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你的小美人吃醋了,怎么办?/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一直在旁边站着,一直没说话,一直被忽视。

自顾笑了笑,只好转身往来时的路返回。

宫池奕转头时,她已经走了。

余歌一手开了车门,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女人一闪而逝的北影,回过头:“我是不是……忽略什么了?”

男人微抬眸,棱角黯淡,没声。

余歌这才皱起眉,“别,别这么看我,好歹我扔下新药研究飞过来的,再说,你这要真弄坏声带成了哑巴,我活得成么?”

所以,她着急是情有可原。

把他弄上车,余歌抿了抿唇,“都说了让你别吃退烧药。”

载宫池奕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安静,余歌不间断的问话。

“是不是吐很多回了?”

“腿会麻么?”

“头晕不晕?”

宫池奕只是靠着座位,到最后连简单的‘嗯’都没了,安静阖眸。

余歌这才看了看他,“放心吧,我带药了,明天你应该能正常说话,不过今晚会煎熬一些。”

…。

北云稷的病房剩他们三兄妹,聿峥一直在疗养园门口,安静的立着。

“车技一直不好,怎么还敢下着雨自己出去?”北云稷这话是对北云馥说的,很好听的声音。

只是少了几分宠溺,略微的低沉,相比对北云晚的语气,对她显得平淡而严厉。

北云馥笑了笑,“小骨折而已,没那么严重。”

“息影半年么?”男人又问,待她点头又略微蹙眉,“早让你别走这条路你不听。”

她只是略微笑,不出去,她只觉得家里很闷,她是亲生的,偏偏像最不能融入家庭的那一个,出去自己拼事业,才能正好避开那些不舒服。

好一会儿,北云稷看了看她,“聿少是跟你来的?”

对此,于馥儿的视线扫过对面的北云晚,“也许是知道我会来,过来正好碰上,毕竟好久没见了。”

北云稷这才微微挑眉,没再问。

…。

离开时,于馥儿先出来,看了黑色风衣挺拔而立的聿峥。

男人也走了过去,“在这儿养多久?”

她仰脸,“你会常过来看我?”不待他回答,又自嘲的笑,“如果是因为愧疚,那就不用了,我自己车技差,不能怪你刺激我。”

聿峥黑衣下的神色很冷,看着她,“我们都二十几了,别再玩那些小游戏,哪怕不腻,也烦。”

于馥儿讥诮更甚,“北云晚跟你演苦肉计你就受用,我却不行,是么?”

她笑着,“我是演员,不应该演技差才对,还是我非要演到去死你才觉得是那么回事?”

提到死,聿峥薄唇紧了紧,似乎真的烦了她用死来威胁他。

他们曾短暂、不言明的交往,聿峥受过无数次她一生气就闹命的经历,逐渐习惯,干脆不跟任何人谈情。

半晌,他终于沉沉的开口:“是不是我选择其他女人,只要不是北云晚,你就消停了?”

于馥儿望着他,“不,是你只能选我。”

她从大学一直这么绑着他,万事柔弱的她,只有聿峥知道,这件事上,她坚持得不可理喻。

…。

北云晚从疗养园侧门走的,扫了一眼对话的两人,避开。

刚行至路口,雷克萨斯霸道的停在旁边鸣声。

她转头看了一眼,车窗落下,露出聿峥冷漠的眼,“上车。”

北云晚安静的站了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高傲,没有表情,萧落的像换了个人。

她还是上车了。

安静坐在旁边,看着车前的街道,“我很自觉的躲开你了,你又何必这样?”

聿峥没说话,只是开车。

北云晚也不看他,“北云晚很高傲,很贵气,但她知道配不上你,北云家正统千金才配得上。”

平静得不像说她自己,明明曾经是她不要尊严不要架子的爱着他,说完笑了笑,“放心,不爱你了,以后多交往几个男人慢慢就忘了,等你跟他结婚,我还是会出席的。”

包里的电话响起,她接了,惊艳的脸笑意勾人,“喂~亲爱的?”

动听的称呼在车里回响,聿峥握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冷漠的眉眼终于看了她。

车子停在路边,她要下去,被他伸长手臂拦住,声音低冷,“新交的男人?”

她眉头微挑,默认。

“做什么的?”聿峥又问,声音越冷,顺手拿了烟。

“开酒吧。”

他的动作停住,烟夹在指尖,盯着她,“找个正经的有多难?”

北云晚笑,“开酒吧哪不正经?比衣冠楚楚的禽兽来得实在,而且……”她轻吐暧昧:“活儿好。”

那一瞬,聿峥冰冷的眼似是裂了个缝,而她已经扬长人去,走得潇洒利落。

…。

余歌试图替他联系顾吻安,好给个解释什么的,但是对方关机。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宫池奕,“你的小美人吃醋了,关机,怎么办?”

男人躺在床上也在处理文件,抬眸淡淡的看来,没说话。

余歌比他急,“欲擒故纵玩过头了就是得不偿失,知道么?”

宫池奕冷魅的眸转了回去,“你玩过?”

沙哑的嗓音,很低,漫不经心得令人头疼。

余歌白了他一眼,微不悦,“本小姐不谈感情。”

男人在床头闭了闭目,昨晚当一夜的小白鼠,现在身体很虚,嘴唇依旧苍白,嗓音幽幽沉沉:“让我躺多久?”

知道他下午有事,余歌瞥了他一眼,“耽误不了。”

下午花园酒店。

顾吻安坐在宫池鸢旁边,看着宫池家成员陆续到达,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什么。

老爷子宫池中渊来的时候,宫池鸢笑看了她,“别紧张,我爸就是皮囊纸虎,他会喜欢你的!”

吻安微蹙眉,“您没告诉我这是家宴。”

她什么都没准备,穿着也没讲究。

好在宫池中渊也不在意这些,跟她的交流,就是简单的长辈与晚辈。

一家人都等着宫池奕过来。

而他被女人推着轮椅进来时,几个人脸色都不太对,他不跟顾吻安一起尚可,这是家宴,怎么带其他女人?

余歌的脚步也顿了顿,声音压低:“我昨晚下手狠了点,你也不用出动全家人弄我吧?”

宫池奕远远望过去。

她正盯着他,神色僵硬微白。

眉峰沉郁,男人嗓音沉沉,“推我过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