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想把昨晚的事继续下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电话的时间有点长,吻安低眉,习惯手指闲不住的扣弄沙发垫子,结果看到手指就想到了宫池奕那双好看的手,以及昨晚某瞬不可言喻的感觉,一下子把手说回来,老实靠进沙发深处没了动静。

“安?”晚晚接了电话,有些呢哝的慵懒,“……大小姐,你不睡午觉么?”

吻安忘了晚晚有雷打不动、坚持午休的习惯,笑了笑,“我有事想问你,有点急。”

北云晚翻过身,藕白的手臂搭载眼睛上方,“嗯……我听着。”

原本是有些敷衍的,但是听到电话里顾吻安的话之后,北云晚忽然睁开眼,干脆又坐了起来,“你说什么?”

顾吻安略微抿唇,极少这样言语吞吐,“……特别特别疼,但,没见红。”

她很仔细的想过,以前骑马、骑自行车也没有破过。

顾吻安这方便有没有经验,北云晚是最清楚的,提到了必然非常关心,几乎是仔仔细细问了一遍,然后在脑子里过着那些年偷着看的东西。

半天,北云晚听到她低低的纳闷说胸口红红的。

她微微瞠目,问吻安:“红的?……沟内侧?”

吻安看了一眼宫池奕的卧室门口,没见人才点头,“嗯……像被砂纸磨过一样,倒不

疼。”

而吻安刚说完话,就听到晚晚在那边骂了句“宫池奕个不要脸的!”

吻安愣了愣,晚晚一般不直接骂人。

又听晚晚道:“不用想了,好着呢,我保证!”然后才缓缓躺下去,咕哝着,“我说呢,我还没破,还至于被你甩下。”

吻安听完无奈的笑起来,这也要比?

不过,听到晚晚说没事,她一颗心就放下了,绝对信任晚晚。

“话说回来,虽然流氓得让我鄙视,至少他挺疼你。”北云晚又加了一句:“要么就是他那方面有问题。”

挂了电话,顾吻安依旧靠在沙发里,宫池奕那方面有问题么?

这么一想,她就忘了给郁景庭回电,干脆在沙发上睡着了。

……

余歌很尽职的过来给两人做饭,进门正好看到宫池奕把她从沙发抱起来,惊了一下,“你真把自己当机器了?”

脚底都开了四个口了还这么为所欲为的?

宫池奕没什么表情,也没看出疼,把她抱到卧室,没一会儿又出来了,看了她,“给我重新包扎一下。”

余歌撇撇嘴,又笑,“顾小姐给你包扎的,丑也忍一忍呗?”

男人靠在沙发上,丑可以忍,但那女人不知道紧张还是想把他勒死,紧的纱布都要嵌进去了。

想到她昨晚仰脸红着眼委屈的说弄不好,他心头一软,都忍了,没让她重新弄,这会儿是忍不了了。

余歌一边给他包扎,一边问:“听我哥说最近很忙,你这刚能站起来,又招惹谁了?”

男人淡淡的嗓音,“向来是别人招惹我。”

她挑挑眉,不多问工作,只管他的身体,道:“下个月开始换药了,不舒服的及时说,别真吃出病来。”

她的话音落下,他的手机里有人打电话进来,余歌看到了‘聿峥’,所以起身很自觉的回避,进了厨房。

…。

顾吻安从卧室出来时,宫池奕还在打电话。

手臂横过搭着沙发沿,微微倚着身体侧首对着阳台的方向,“……嗯。等我通知……没有。”挂断前才绷着声:“多管闲事。”

然后挂了。

回过身,正好与她四目相对。

两个人都莫名的保持那个状态两三秒,顾吻安才略微抿唇走了过去,倒水,又问:“余小姐过来了?”

她听到厨房的动静了。

男人低低的“嗯”了一声,在她坐到旁边的时候,顺手接过她没喝完的水凑到唇边。

吻安略微的蹙眉,却见他喝完还略微颔首,“再倒一杯。”

极其自然。

她也照做了。

之后两人交流很少,直到用晚餐,又结束,余歌离开,屋里就剩两个人,空气越是安静。

睡前,她照旧给他按腿,但这一次宫池奕全程闭眼,她一度以为他睡着了。

莫名的觉得这样的发展不太合理,因为她想跟他谈事情,却连可以钻的空子都找不到。

而等洗完澡出来,男人却靠在床头看书,没有半点睡意。

男人干净的手指翻了一页书,晕黄灯光令棱角越显专注,并未朝她看过去。

鼻尖起了轻风,萦绕着女人清淡的体香,宫池奕才把目光从书页移开。

低眉,她娇小柔软的身体已经钻到他手臂下,没理由,就是娇小得让人喜欢。

她枕在男人坚实的腹肌,位置正好能看清她那张绝美的脸。

那样看着,宫池奕忽然想起餐厅卫生间外的廊厅,她忽然从他和墙壁之间灵巧的钻出去的模样,高挑的腰身,腰肢却很软,像妖娆的桃枝。

见他看去,她淡淡的一笑,“我看你睡不着,正好说说话吧。”

他只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顾大小姐献殷勤更是大有文章,却淡着脸装糊涂,放下书,略微勾动薄唇,“说话用这个姿势,我以为,你更想把昨晚的事继续下去。”

顾吻安浅笑,晚晚都说了没事,所以她心情好,也无所顾忌。

微转身,她不无认真的看了他,“你不想让我勾搭古瑛,那就愿意帮我找东西?”

宫池奕眸眼低垂,抿唇默认,指尖微微缭绕她的发。

峻脸一本正经,灵魂心猿意马。

“郁景庭的资料里,我妈当初出事,和英格兰内阁有关系,准确的说,我妈把东西带回顾家了,所以内阁和国内某些政要都牵扯其中,你能查到的,对吗?”她定定的看着他,清眸悠悠。

得来的却不是他的回答,而是他干燥的掌心贴近她的脖颈,顺着肌肤一路往里探,将她微微托起来,指尖正好轻扫过躺着起伏诱人的软峰。

并未几分停留,掌心上游抚过,探向她后颈,正好把她侧翻身。

头顶传来他低低的醇浓:“先告诉我,把刺青弄哪儿去了?”

他笃定的以为在蝴蝶骨处,但是昨晚什么也没见。

------题外话------

某人自己往狼嘴里送~

*

晚晚一脸鄙视:宫池奕你个牛氓!安安是我的,本大小姐没破前你少碰她!

池男神云淡风轻脸:我帮你催催聿少?

聿峥冰川眸:用你催!

*

咳咳,前两章的福利会在上架那天放出来,要看的到时候记得加验证群就好啦~到时候九会贴出群号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