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池公子一点也不迷人/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没说话,只抿了唇,片刻又刻薄起来,“腿不在乎,但生死另论,毕竟我不想太年轻守寡。”

宫池奕被她堵得说不上话,嘴角似抿微勾,“我配合去余歌也可以,前提是你要乖乖的,否则我没法安心治疗。”

吻安侧过脸,“我不是一直很乖?”

宫池奕弯起嘴角,“非得给我头上弄一片绿草原才算不乖?”

她抿唇,“我跟郁景庭本来就没什么,每次巧合都是你多想。”

男人挑眉,“了解你的喜好可以是上网查,但知道你身份证生日,特地过去给你庆祝就罢了,西墓园那种地方都能一起出现?”

更可气的是雨夜中搂着她的模样。

顾吻安却柔眉微弄,“池公子,男人太计较一点也不迷人。”

宫池奕看着她漫不经心的模样,抬手弹了她脑门,语调矜冷,“扔一堆阿猫阿狗来,你看我跟他们计较么?”

说什么也说不过他,她只好往他旁边又靠了靠,“你放心吧,我除了照顾爷爷就是拍戏,什么都不做,每天至少一个短讯跟你报备?”

男人深冷的五官这才好看了些。

吻安继续扮演乖巧,时不时给他夹菜,许久才忽然看了他,“忽然觉得我很亏,当初勾搭你,是想找到东西,查些资料,可是什么都没得到呢。”

也怪她忽然同情他,怕被内阁牵连,都不想通过他去查了。

“觉得我没什么用,所以呢?”宫池奕略略的眯起眼。

她美眸微转,不是不敢说离婚之类的,是她这段时间居然就没想过这件事。

所以对着他也只无害的浅笑,“就是吐个怨气而已。”

宫池奕沉默稍许,倒是定定的一句:“回来就帮你弄清楚。”

她没说话,也没表现出多强烈的渴望。

宫池奕小心的提到她的父亲是在返回医院的路上,看了她的表情问:“你父亲……还有兄弟或者密友、徒弟一类的人物么?”

吻安敌意不大,声音淡淡:“问这个干什么?”继而也回答了:“他是独生子,记忆力都是独来独往很神秘,至于徒弟……我算么?”

男人弄了一下嘴角,她当然不算。

他的人从国外追到国内,两次领教了古瑛的it技能……哦不对,算是顾老病房监控的事,就是三次。

根据资料对比,极度类似她父亲顾启东的手法。

话题就此过去,她依旧留在医院,坚决不让宫池奕陪着。

回香堤岸路上,宫池奕给聿峥拨通电话:“顾启东独生子,生前行踪隐秘,不好判断,但古瑛跟他必然有关联,你继续盯吧看看到底跟旧派有无关系,‘无际之城’在他手里,他总会有下一步动作。”

挂了电话,宫池奕对着展北嘱咐:“荣京政界最近比较乱,沐寒声想推新总统,旧派为了保住杜峥平死盯着‘无际之城’,怕会连累她,我走后让老四来仓城呆一久。”

展北点了点头,“您放心。”

…。

宫池奕隔日一早离开,她收到短信了,信誓旦旦的回了一定乖乖的让他不用担心。

然,同一天她就遇到了很久没见的柯锦严。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