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只有一张嘴,忙不过来/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中渊在家是绝对地位,也只有在宫池奕这儿会服点软,解释完那一句后看了看宫池奕极差的脸色,虽板着脸,也道:“不舒服就早些回去。”

这两天一直下雨,这种天气,他的腿难免受罪,老爷子是知道的。

宫池奕不搭理他,往吻安碗里夹菜。

正好,老爷子顺势就看了她,目光持续了大概两三秒,才的问:“听说顾林南身体不大好?”

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顾吻安愣了愣,看了对面的人,“您是问我爷爷么?”

宫池中渊这才蓦地的挑眉,忘了那人改名的事,也顺势点了点头略过去,“好些了吗?”

她抿唇,勉强一笑,“爷爷心态很好,状况挺稳定。”

老爷子几不可闻的点头,不意外,年轻时那么狠的人,经历大势后那不叫心态好,那是过尽千帆皆不入目了。

顾吻安知道不太礼貌,所以一直没把疑问说出来:为什么他喊爷爷叫顾林南?明明没有林字。

一顿晚饭的时间不太长,但几个儿女在老爷子面前很安静,连闲不住嘴的宫池彧都是埋头吃菜,所有人的电话也都不曾响过。

宫池鸢和她三弟偶尔交谈,又时刻没忘照顾除了她之外唯一的女士。

对老爷子的偶尔搭话,顾吻安有问必答,但关于父母时,她沉默了好久。

宫池奕从桌下覆上她的手背,看了对面的人,道:“您也舟车劳顿,今天就早点休息吧,改天我带她回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片刻也就见老爷子点了头,“也好。”

顾吻安却看了他,勉强一笑后很平静的叙述:“我父母都过世了,母亲是因为生意纠纷被撕票,一年后,父亲也走了,听我爷爷说尸骨无存,我倒没亲眼见。”

一整句话都轻轻淡淡的,直到离开酒店,她也依旧很平静,甚至平静过头了,跟着到了他住的地方才皱起眉。

宫池奕没说话,她也就推着他进去了。

余扬刚把温饱问题解决,转头见了回来的人,扬起笑,也不搭理宫池奕,走到她面前伸手,“顾小姐好!我是余歌。”

余歌曾听顾吻安个性清傲、言辞犀利,真怕她不伸手,冷冷的丢一句什么给她。

没想到她友好的握了握,不过话里含义就深了,“挺好的名字,人如其名么?”

余歌笑,“我真的是个好人。”

等余歌把自己的身份介绍清楚,宫池奕的轮椅挪到了客厅外的小阳台边,背对着听电话。

“改天带回大院来。”电话里,老爷子又表达了一遍这个意思,沉默良久,又道:“你大哥这边会腾出空来,你自己看着什么时候能着手吧。”

对此,宫池奕微微拧眉。

老爷子的意思他明白,让他把公司接过来,但是一个‘吧’字带了那么些的无奈。

“嗯,我考虑。”他低低的答。

“还有件事。”老爷子又开口,沧桑有力,“你已经在吃药了?”

他“嗯”了一声,轮椅转为侧对着客厅,正好看到沙发的人朝他看来。

没听出老爷子怪他的意思,只是说:“内阁那帮人不好对付,但路是你自己选的,上去了就没有退下来的道理,想活得久,唯一办法就是无可撼动的坐在那个位子上。”

既然把内阁的注意力都引过来对付他,他就要担得起那些人的种种黑手。

…。

宫池奕从窗边回来,余歌适时提醒,“差不多到时间了。”

他不知道不知道余歌说了什么,只见顾吻安也站了起来,看了看他,“你们先忙,我正好有点事……”

想了想,又转头看了茶几边上没再动过的感冒药,“你没再吃药?”

宫池奕眉头细微的挑动。

不待他说话,余歌已经开了口,“我还没说他安的什么心呢,明知道不能吃感冒药,非要把我拉回来跟他一起受罪……愣着干嘛?上楼了……”

余歌话音才落,吻安转头,定定的看着他,“你不能吃药吗。”

轮椅缓缓靠近,淡淡的一句:“那种情况,不吃似乎不行。”

她蹙起眉,“你要是解释一句,我会坚持那么做么?”

男人抬眼,看不出半点责怪,薄唇颇有意味的一抿,微哑的嗓音溢出,“一共就一张嘴,你清楚它在干什么,怎么解释?”

一旁的余歌看顾吻安一脸气懑接不上话,不明所以的左右看了看,宫池奕已经转过轮椅准备上楼了。

…。

余歌往他双腿注射药物时,她就在旁边看着,宫池奕抿唇阖眸,从头到尾没出过声,只有紧握的拳头和崩起的青筋可见他的疼。

药物注射完五分钟内,他的唇依旧抿成一条线。

余歌看了看她,“换做一般人,早疼死过去了。”

顾吻安不说话,眉头一直皱眉,目光从他慢慢渗出冷汗的额头,到紧握的拳头。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声音很低。

她并没有经历过什么病痛,没办法体会他的感觉,越是这样,越是觉得心绪难安。

一点点翻开他紧握的手心时,掌肉都被他握得青一片、白一片。

那时候她在想,难怪外界只说他风流邪肆,他是把另一面或者不止一面,都封在英格兰,没带回仓城。

“他怎么了?”撑开了掌心,一片冰凉,顾吻安才看向余歌。

余歌收了东西,看了一眼安静的男人,淡淡的一句:“总算晕了。”然后笑了笑,看了她,“昨天打了四支,挺了可能三分钟,今天很能撑,你作用不小呢!”

顾吻安并没心思跟她说笑,“他什么时候醒?”

“两小时吧。”余歌去洗手,出来时顾吻安侧脸安安静静。

说实话,没少听顾吻安的‘事迹’,也没少觉得她就是冲着阿奕权势来的,但那几分钟,怎么看也不觉得她是个心机深重又冷情的女人。

…。

两小时后。

余歌掀开被子直接上手,被一旁的人阻止,“你干什么?”

余歌一拍脑门,总是一工作就忘了考虑周边环境,然后淡笑:“要不你来?”

然后一步步告诉她:“把他长裤脱掉,从腿根开始一寸寸的往下疏通,比较费力,手指会受罪,不过你来做挺合适的!”

说罢余歌笑得越是深,自个儿朝旁边努了努药箱,“我负责最后把积液给他排出去。”

------题外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