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目光垂落在她蝉翼轻颤的睫毛上/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一直想知道么?”男人微微隐忍的闭目,又继续:“公务繁忙,加上在吃药,以后大概都会是这个状态,所以不会来打搅你,怕忍不住脾气,知道你没事就行。”

她知道,上一次他说过,在吃药,副作用脾气会很暴躁。

她只是看着他的隐忍,没接话的打算,只握了他的手帮着支撑,接触他热热的掌心,却忽然紧了眉,“你在发烧?”

“嗯。”宫池奕只是喉结轻颤,几不可闻的讽刺。

两个人待了这么久,他两次言语提醒,出门前、回来后两次握过她的手。

她微仰脸,看着他的淡漠,起那么些了愧疚,拥吻时他掌心滚烫,薄唇寒凉,她都忽视了。

“我去给你买药。”她说着就要转身。

宫池奕抽出手臂,声音淡淡,“抗一抗就过去了。”

吻安怔了怔,侧首,“……你在怪我么?”

他只是几不可闻的弯了一下嘴角,挪了两步。

忍着越来越明显的疼痛,在额头冒汗,双腿颤抖的狼狈前,从兜里摸出手机,给展北拨过去,沉声:“进来接我。”

她就站在他旁边,他却宁愿打电话叫展北也不让她扶。

展北把他扶到轮椅上推出去,期间他没跟她说过话,也没有回头,而她一直在原地站着。

微微握了手心,头一次,她觉得自己犯了错。

…。

出了酒店上车,宫池奕早已紧绷下巴,胸口绞成一团,极少的暴戾,无处安放。

展北从后视镜投过去的目光是担心的,为了来这儿,他这一天多了两顿药,这样的情况并不意外。

车子缓缓启动,雨点窸窣落下,覆盖车内的沉郁。

绕过一座桥掉头到马路对面,花了大概五分钟,车停时,后座的男人压着嗓音,“查郁景庭背后是什么人。”

没人能查到他的身份,郁景庭做到了,虽然不够精确。

展北蹙了眉,听他说“不用跟着我回房”时,明显忍着痛,薄唇抿得有些发白,但还是只送到房间门口。

房间里,一片黑暗。

从门口到卧室,宫池奕花了几分钟,然后坐在窗口位置,看不到脸,阴暗里,有型的躯体越显僵硬。

余歌接到他的电话,连续‘喂?’了好几声,没听到他说话,才皱了眉,“你怎么了?”

男人忍痛闭了闭目,声音低哑,“不是说结果出来了?”

回答他的不是答案,而是余歌忽然的沉重,“你是不是生病了?……感冒?”

不等他说话,余歌立刻道:“你可不能吃感冒药,跟你的辅助要冲突,扛也得扛过去!”

宫池奕顿了顿,而后薄唇轻扯,刚说完的话,还成真了。

余歌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说你为了一个女人这么费劲……”

他挂了电话,然后又给宫池鸢打,丝毫不考虑那是半夜。

“跟进郁景庭这么久,没收获?”

宫池鸢声音里都是困意,但话已经跟上来了:“还真没有……”

他沉默片刻,淡淡的声音,简明笃定,“所以,他是借着你的案件之便,在爱丁堡提取有关资料?”

郁景庭给顾吻安传的邮件信息里,提到了他在内阁的事,提到了当初‘无际之城’消失时可能的插手之人。

这更像,郁景庭从一开始回仓城便是备而来,他身后之人对‘无际之城’一定十分重视。

宫池鸢转瞬醒了大半,“这怎么可能?当初案子委托是我找的他。”

男人轻轻扯了嘴角,“偏偏他就在仓城让你找上了。”

可不是什么人都请得到郁景庭。

挂了电话,宫池奕久久坐在窗边,了无睡意,只能抽烟解闷。

次日。

屋子里似乎还有烟味,床上的人一半夜时冷时热,到现在脑袋晕胀。

按着眉头,宫池奕从卧室下来时并没用轮椅,手没离开过扶栏,脚步稳,也慢。

走到楼梯脚,他彻底停住,微微侧首看了餐厅里的身影。

顾吻安一身冬日短裙,依旧可见的惊艳姣好,随意绑起的马尾,洁白的额头、素净的耳垂,一点红的樱唇,简单却赏心悦目。

放好早餐,她正好不经意的看到了楼梯脚的人,略微抿唇,走过去,比平时温婉几分,“醒了。”

她看过了郁景庭发来的邮件,也看到了东里的短讯,又听了他昨晚的话,所以选择主动找他,至于他怎么想,她不在意。

“怎么进来的?”宫池奕低低的嗓音,独属清晨的沙哑。

鼻音浓重,听起来并没有惊喜,反而……

很冷。

顾吻安都忽视了,陪着他一起用早餐,话不多,仅说过两句“我不太会做”、“是不是咸了?”

对此,宫池奕全程目光平淡垂下,喉结微动一个鼻音“嗯”,之后无限沉寂。

从桌边起身时,他一手撑了桌沿,“出去带上门。”

她在桌边微微咬唇,很显然,他让她离开。

宫池奕刚出餐厅,手还扶在门框,她已经从身后握了他的手,也不说话,手背贴上他的额头。

不看他淡漠低垂的眼,只道:“我给你买药了,你吃完我就走。”

等她准备好药粒,端着温水过来,他却只黯哑道:“不用。”

她握着药的手微微垂下,又仰脸,清眸定定的看了他,“就算为了加深我的愧疚,你这么折磨自己不难受么?”

略微深呼吸,她又觉得管得太多。

不吃算了,转身把水杯放在餐桌上,握着药的手伸开。

然而,她闭了闭眼,忽然把药都扔进嘴里,在宫池奕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走到他跟前,踮起脚尖,柔唇与他的薄凉契合,全程没有半点停顿。

他起来没碰轮椅,没想到会这么久,此刻站在门口,虽然扶着门框,但加上她勾着脖颈的重量,挺直的身躯微微俯低被迫前倾,为了稳住她的重量,门框上,指尖握紧。

香软的舌尖抵着一堆味道怪异的药粒进来,男人浓眉轻蹙,除此之外没更多动作,目光低垂落在她蝉翼轻颤的睫毛上。

顾吻安落下垫着的脚尖,微仰脸盯着他的冷峻,语调清淡,“你可以不吃,吐出来咱俩绝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