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好像她做了亏心事/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挂了电话,郁景庭握着手机好久都没放下,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心情开朗,眉梢轻轻融化。

秘书把刚整理出来的一摞文件抱进来,恭恭敬敬,“郁总,您要的东西,还有一部分我下班前一定弄好。”

他却收了手机,顺势拿起外套,淡淡起身,“不用,都让他们下班吧,太晚吃饭对身体不好。”

后来秘书把他的原话传下去时,一众人下巴都要掉了。

这怎么能是淡如墨竹的郁总说出来的话?

“他不是说今晚必须加班吗?”有人捂着胸口,“居然这么体谅我们的身体,感动!”

秘书笑了笑,“郁总已经走了,收不到你的感动。”

郁景庭开车到了上一次跟她吃饭的餐厅,点了同样的菜,一个人竟是如此认真而享受对待平时不怎么重视的晚餐。

越到深秋末尾,仓城天气越多变,但窗外雨水与他的惬意倒是相得益彰。

唯独不那么完美的,是他眼前、窗外那一片夜景里多了梁冰和柯锦严的身影。

梁冰下车,直接进了酒店,柯锦严打着伞终究没有追,只是定定的立着,然后的收伞上车离开。

郁景庭慢条斯理的用餐,看着梁冰朝他走来,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转手握了温热的白开水。

梁冰身上有点湿,但优雅不减,从包里拿了一个小小的信封放在他面前,“干爹让我转交给你。”

郁景庭接过来放到一旁,让她坐下了才问:“他在仓城?”

梁冰想掸掉身上的水珠又觉得不合适,正好拿了桌上的帕子擦拭。

郁景庭视线淡淡扫过,没说什么。

她道:“每年这个月他都会来苍城你不知道么?”

郁景庭自然之道,只是这时间不对,月底他才动身才是。

正好侍者送了餐厅里专用的手帕,看到梁冰已经擦拭完毕,也就愣了愣。

郁景庭只微微颔首,示意侍者可以下去了,梁冰却看了看手里高贵银的帕子,看了他,“你的?”

他只淡淡“嗯”了一声,梁冰说洗完还给他,他也说‘不用。’

意境极好的晚餐,因为这个插曲而失了兴致,提早结束,一向绅士的郁景庭也没说送梁冰回去,拿了信封打过招呼便走了。

梁冰坐在位子上看着帕子,又看向窗外,离开时仔细叠好的帕子收进包里。

…。

郁景庭看过信封里的内容后长久皱着眉,思来想去后并未想到那时已是深夜,电话已经拨过去了,而且她很快接通。

爷爷住院后,吻安养成了手机永远开机的习惯,睡得刚迷糊,抓过来就接了。

“喂……”声音没有清雅,迷糊中浓浓的困意,没听他说话又纳闷的“嗯?”了一声,移开手机看屏幕。

有一瞬,郁景庭升起歉意,她说要拍夜景,估计刚合眼。

她却在看到他的脸之后直接问:“古先生那边有回应了?”

郁景庭“嗯”了一句,把信封里的东西展开放在手机前,一边说话,“你不是想借助他的人力么?比上一次确定,东西最后经过宫池奕手里。”

事件分析和照片她都看完了,但微蹙眉,想到了晚晚的话。

宫池奕那么聪明,不会让人轻易查到,早一步转移到聿峥那儿了吧?

可她没提,只撑着上身趴在床头,半阖眸眼,“既然这样,宫池奕这边我想办法,当初我妈出事的来龙去脉,他应该也能查到一些吧?”

郁景庭看着她困得磕脑袋,长长的睫毛几乎搭到屏幕上,俏皮的颤着。

他嘴角微微的弧度,“困的话你先睡,改天找你细说。”

吻安先是点了一下头,眯眼看着他的脸,倏地,她睁开眼。

怎么会有郁景庭的脸?

电话那头的人看着她的反应,笑意深了深,嗓音平淡,“我打的视频电话。”

吻安一双眉头急促打结,惊愕的盯着他,又一把扯过被子,有些失控,“你都看到什么了!”

男人声音淡淡,又略微的笑意,“似乎,都看到了。”

她里边没穿衣服,就一件睡衣,趴着把手机放在身下,视角的确暧昧。

但其实裸露只是一闪而过,接下来就是她干净的皮肤和清晰的睫毛,他却起了玩笑的兴致。

听到她在那头自语“要疯了!”,然后才忽然冲他没好气,“你还不挂!”

土到连通讯录备份都不会用的人,疯了才忽然给她打视频么?

郁景庭好脾气的笑,“好,你接着睡。”

放下电话,他睡不着,起身进了浴室,淋浴下的放松变得分外享受。

…。

翌日,吻安醒来,昨晚的插曲让她有些烦,想到的是爱丁堡跟宫池奕那一晚。

不迂腐,却忽然觉得做了什么亏心事。

给宫池奕打电话时她赖在床头,“醒了么?”

宫池奕微挑眉,低低的提醒:“快十点了。”

她皱眉,看了时间,‘哦’了一声,然后抿唇沉。

宫池奕单手把领带弄好,低眉看了屏幕,秒数跳动着,她却一直没说话。

浓眉轻捻,清晨的嗓音尤为醇澈,“怎么了?”

顾吻安这才撩了撩长发,“没事,你一直不打电话,我就看看你在忙什么。”末了才问:“吃药了么?”

宫池奕的轮椅停在卧室门口,直觉的蹙眉,“心情不好?”

她自己说拍戏很忙,让他少打电话的,现在好像在怪他。

吻安沉吟片刻,表达随意而没有章法,“……没,我还有两天才能回去。”

宫池奕低眉之际,薄唇略微勾起,“想见我?”

她皱眉,“没有啊。”

男人只继续勾着嘴角,嗓音却是平稳无奇,“嗯,那就挂了,起来去吃早餐,我去公司。”

展北见三少出来时眉梢晴天。

上了车,听他在后座沉声:“下午的会议提前,把油箱加满,傍晚去荣京。”

很突然的行程,展北愣了愣,随即想到了太太去荣京拍戏了。

荣京阴天。

吻安放下电话闷闷的起床,倒不是不习惯宫池奕的冷淡,忙得太晚,身体疲惫。

这几天都是夜景,所以她慢条斯理的起床,不叫外卖,拿了外套出门物色餐厅。

灵感喜欢与孤独不期而遇,所以她喜欢一个人安静享用餐点,透过玻璃看街头行人。

然而在酒店外的长街走了没多久,脚步怔怔的顿住,盯着对面闲庭迈步走来的男人。

皱起眉。

郁景庭刚下车,外套都没穿上便见了她,干脆没穿,声音一如既往淡淡的调子,“很惊讶,昨晚不是说了抽空找你细说?”

------题外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