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我看你今晚是不想睡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在床上莫名其妙的勾了勾嘴角,脑子里是她昨晚怯生生的模样。

说实话,他跟她折腾了好久,不方便的腿现在更是说不出的麻,所以洗漱下楼的时间有些久。

但他坐着轮椅下楼,她却没走,不知道被余歌问了句什么,耳垂还红着,站着看余歌摆早餐。

余歌略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气色不错!”

等顾吻安重新上楼洗漱,余歌笑得越是诡异。

宫池奕绷着冷峻的脸没什么表情,只淡淡的问:“跟她说什么了?”

余歌挑眉,“没有啊,就是问了问昨晚睡前血水排得怎么样,顾小姐说没按,我就‘哦~’了一句。”然后转头问他,“哪里不对么?”

那一字‘哦~’拖得意味深长就不对。

说罢余歌凑近他,“说实话,我没见过顾大小姐这么羞涩的。”

那是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这两人婚后天天清汤寡水的吃素。

对此,宫池奕淡淡的一眼,“该你嫁不出去。”

余歌撇嘴,利索的摘掉围裙,手上干干净净,却还是习惯的进去洗手再出来,看着他,“咱俩可是同龄,你都当老司机了,就不能盼我点好?”

两人吃到一半,楼上的人还是没下来。

余歌笑了笑,“我车上有药膏,一会儿帮她擦?”

宫池奕板着脸,“什么药?”

“别跟我装。”余歌瞥了他一眼,“我都看到顾小姐胸口了,你能不能悠着点,有点伤残人士的自觉?”

花样还挺多!

这话让男人脸色僵了僵,没说话。

…。

宫池奕上楼时,她捏着手机站在窗户边,略微低眉,不知是纠结还是沉思。

轮椅缓缓过去,他把药膏递上前,“散瘀的。”

顾吻安看了会儿,接了过去。

之后两人都没提昨晚的事。

擦完药,她说:“我把机票取消了,不是还要回你爸那儿么。”

他点了一下头,道:“下去把早餐吃了,余歌一会儿上来。”

意思是一楼没人了,她也不用不好意思下去吃饭。

她略微蹙眉,也没刻意不下去,真的在退机票。

待她点头往外走,两步后又停了下来,忽然看了他,冷不丁问:“余歌帮你的时候,也那样?”

显然,宫池奕误会了‘那样’的意思,棱角一度暗下去,声调沉沉:“我看你今晚是不想睡了。”

她略微动了眉梢,“我是说,也要那样帮你按?”

毕竟从上开始按摩,碰到他的隐私处也就两寸距离,想来都觉得不合适。

宫池奕薄唇抿了抿,“她是医生。”

在余歌眼里,男人女人躺在她面前,只是病症不一样,没有其他任何区别。

吻安想了想,“我吃完帮你按。”

男人依旧板着脸,“手指疼得都握不住东西了还按什么按?”

她低眉,看了自己好好握着的手机。

她有握不住东西么?

对面的男人喉结动了动,“我去书房。”那意思就是等她上来再按。

…。

顾吻安下去的时候余歌依旧笑着,“听说你在这边拍戏么?”

她点头,清眸淡淡,“嗯,已经结束了。”

余歌感觉到那么点的敌意,只得笑了笑,“他今天的情况差不多的话,我应该下午就飞回墨尔本了。”

顾吻安朝她看过去,声音清淡,“我知道余小姐很辛苦,还是要麻烦你多留两天,我以后应该会多抽时间照顾他,但有些地方还不知道要注意什么。”

余歌略微的惊讶。

据宫池奕说,顾小姐在家的时间极少,更别说照顾他了,总不会真是那家伙用那块宝石拴住的吧?

…国内。

郁景庭刚回来,收到了她取消机票的短讯,没说原因,但多半也能猜出她留下干什么。

指尖磨着手机屏幕想,他建议她靠近宫池奕,似乎并不明智?

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宫池鸢这边除了一些资料外,没有任何关于宫池奕的突破口。

“笃笃!”办公室被人敲响。

放下手机,他淡淡的看过去,“进来。”

“郁总,有一位梁小姐说要见您,这两天每天都过来。”秘书恭敬的站在门口。

他知道是梁冰,没什么表情,“让她进来吧。”

上一次见到的梁冰还是彬彬有礼的,字句间会试探他的性子,这一次来就没了太多生疏。

“郁先生,你跟我干爹什么关系?”梁冰看着他,不太凌人,但问的很坚定。

郁景庭起身走过去,刚刚看顾吻安的短信,他没留意随手把外套扔在沙发上,这会儿才拿起来挂到一旁,理了理袖口,每个细节都一丝不苟。

对梁冰的问话却是淡淡的一句:“上班时间,梁小姐可以跟我谈工作。”

梁冰微微蹙眉,“你没必要瞒着我,我干爹的人为什么会听你的话,你们不可能没关系,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知道而已。”

郁景庭转过身,嘴角略略的勾起。

想知道他身份的人太多了,他倒是不见怪,依旧音调淡漠,“你干爹没告诉你,不准你动顾吻安?”

梁冰看着他,忽然笑了笑,“是我干爹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郁景庭没说话。

“都知道顾吻安招男人喜欢,但郁先生不至于那么肤浅吧?”梁冰定定的瞧着他。

男人抬眼,“喜欢还分肤浅与否?”

他这是默认了么?梁冰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坦然。

随即一笑,这的确像郁景庭的性子。

“总之,不管你跟干爹什么关系,我在帮他找东西,希望郁先生别坏我的事。”梁冰道。

走到门口,她又顿了顿,“对了,我工作室接了你推荐的律师,谢了。”略微抿唇,“我最近见不到我干爹,如果可以,麻烦郁先生转个话,我想和柯锦严分手,希望他能同意,给我个答复。”

梁冰略微笑着帮他关上门离开。

郁景庭的目光停在门边,想到柯锦严,自然能想到顾吻安。

她依旧不接电话。

…。

中午宫池奕午休,吻安一个人在客厅本来想给郁景庭回电,还是先给晚晚打了过去,迫切的想问某些关于昨晚的问题。

------题外话------

安美人很方:晚晚,我到底还是不是处?迫切想知道!(人家真的没跟别人做过那种事啊,可是为什么没血?)

池男神黑脸:爷没进去!(刚到堡垒边就喊疼,哭得要死要活的,谁敢!)

安美人:明明进去了……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的手(红脸)

*对了,编辑大大说2p应该是过了没问题,上架时间待定,可爱的们再坚持坚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