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试试放了我又是什么意思?/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刚把宫池奕扶到沙发上,他就看出了她急匆匆的想出门,握了她的手腕,“去哪儿?”

吻安想了想,有必要做点说明,“我来这里不是因为跟你生气,只是不喜欢别人对我呼来喝去,也的确有事。”

如果他没有记错,电话里她说跟郁景庭约好了,属下也说她跟一个男人同时下榻酒店。

她已经拿来毛巾递过去,“你身上很潮。”

却见他只是定定的盯着她,不见喜怒。

顾吻安皱了一下眉,反手把自己的睡袍衣带系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很快就回来。”

他的手收了回去,可声音很沉,“下着雨。”

她看了看他,只是说了句“我知道。”并没领会他话里另外一层含义。

黑蒙蒙的夜里,雨并不大,但寒冷厚重而刺骨。

拿着郁景庭的车钥匙串走出酒店,顾吻安微微缩了肩,脑子里又拂过两小时前的场景,说不上不喜欢,但还是皱了皱眉。

咖啡吧,位置靠里,她把从柯锦严那儿要来的号码沿桌推到郁景庭面前:“是古瑛的号码么?”

郁景庭目光淡淡的垂下,却没回答她。

就在她收手时,他很自然的伸出手握了她的四指,手心干燥而舒服,她却蓦然蹙眉。

他的动作再自然,终归是唐突的。

然,她刚要用力,郁景庭淡淡的看了她,明明是冒犯又显得一片清淡,道:“指甲,怎么弄的,不像你的风格。”

顾吻安不擦指甲油,所以干净的指甲起了坯子一眼就能看到,他还用指肚拂过,“女孩子细皮嫩肉,容易划到。”

她居然半个字都接不上,只能看着他从中规中矩的黑色公文包拿了钥匙串,抽了一张湿巾垫着,然后打磨她的指甲。

整个过程,不长,顾吻安却觉得很诡异,无数次看了他。

那是她跟宫池奕打电话时无意识抠起来的坯子,她并不在意,实在不知道他眼神为什么这么好?

柔唇微抿,把手缩了回去,“我自己来。”

郁景庭也不坚持,把钥匙串递给了她。

就这样,她顺手把车钥匙串放进包里,带回酒店,直到接了他的电话说车钥匙被她拿走了回不去,她才恍悟。

撑着伞刚走到酒店前大大街,一眼看到了对面的郁景庭,她的眉心更紧。

“你就不会找个地方避雨么?”她走过去怪异的盯着湿了不少的郁景庭。

郁景庭只淡淡的弯了一下嘴角,从她手里接了钥匙,“手机没电了,怕你出来找不到。”

她盯着他,无言以对。

“资料发你邮箱了,看完记得删。”他说完作势直接冒雨走到停车的地方。

她皱了一下眉,伞送给他是不行的,淡淡的道:“你跟我到酒店门口,再把伞带走。”

其实郁景庭身上都湿了,多淋会儿也坏不到哪儿去,但他还是把她送到了酒店门口。

…。

顾吻安进房间时,宫池奕依旧坐在沙发上,甚至还是刚才那个姿势,目光悠悠然打在她身上。

出去时带伞,回来时空手。

她走过去,他收回视线,他拍了拍身侧的位置,“坐。”

神色很淡。

“郁景庭来做什么?”依旧是很淡的声音,低低的,“特意跟你过来的?”

她转头看了看他,觉得哪里不对劲,也道:“不是接了你姐的案子么?”

宫池鸢的研究所就在这儿。

宫池奕沉默片刻,几不可闻的点头,也侧首望着她,“熟到业务范畴也要和你讲?”

顾吻安愣了愣,看了他深渊眸底,很凉。

“两个男人同时建议你接近我,也许事半功倍。”他接着道,下巴微抬,指了指茶几上她的手机,还是那样的调子,平稳、幽淡。

东里给她发的短讯,郁景庭给她传的邮件。

不待她说话,宫池奕再次幽幽开口:“最好,先不要和我计较为什么私自看你的东西。”

有那么一会儿,谁都没说话,他也没有看她。但吻安反而觉得他周身的沉重凌冷,很压抑。

后来他侧首看了她,看了好久,方才薄唇轻启:“你知道余扬会怎么形容这种情况么?”

他说了三个字“仙人跳。”

她才微蹙眉,“我们三个没有抱团设计你。”

然而,现在的事实是这样的。

她只好抿了唇。

宫池奕依旧盯着她,听起来不急不缓的低沉:“看来,我从最初就选错了路线?你会比较中意郁景庭那一类?”

他们因为郁景庭不愉快不止一次,但头一次,他直白的计较。

“都说女人用来追,追不来就抢。”宫池奕扯了扯嘴角,“你这儿都不受用,我在考虑,如果你真的中意谁,倒不如放你去试试?”

顾吻安一双柔眉一点点皱起来,怔怔的看着他。

他很认真,认真到有些凉薄,这压根不是会睥睨着她勾唇说话的宫池奕,也不是会卷嗅他长发的不羁的三少。

宫池奕握了她的手腕,指腹温热,慢慢拂去她手上的潮湿,五官淡到漫不经心。

黑眸微微抬起,深深看进她眼里,“不要左攀右绕经过那么多男人来了解我。”

“怎么,不习惯我这样说话?”男人略微扯动嘴角,“回仓城见你之前,我一直这样,为了配合你费力不少力气制造纨绔形象。”

估计是白费了,余扬说的是,他现在没时间扮风流公子。

顾吻安听他说了这么多,终于定定看着他,“你……是在生气?”

“放我出去试试又是什么意思?”蹙起眉,断了关系?

他终于松开她的手,镌刻的棱角温沉,“你也不是对谁都视而不见。”

话音落下,他已然撑着沙发沿站起来,有些吃力,但她伸手想扶,他却避开了,莫名一句:“还有多余的伞么?”

她终于明白他上一句的意思,怪她关心郁景庭比对他的关注多。

“宫池奕……”

“没有算了。”他接过话,迈步略微僵硬。

她已经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我跟郁景庭……”

他低垂深眸,静静的盯着她,凌冷的深沉居然止了她的话,然后看着他薄唇微动,“我在内阁担职,首辅。”

突如其来的隐秘他就那么说出来,所以她怔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