却动弹不得。

胸口无端的恼火,一双眸子狠狠盯着他。

饶是再有情,被人这么盯着,谁也吻不舒服。

男人薄唇不离,低眉,望着她的恼火,静了好一会儿也离不开馨香软嫩的唇。

可他试图挑开她的唇畔,却见她一双眼有了泛红的趋势,胸口一下软了下来,定定的望着她。

眉峰轻蹙,拇指攀上她眉尾的痣。

她偏过脸躲了,视线却还狠狠定在他脸上,“不是你说别找你吗?”

宫池奕薄唇微抿,不知道她这些天想了什么,但这会儿……

已然山雨欲来。

本想把她拥进怀里,她双手死撑着,盯着他。

“说了只是一周……”他沉沉的嗓音。

她温凉扯唇,“我是小狗?你说来就来,说滚就滚。”

其实事实就是这样,主动权全在他,她只能听从,所以她等了很多天,等他提离婚,还以为SUK附属楼那天晚上就能听到。

活活熬了这么些天。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她反手推掉他拥着的手臂,连带把本就没系好的睡袍带子彻底敞开也没在意,从他和门板间转身。

还没两步又被他长臂带了回去,指尖顺势滑进睡袍掌心贴着她的后腰心。

很烫。

扣着她小巧的半张脸,吻得缠绵悱恻。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生气。”他低低的望着她,哝语自唇间溢出。

顾吻安两排睫毛颤了颤,睁开眼。

哪个死缓能心平气和的等行刑日期到来?何况,爷爷、电影和宝石几件事弄得她精神都快分裂了。

他俯低五官,又在她唇上吻了吻,沉沉、不疾不徐又极其自然的一句:“你老公站不住了。”

吻安愣了愣,不是因为他的话,是因为他的声音。

沉澈浓厚,轻重缓急刚刚好的敲在胸口。

眸子微抬,刚好他又几不可闻的叹息着落吻,“干脆说好,要吻几次才能不生气,嗯?”

他完全可以自己忍着最后一口气走过去,偏偏她不发话,他就继续深情款款的立着。

顾吻安微抿唇,又柔眉蹙起,似乎才发现他的唇很冰,连带五官棱角也是寒凉不减。

外面下雨了吗?

除了觉得他应该想把衣服换了,她想到了郁景庭还在等她送东西过去。

宫池奕看着她盯着自己没动静,虽然表情很淡,却心头微微愉悦,“留着以后看?”他把掌心移到她肩上借力,又微微勾唇,“还是已经在给我想碑文了?”

宫池三子,欲久立,卒?

------题外话------

这碑文简洁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