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胸口空落落的慌/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内阁动荡,或是荣京军政风云,在官方开腔之前,外界并感觉不到硝烟。

吻安看到有关荣京新总统票选的话题时,看了病床上的顾老。

如果没记错,她小时候爷爷参加过类似投票,但妈妈去世后与军政彻底没了联系,连种种徽章都被没收回去了。

这事她并不十分关心,就是不知道身在内阁的宫池奕会不会跟选举有关?

她试着打过电话,宫池奕没接,后来回了短讯。

两周后又是半月过去,她的电影拍了快三分之二,听到了新出台的影片审核制度。

她才知道新总统居然已经上位了。

对此,几乎所有人都是一个反应:居然这么快?

是的,旧派发起的提前选举,支持杜峥平连任,却被宫池奕打了个措手不及,反而成全了新总统。

旧派上峰当晚对着所有人摔了选举结果:“谁告诉我宫池奕为什么会在这里!”

情报明明说他在墨尔本养病。

“谁又告诉我,他手里为什么还拿着‘无际之城’?”而柜子里那个假令符被摔得粉碎。

此后想要控制荣京的可能已经非常渺茫。

那些天内阁里气氛极度压抑。多少人看着宫池奕的轮椅恨得咬牙:早不该掉以轻心,就算他瘸了腿也该把他弄死!

当然,古瑛逃不过波及。

上一次见面的男子被训后少不了为难古瑛。

“当时为何不说清楚这是假的?”

古瑛淡然立着,“是你不信。”

明明是他最后沉默,没有坚定说明那就是假令符!

男人冷然笑了笑,“难怪当初内阁怀疑你心志不坚。……你若想证清白,就把东西拿回来,给了你这么久的时间,到如今弄得一团糟!”

办事不力的废物。

古瑛双手略微背后,并无多大的波动,“定局已成,就算荣京新总统过不了考察期,沐寒声也自有办法维持权利,再者……”

古瑛略微挑眉,道:“‘无际之城’本属顾家,我不给,反是情理之中。”

男人忽然看向他,眯起眼,“你想脱掉旧派这层皮?”随即冷笑,“别忘了,仓城还有你亲人,老的死了还有小的,我不急,就看你什么时候把东西弄回来。”

古瑛背后的手握了我,金丝眼镜后的目光微微冷厉,“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以为。”男人笑了笑,作势转身离开。

身后,却是古瑛淡到极致的声音:“都知道我抛妻弃祖、已无人情,顾启东已死,你威胁不了我。”

男人转头盯着平静的眼片刻,那真是一双清风道古、已无人情的眼。

也冷然一笑:“那就看看是我们足够残忍,还是你足够无情。”

…。

当晚,郁景庭接了一个电话。

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抓起外套直奔她和顾老所在的医院。

医院外一片寂静,无法嗅到是否危机蛰伏,下了车,郁景庭径直往里走。

她并不在病房隔壁,护士说今天上午出去后没回来过。

郁景庭少有表情的淡眉终于拧起,胸口空落落的慌。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