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看来吃错药的是她/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垂眸凝着她许久,终于喉结微微滚动。

绝交和咽下不能吃的感冒药,他选了后者。

当着她的面把药咽了,又喝了她递过来的水。

但他脸上的神色并没有过多的缓和,深沉暗淡,把她勾在他脖子上的手拉了下来,哑声略僵,“好了,你忙你的去,让展北送你……”

他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她正仰脸直直的盯着他,“我应该不是错觉,因为郁景庭,所以你对我不冷不热?”

都说失去才珍贵,她现在的确觉得宫池奕一直以来对她有多容忍了,这两天他对她,除了深沉就是疏离。

“你是不是觉得,我只是因为东里和郁景庭的建议,今天才会过来?”顾吻安轻轻蹙眉。

宫池奕薄唇紧紧抿着,握着门框的手一度收紧,闭了闭目的隐忍。

她看出来了,所以没把话说下去,看了长裤下他修长消瘦的双腿,“我扶你上去。”

展北正好到门口,快步走过去。

宫池奕似是松了一口气,隐忍之余,显得语气冷硬的命令展北,“把她送走。”

她怔怔的看了他一会儿,眉间轻轻缠绕。

昨晚是忽视她让展北接他,现在又忽视她的话,直接让展北把她赶走吗?

展北有些担心的看了主子,又看了她,尽量的客气,“太太,您先走吧。”

顾吻安抿唇,目光定在他脸上。

展北已经把她的东西拿到手上,希望她赶紧走的意思非常明显,就差动手把她拉出去了。

拿过自己的东西,她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屋子里一空,宫池奕闭目两次深呼吸,忍着一口气到了一层的卫生间。

伟岸的身躯索性跌跪下开始吐,手指紧抓着冰凉的马桶边缘,骨节比马桶表明还要白。

刚咽下去的药倒上来划过喉咙的颗粒感越是令人恶心,他已经太久没受这种罪了。

…。

天气预报说,爱丁堡整周有雨,寒凉的冬季,越显得冷清。

顾吻安靠在窗口,目光没放在剧本上。

该做的她都做了,但是心里难安。

同行的演员敲开她的门,女孩年轻的脸笑着,又恭谨:“顾导,桑先生说下雨停工,我们出去玩,您也去呗?”

她把长发别到耳后,浅笑,“太冷了。”

实则,要是以前的顾吻安,下雨天也能穿裹臀裙、开敞篷车在街上兜风耍雨。

看着小演员笑嘻嘻的走了,她才兀自挑眉:顾吻安,你成长得真有点快。

又坐回那个位置,几次看了手机,看了郁景庭发的邮件,她居然没心思去想‘无际之城’的事,悠悠闭了眼。

梦里,是六年前。

妈把‘无际之城’带回来,转眼她被人挟持,要那块宝石作交换,可是宝石给了,妈妈被杀了。

她不知道后来宝石怎么回来,放进顾家典藏的,只知道它出现后,父亲变了,玩消失、抛弃她,跟爷爷恩断义绝,最后彻底离开。

她真的不喜欢那个东西,却更想迫切找到,弄清楚后一了百了。

手机的声音闯进意识里,逼着她醒过来,眼角、手心都是湿的。

“喂?”声音绵哑,轻飘。

…。

顾吻安如约去疗养园时,房间里挺热闹了,该来的人都在。

这么多年的疗养,北云稷气色很不错,俊逸潇洒的五官看不出养病多年的虚弱,宠溺的笑着看北云晚,“是不是时差没倒好?”

北云晚半点没有平时的清高架子,乖乖坐着嗔笑,“哥,我可听懂了,你说我变丑了!”

北云稷笑着轻拍她脑门,“身体好就行,怎么着哥都觉得你最美。”

“偏心了吧?”吻安淡笑着走进去,“以前好像说我最美的。”

……每每这时候,旁人都是摆设,哪怕是作为亲妹妹的北云馥,都插了他们三人的亲密,好像他们三才是亲兄妹。

病房外,北云馥和聿峥好久没说话。

最后是她先开口:“你跟她在一起了吗?”

聿峥微蹙眉看了她,只听她笑:“应该不会,我哥那么宠她,不会允许你们在一起,你父母也看不上她。”

毕竟她再得宠,再活得光鲜,终究没流北云家族的血。

聿峥只是单手剪后,冷漠而安静的立着。

“命运确实公平,她割半个肝脏救我哥,换来一生荣华富贵,换我父母的视如己出,换我哥的宠溺,的确该缺点什么才叫人生。”北云馥几不可闻的声音。

北云晚该缺的,就是爱情。

宫池奕的轮椅走到跟前时,两人安静了。

然后聿峥微蹙眉,看着宫池奕苍白的唇色,“什么时候过来的?”不是调了他保镖公司的人去仓城?他却在这里。

轮椅上的男人微微动了嘴角,嗓音低哑得几不可闻,“来得突然。”

他是替宫池胤来的,宫池胤和北云稷曾经是同窗,但宫池胤在出差。

…。

顾吻安看到门口的轮椅进来,眼角笑意顿了顿,又恢复自然。

但全程,宫池奕除了两句问候北云稷,几乎没看她,更没有交流,呆了不到十分钟,就要走。

她看了他两次,他脸色很明显的不好,估计感冒严重了。

轮椅离开房间大概两三分钟,她还是追了出去,也不算追,因为步伐自如。

宫池奕已经走远,快到车子边,她紧了两步喊住他。

男人微微侧首,没说话。

她想了想,语调清平,“我后天回国……你呢?”

他有事静静的看了她会儿,然后才开口:“我还有事。”

声音很哑,听起来都有些费力,他也眉峰轻拧。

正好展北弯腰对着他低低的耳语“人已经到了。”

宫池奕这才又看了她,薄唇动了动没出声音,他只好抿了唇,略微摆手。

展北会意的开了车门,准备离开。

顾吻安略微握了手心,看来没吃药的是她,走这么远就说一句话。

对面,一辆白色轿车停下,同样一身白衣白裤的女人迎着风,高跟鞋匆匆穿过街道,不厚的白色风衣摆扬起微风,让吻安皱了皱眉。

女人径直到了宫池奕面前,毫无介意一身昂贵套装的蹲下,抱了抱宫池奕,才焦急,“你没事吧?”

一个拥抱,顾吻安终于知道她是谁了。

晚晚给她的照片女主角,原来正脸这么有气质。

她好像就只看到宫池奕一个人,不留指甲的手检查了他的状态,又握着他的脸简单看了一遍,背身随手把车钥匙扔给展北:“你开我的走,我载阿奕回去。”

一看就是行事争分夺秒的性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