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分明是在报复她/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一次提到刺青,顾吻安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他到底是多好奇那个东西?

这么想着,她兀自翻身躺平,“没了就是没了。”

说完又忽然看了他,“我一直都没想明白,你到底为什么会找上我,就因为这个?”

语毕,吻安认真起来,“很重要?……我记得于馥儿身上也有,你是把对她身上的爱好移植到我这儿来了么?”

这样的猜测让宫池奕浓眉微弄,指尖又从她后背移到胸前。

沉默着。

她却忽然坐了起来,淡淡的,“不早了,明天还要出门。”

宫池奕的手落了个空,微微抬眸看了她的反常。

刚要伸手做点什么,她已经快人一步的挡掉他的手,很认真,“最近不太想让你这手碰我。”

没直接扔三个‘别碰我’已经是很委婉。

宫池奕淡淡散漫,又微微生冷的看她,“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

顾吻安本来就不懂那些东西,一边庆幸又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眸子清凉,似笑非笑的看他,“池公子做那种很有经验?”

都说心仪于馥儿很久,那是不是……

男人似乎已经看透了她在想什么,峻脸沉下去,眸子深深的盯着她。

顾吻安没想下去,想了还自己糟心,只转身下床,“余小姐说今晚不用换包扎,按也按过了,你先睡吧。”

也不等他回应,她已经出了卧室,连穿拖鞋的时间都没花,直接拎着鞋子、赤脚离开。

她在沙发上窝着,睡不着,无事可做,只好半夜跟桑赫谈电影的事,又试着给照顾爷爷的护工打了电话,最后睡过去了。

期间宫池奕没出来过,但第二天醒来,她身上盖着带有他气息的被子,以至于她怀疑宫池奕一整晚跟她睡沙发、刚从她身边起床不久。

早餐依旧是余歌做好了的。

她上桌时男人眼皮都没抬,她也就安静吃自己的。

余歌左右看了看两人,气氛怪异,“你们没睡好?”

……无人应答。

片刻,吻安看了她,“可能睡得晚了点。”

余歌点头,明智的不多问。

…。

两人从爱丁堡飞伦敦途中,她一直尽可能周到的照顾着,唯一缺的就是两人不怎么交流。

顾吻安知道是因为昨晚她的某句话和某种想法让他不高兴,原本无所谓他的情绪,但她这么殷勤的照顾他,都是看在他会帮着找东西的份上。

然而,这个状态,她根本没法跟他谈。

有那么点烦躁。

客机上美丽的空姐一向温婉可人,她却怎么看都觉得空姐对宫池奕过分殷勤,站在旁边笑着断续的聊了好一会儿。

她闭目养神忍了会儿,终于坐起来,美眸直视空姐,字正腔圆,“请说英文,OK?”

空姐和宫池奕都看了她。

空姐是因为光听懂了‘OK?’因为她前面用的中文。

宫池奕是因为她的小脾性。

三个人顿了顿,顾吻安才抿了抿唇,“你们随意。”然后侧过身戴上眼罩。

吻安当了几年尖子生,但不是学语言的,除了英文,她对外语并不精通,这种感觉对一向具优越感的她来说,很糟。

旁边的两人叽叽歪歪又聊了会儿,她去了趟卫生间回来,空姐已经离开。

待她坐下,宫池奕便微侧首,低眉的角度望着她。

吻安转过头,正好,“见完你爸,这个月都过完了,回国之前帮我查点内阁资料,可以吗?”

男人慢慢收回视线,指尖随意捻了一本杂志,漫不经心的低沉,“我有什么好处?”

“娶到我不是好处么?”她几乎没想的应了一句。

宫池奕又看过去,薄唇没有弧度,棱角也没有变化,只有眸底漾着略微的笑意,“挺有自信。”

转而不冷不淡,“娶了是要用的,我还没拆封,没见好处。”

她瞠目盯着他,早知道这样,他被拦着让她找别人去,别跟她摆脸色不就好了?

当然,这话她没说,一直到进了宫池家大院,两人也没怎么交流了。

…。

两人一到,家里显然热闹起来了,出差的宫池胤跟他们也是前后脚到家,佣人们有序的穿梭伺候着,一个个都没少偷看新的少夫人。

老爷子出来迎了几步,然后在沙发主位坐下,手里依旧是橘子,偶尔往嘴里送。

这是老爷子的习惯了,别人文玩核桃一类,老爷子就是吃橘子,家里人都习惯了。

但是闲聊途中,老爷子大概是和顾吻安聊得来,顺手就给她递了个剥好的橘子。

吻安必然要接,不爱吃也得吃,说实话,很凉,还有点酸,她却半点没表现出来,学着老爷子慢条斯理往嘴里送,很优雅。

宫池奕看了她两次,她都没搭理他。

直到她吃到两颗橘子籽儿,秀丽的柔眉微微蹙了一下,并不明显,身侧的男人却忽然伸手接在她下巴处。

没有一点预兆,他就那么抬手接过来,刚刚好的瞬间,刚刚好的自然,约好了似的默契,让她把籽儿吐他手心里。

微愣神,老爷子也看了过来,似乎才意识到这个。

一旁的宫池鸢却笑着,“小两口挺恩爱呢,爸,这回您不担心了吧?”

吻安愣着神的时候,男人低低的开口:“手很酸。”

她这才凑近了,吐了两个籽儿,略略的难为情,其实她可以吐自己手里,但又不能让他白绅士。

主要是,她明明说了最近不想看到他的手。

更甚,晚餐时,宫池奕也在照顾她,看似体贴,一双完美干净的手没少在她眼前晃,像在报复她。

时间没像她想的那么难熬,很轻松,转眼已经是晚间,两人回了宫池奕那个阁楼。

宫池奕大院很大,格局颇具中式风格,四个兄妹的寝居分别四个方向拥着老爷子的主宅。

佣人走之后,阁楼只剩他们俩,原本她想照顾他休息,但宫池奕去了书房,看样子一时半会不睡。

------题外话------

池男神故作矜冷:听不懂外语?知识是个好东西。

安美人冷脸:我找七嫂学去,学他个二十几种!

*

偶尔,你们的老宫总会做些细小而很暖的动作,比如托脑杀,这回又来个手动垃圾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