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我不会让自己有危险/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若是现在点头,也许会被拆骨入腹。

识趣的抿了抿唇,闷闷的从他怀里抬头,“你把衣服帮我扣上!”

宫池奕非但不配合,手还在她胸前作乱,语调却是沉了沉,“要不要解释,郁景庭怎么又知道你生日?”

上次是知道她不吃什么水果,现在又知道她身份证上的生日,有这么巧?偏偏怎么都查不到他的详细信息。

吻安听完他的话却愣了愣,“我生日?”

她不是啊。

他站得累,翻个身自己靠着门板把她拥在怀里,也淡淡的改口:“是不是他生日我不知道,你身份证是几月几号你自己不清楚?”

说罢危险的睨着他,“同一天生日,特意从仓城跟到荣京庆祝,用心良苦。”

那时候她才微微张嘴。

很久以前她就好奇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她的生日和身份证的日期对不上,只是后来逐渐习惯过二月的生日,身份证上的没管过。

爷爷曾经跟她说是登记那天工作人员手误,此后便没改。

她忽然想,郁景庭莫不是以为她跟他一起生日,特地过来庆祝?也许晚餐后还给她备了惊喜?

否则,他那种人,如果只是他自己生日,哪有理由贸然过来?

宫池奕不知她所想,听完微微弄眉,“你是不是顾家亲生的?”

日期都能被登记错。

吻安瞥了他一眼,又把自己稍微退出来,言归正传,“我看你下午没怎么吃,饿不饿?”

“吃药了么?”

“站着累不累?”

她陆续问话的过程,他只是盯着她,半晌才悠悠然道:“饿你也不让吃,站不住也不让睡,问了何用。”

顾吻安有些想笑,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怎么经过考虑的低喃:“你自己进不去怪谁。”

几乎话音落下就感觉他眼神暗了暗。

她回神,往后退了退,清傲的拨了长发,“那些跟你传过绯闻的女人也很冤,她们知道你根本不得其道么?”

男人薄唇一抿,看着她侥幸的小得意。

指尖别进裤兜,嗓音冷魅,“敢不敢往前两步再说一遍?”

她早已退到安全范围,绝美的脸微仰,眉尾浅浅笑意。

脱下他给的大衣扬了扬,“湿了,我去给你弄干。”

若无其事的转身,走了两步又转头看他,轻轻淡淡的,“你要一直站着么?对腿可能不太好哦。”

宫池奕闭了闭目,绷着脸盯着她往前走的脚步。

女人真是越惯越翻天!她现在俨然大写加粗的肆无忌惮、有恃无恐、胆大包天!

睁眼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现在确实拿她没办法,等腿好了再治她。

…。

吻安再出来时,他已经在沙发上缓着。

走过去,微微蹙眉,“难受么?”

说着话,很自然的要帮他按按腿,男人却定定的看着她,“不打算回答我?”

嗯?她仰脸,“生日的事?”

说到这里,她挪了挪跪在地上的膝盖,继续按,又淡笑,“你既然知道我身份证今天生日,好像没给我准备礼物?”

宫池奕淡淡的看了她,“你生日在二月。”

“你怎么知道?”吻安停下动作。

他微微挑眉,薄唇无声。

第一次见她,就是几个朋友庆祝生日,又一路飙车去文身,大概也是因为她生日的日期存在乌龙,所以当初找她那么难。

原本给他按腿,不知怎么,她就坐到他怀里去了,手被握着。

好一会儿才听他忽然低低的道:“每次不在身边都不安分,我若走个一年半载的,是不是结婚证都作废了,嗯?”

她忽然看了他,“去哪?”

虽然印象里,宫池奕就极少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居住,但以前没那么敏感。

他却把话题转开了,“来之前去看过你爷爷,状况稳定,不过……”

吻安被他换来换去的话题绕晕,皱起眉,“你是回伦敦还是去墨尔本?”

他最常去这两个地方。

宫池奕依旧没有正面回答,只问:“余歌在墨尔本,要不把你爷爷转过去?也许情况会好转一些。”

她坐直了,盯着他,因为他的回避而板着脸,“你是不是又有事瞒着我?”

他这才微微勾了嘴角,只笑意很淡,“没有,只是出去做个检查,不会很久。”

她依旧盯着他,显然是不信的,但是他不说,她也就不多问。从他身边站起来,“不想说算了,很晚了,休息吧。”

他握了她手腕,抬头,“不高兴?”

顾吻安微抿唇,转过身来看着他,“是不是跟‘无际之城’有关?”

宫池奕看了她一会儿,顺势起身,“你太紧张了,跟它没关系,我也不会让自己有危险。”

------题外话------

男神,你的话能信?(有3更~)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