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含蓄悠淡的告白/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知道他说拿枪抵着她的那一晚。

淡淡几字:“本就没有。”转而道:“你躺下吧,我去买早餐,或者让我也再睡会儿。”

她倒是想当时生气就好了,不用觉得昨晚他救了她是个亏欠。

“早餐让别人去买,你别再出去了。”郁景庭没躺下,只是就着她的帮忙靠在床头。

她要转身时忽然握了她的手,低低淡淡的音调,视线微抬,清郁的眸子一层层浓雾,“……吻安。”

昨晚飞来横祸,对他的冲击很大,并非仅限于受的伤。

其实吻安还很困,毕竟睡得很晚,所以听他第二次喊她的名字,反应并不强烈,只朦胧蹙眉看了他的手。

“你放心,现在很安全,我不会再出事,你也不会没法跟你继父交代。”她几乎带了哈欠的语调。

但这一次,郁景庭并不打算搬出她父亲,或者她爷爷。

“你出事前我一直心神不宁。”他说话语调很虚,目光一直望着她的眼,“那种紧张和焦躁很折磨人,但也令人喜欢。”

吻安眉心蹙着,另一手碰了他的额头,“你是撞坏脑袋了么?”

这一下,她一双手都被郁景庭握着,缓缓道:“西墓园那晚……其实我比你紧张,怕真的伤到你。”

她想把手收回来,又怕把他弄疼了,只能皱眉,“你要不饿就……”

“你懂我在说什么么?”郁景庭轻声淡沉,望着她。

他郁景庭走来三十载,经历许多风雨,但从未有什么让他从心底里紧张,而她一个人霸占了唯一的两次。

吻安听完了,却只有喃喃几个字:“我很困。”

要是他现在不吃早餐,她真的倒下就能睡着。

郁景庭听到这话不自禁笑了一笑,果然是习惯了忽视他,他说什么估计都进不了她耳朵里。

“去睡吧。”他气虚而温和,看着她走到旁边的小榻上说睡就睡,反倒他一直靠在床头清醒着。

从六点到八点,窗外一点点明亮起来,但入冬的阴天还是灰蒙蒙一片。

郁景庭又坐在了她床边,目光并不贪婪,清淡如竹,若有所思。

…。

宫池彧给他三哥打电话也是这样的阴天,特意隔了两天。

“新嫂子一点事没有,放心吧。……折了两辆车,靳南一点轻伤,没别的了……要么是古瑛的人,要么是内阁,就这么两个可能。”宫池彧道。

过了会儿才笑着补充:“新嫂子特意问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看起来相思情重啊!”

总之从头到尾,宫池彧也忘了提郁景庭受伤的事,觉得无关紧要。

直到四天过去,第二次电话,他才无意提了一句,电话那头的反应却很大。

“怎,怎么了?”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宫池奕一猜就知道她会照顾郁景庭。

真是极好一副见缝插针。

宫池彧有些紧张了,“你理顺内阁的事不是还要回余歌那儿么?腿不治了?……有事你给我吱声啊,不然在这儿干什么?”

听筒里男人寒凉一句:“指望你爷明天就是孤家寡人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