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你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站在几步远处皱着眉,半晌才‘哦’了一句,除此之外,她居然找不到可以回应的话了。

目光微转,也没见他带行李,看来不是工作需要,单纯找她谈事来了?

想到昨晚的尴尬,她就柔唇微抿,双手放进大衣袋里,也淡淡看了他,“你吃饭了吗?”

原本她要慢悠悠的散步物色餐厅,现在只能就近挑了一家。

环境是不错的,低调的装潢却很有特色,悠柔的音乐缓缓流淌,甚至过分透着浪漫的气息。

“东西呢?”刚坐下,她打破沉默,气氛也就显得平常多了。

对面的男人却只淡淡微挑眉,“先吃饭。”复又看了她,“刚睡醒么?是不是没吃早餐?”

顾吻安略微的蹙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淡漠五官依旧,感觉却怪怪的。

把热茶捂进手心,一手手背碰了碰脸颊,“很明显么?”

她是刚睡醒,但也不至于形象不佳。

郁景庭这才略微笑了笑,“昨晚睡那么晚,不怪起不来。”

提到昨晚,她就极富力度的瞥了他一眼,却见他嘴角笑意更甚。

吻安又不能把他怎么样,只好低眉自顾喝茶。

点的菜不错,两个人吃得不急不缓,只有轻音乐的气氛最终由郁景庭打破,抬眼看了她,“希望和宫池奕发展到哪一步?”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她柔眉微蹙,略不解的看他。

郁景庭已经收回视线,餐巾擦拭嘴角后开始舀汤,简单的动作下话语显得随意了,“‘无际之城’最后经宫池奕的手,他最可能知道在哪,以你的性子,他追求你,你不将计就计么?”

她这才开始继续吃东西,一切也都自然而然,没说她和宫池奕隐婚,只道:“我有分寸。”

看了看他,“你帮了我不少,以后我自己来吧。”

也有些突然就又要跟他撤开距离了。

郁景庭似乎不惊讶,淡淡的表情,又有些温和,“不是还没见到古瑛本人?”

她接话:“这个月他会回仓城。”

这让对面的人轻轻隆起眉峰,随即淡笑,“哪来的消息?”

记得他并没跟她说起过,消息总要分几次疏通,每次见一个面,挺好。

她没回答,因为说北云馥告诉她的,还要解释半天。

郁景庭也没多问,把梁冰带来的小信封给了她。

走出餐厅时原本的阴天飘起毛毛雨,走路来的两人只能站在餐厅门口等车。

“晚餐也一起吧。”郁景庭忽然道。

顾吻安转头,微微仰脸的角度,“我最近都在拍夜景。”

“饭总要吃的。”他淡淡的把话接过去。

她的眉头蹙起,“你没别的事么?”

男人勾了勾嘴角,“你好像,真的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吻安听到这句时脑子里千回百转,有些懵,也就一直盯着他,什么日子?

他却没把话说下去,只道:“这儿也不好把车开进来,我去买把伞。”然后转身迈步进入毛毛雨中,一点点身影就模糊了。

而她还皱着眉,今天到底什么日子?

俗不俗套的都想了一遍,无非就那么些,最后锁定在是不是他生日的问题上。

十几分钟后。

郁景庭买了一把青烟色的伞,估计只有他这种性格的男人才会选的颜色,稳稳的踩着步子从细雨中返回。

大半把伞放在她头顶并肩往酒店走。

因为想着日子的问题,她连他为什么只买一把伞都忽略了。

侧首仰脸,完全无悬念的问他,“你生日么?”

郁景庭似是愣了一下,低眉看她,又弯了弯嘴角,她已经淡淡的一句:“不会给你送礼物的,没空买。”

他笑意更浓,也不说什么,一直到酒店门口。

吻安走进去之前,郁景庭收了伞,“餐位订好我通知你。”

是叙述不是征询。

说实话,这种特殊的日子,出于礼节她都应该陪着,但是她也看人,就算让他帮了不少忙也没觉得自己欠他,也就不想再在生活中有更多纠葛。

还是那句话,她不想靠他这类人危险的人太近,有一个宫池奕就够她应付的了。

“下午拍戏,结束时间不一定,吃饭时间很短就要继续拍夜景了。”她如是道。

郁景庭淡淡的一笑,脾气很好,“没事,我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