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可以不生我气了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遭惊声四起,令人心慌。

郁景庭从拉开车门,到把她拽出去仅仅用了两三秒,已经是一个极限,他却还把她护到怀里滚落一旁。

郁景庭不似宫池奕那些人物的身手,他就是个行字运律的斯文人,平时的淡漠只是无形的杀手锏,这个时候是排不上用场的,必定受伤。

车尾旋带锋利的冷风扫过,顾吻安只觉得身体重重撞到地面后又被沉重挤压,有一瞬间喘不上气。

胸口有些闷,有些慌,听到了他的闷哼。

“郁景庭?”她试着喊了他。

没有回应,只有黏糊糊的东西落到她皮肤上,从温热到冰冷。

现场有几辆车子相撞已经不在她的思考范围,甚至她都不知道一下子从哪儿冒出来那么些人把她和郁景庭都送到了车上,一路驶向医院。

昏迷的郁景庭被推进医院时,脸上还保持蓦然的冷肃。

她被人从身后扶住,“有伤哪儿么?”

吻安顿了顿,看向侧首,因为意外看到宫池彧的脸而微皱眉,然后轻摇头,“我没事。”

宫池彧松了口气,真怕三哥回来扒他的皮。

宫池彧坚持让医生给她做个检查,他跟医生交涉时,她就坐在旁边,平时吊儿郎当的四少跟医生交流起来倒颇有运筹决策的沉稳。

“他让你过来的么?”宫池彧回过身时,她忽然问。

他也就点了一下头。

…。

吻安身上没有伤,就是事情太突然需要缓一缓,检查完出来时宫池彧又抚了她,又招了招手,几个人把手里各色夜宵摆到病房里。

“三哥说你拍夜戏晚餐不规律,估计你今晚没吃吧?”宫池彧还算周全,让她坐下后开了夜宵。

“三哥说不怕你长胖,多吃点!”他笑了笑。

吻安看了看他,“他什么时候回来?”

受惊后独自坐在长椅上的短暂时间,她忽然就想念某个染着纪梵希淡香的气息了。

宫池彧摇头,“不清楚,他的事都对外保密,不过……旧派算盘没打好,新总统苏曜都上位了,最近应该不会有大风大浪。”

“嗯……”宫池彧看了看她,略微犹豫,“周围的安保你不用担心,你没事我就不过来露面了。”

吻安浅笑,“怕被捕风捉影,跟我传绯闻?”

毕竟但凡靠近她的男人一个也逃不过。

这么容易被看透,宫池彧呵呵一笑,传绯闻事不大,传到三哥耳朵里,那他这条命可能不太够用。

他走时,吻安抬头说了句“谢谢。”

…。

郁景庭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六点左右才悠悠转醒,那时候她还在睡。

睡梦中也能清晰感觉脸颊的酥痒,所以她醒了。

睁开眼见了黑影坐在床边,想也没想就出手。

郁景庭本能的避开,随即就是疼痛。

“嘶……”低低的抽气声。

她愣了一下,按亮灯,转瞬紧张起来,急忙去扶他,“你疯了!伤那么重起来干什么?”

花了些时间,挪回到他床上。

郁景庭看着面前的她,淡淡声音气虚不稳,“你没事就好。”

她微蹙眉,不待说话,他依旧望着她:“可以不生我气了么?”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