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可能依依惜别惜到床上去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展北点了头,才道:“余小姐催您过去了。”

他刚回到余歌那儿,余歌皱眉看了他一眼,“打着来跟我治病的名号忙公务,别哪天砸了我的招牌,我今年奖金的希望都在你这儿呢。”

宫池奕微挑眉,“单身女性挣那么多钱做什么?”

余歌瞥了他一眼,“垫着睡不行么?”

总提她单身的事,又不是永远嫁不出去,真是。

男人淡笑,“我家里兄弟不少,给你介绍?”

“拉倒。”余歌撇嘴。

…。

顾老中间偶尔清醒,但说不上几句话,医生说总体状况还算稳定可以不转院。

吻安每天住医院,也加紧步伐拍戏,以前大家都知道她爱玩,时常酒吧、馆子轮流转,但连续小半月她都拖着整个剧组加班加点,倒也没人敢说二话。

接到于馥儿的电话时有些意外,不知道她怎么得知剧组缺了个原本签好的女配。

“我做替补怎么样?”于馥儿开门见山,“女配正好有骨折的戏吧,我这货真价实演出来总该差不了。”

吻安语调里大多是官腔,“于小姐是影后,演技没人质疑,只是……”

“上次告诉你古瑛到仓城了,我好像没要什么好处?”于馥儿道。

言外之意,一个小配角换一个帮忙,正好。

快挂电话的时候,那头才又问了一句:“东里智子的戏份拍完了么?”

吻安终于明白她要宁愿配角的原因,“没,东里最近忙家族的事,之后过来补拍。”

挂了电话,吻安还挑了挑眉,没想到于馥儿倒是挺放得下架子,女配和东里对手戏其实也没几场。

当晚北云馥去找聿峥,两人不知道聊了些什么,一直到后半夜。

而吻安接到了晚晚醉意浓浓的电话。

“你该不会又跟聿峥吵架了?”她休息,盘腿而坐,难得晒到阳光。

北云晚淡声,“什么叫又,我在他面前忍脾气忍了二十年,什么时候真吵过?”

吻安没说话,电话那头也安静了会儿。

片刻,晚晚飘然落落的声音传来:“这回估计是真要跟过去saybye了,他们独处了九个多小时,可能依依惜别惜到床上去了。”

惜别?

她蹙了蹙眉,“因为于馥儿要来仓城么?”

晚晚懒懒的醉意,“你也知道啊?”

吻安沉默片刻,道:“你要是觉得值,就多等等,虽然东里眼光好估计看不上于馥儿,但也不见得她对聿峥多坚定,但愿你守得云开见月明。”

北云晚笑,“我哪一点像备胎?”

略微叹口气,继续:“毕业之后我荒了一年多了,想找点事做,比如先找找我亲生父母,然后认真做个白衣圣手,你觉得呢?”

“你想做的我都支持。”吻安靠着窗户,半玩笑,“说不定你是比北云家还大的大户千金呢,到时候让聿峥倒贴你。”

晚晚一笑,“不说了,我到家了,想吐。”

吻安都没得及叮嘱她注意身体就挂了。

北云晚下车后脚步却顿了,盯着她公寓外冷然而立的男人,逆着路灯光容颜深沉。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