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一家人都要助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东里过来的么?”吻安坐下后浅笑着看了东里简。

东里简看了她,算是笑了笑,摇头,“不是,小智不知道我过来。”

仓城的千金、贵少圈里,东里简的确比较年长,当然这不是说容貌上的区别,而是气场和说话的成熟度。

“我是专门来找顾小姐的。”东里简又道。

吻安清绝的面孔微动,低眉斟茶,又看了她,“专门找我么?”

东里简点头,结果她递来得茶说了‘谢谢’,然后道:“我喜欢开门见山,今天跟你说这些,也并不是刻意冒犯,有什么唐突的,还请顾小姐见谅。”

那么冷肃的商场女王对着她这么客气,吻安很是意外,“按辈分和跟东里的友情,我都可以叫你一声姐,所以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东里简身在商场,但顾吻安的传言听了很多,信的却很少,只知道她是聪明人,请她见谅的话,就这么被她三言两语用辈分排称呼给挡了回来。

很显然,后边再说什么,她或许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喝了几口茶,东里简说:“小智心里一直装着你,我想顾小姐应该是知道的。”

吻安只是端着茶盏,不点头,也不回应。

“我是个女人,掌管家族这么几年,总该退下去,我希望今年到明年,小智能够把位置接过去,所以想请顾小姐帮个忙。”东里简几乎没有留半点悬念,直接把来意和目的都说明了。

吻安终于看了她,声音清雅淡然,“我曾经也劝过他退出娱乐圈,但东里的性子你应该比我清楚,直截也坚定,他想继续演戏,那就会继续下去。”

总不能为了逼他退出这个圈子,他们断绝来往?

东里简不紧不慢,优雅的抿了茶,放回桌面,略微笑了一下,“那是因为顾小姐还在这个圈子里,你在哪,小智就在哪。”

所以,是想让她退出娱乐圈?吻安轻挑眉。

可东里简还是摇了摇头,那一刻看她的眼神,让吻安有一种被长辈审度的错觉。

继而,听东里简道:“我是想,能否请顾小姐考虑嫁进我们家,嫁妆和礼仪规矩没那么多要求,只要你陪着小智就好。”

吻安握着茶盏的手怔了怔。

这的确来得突然。

都说东里简做生意方式独具一格,连做事也不例外?

“顾小姐别误会。”东里简又开口,显然考虑十分周到,目光是深重中带了友好,“我并没有觉得顾家衰败而同情你的意思,我可以给你们谈恋爱的时间,不急着结婚。”

吻安柔唇微张,这实在太快了。

就差一点,吻安便问了“简小姐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爱情和婚姻那这么三言两语的简单?”

但是她没有,因为这的确是东里简的死穴,谁要在商场提她恋爱空白、情商低下,第二天可能公司账目难看到就哭着跟她求饶了。

吻安只笑了笑,“外界那么多关于我的流言,你都不担心么?”

东里简轻轻一笑而过,“我一向不信人云亦云的东西。”

吻安最终也只是无奈的看着她,“你可能误会了,我跟东里是不可能的。”

东里简淡笑,习惯了在商场说话的语气,“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顾小姐点头,其他事,我会去办。”

她硬是好一会儿都只能笑着,然后挑了挑眉,“简小姐,我可以好好劝劝东里,或者,干脆我给他多介绍些不错的女孩,但这件事,你还是别麻烦了。”

东里简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在她看来,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没觉得哪里不可能。

片刻,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转而看了她,“是因为三少在追求你么?”

吻安倒是没想到这个,她只想到自己是已婚之人,虽然这婚姻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期,外界又不知道,她不能拿来挡。

只听东里简竟然轻描淡写的道:“没关系,如果顾小姐愿意,宫池奕那边,我可以去解决。”

她皱了皱眉,餐饮连锁女王,和商贾霸主,该多么有看头?

不待吻安说什么,身后传来一声似笑非笑的称呼:“小嫂子!”

她皱了一下眉,已经听出来是宫池彧了。

果然,转头见了四少勾着桃花眼,看着她。

吻安看了他,“巧啊。”

宫池奕到底是引了多少人来?

宫池彧却笑眯眯的一句:“不巧,三哥让我守着你,我这可是辛苦从仓城追到这里的!”

然后他转头看向端肃坐着的黑衣女子,明知故问:“这位是?”

吻安看了两人,给双方做了简单的介绍。

此后桌上安静了。

四少勾着笑意,“怎么,我打扰你们谈事情?”

吻安倒是无所谓,因为也谈完了,不会有什么结果。

东里简表情淡淡,目光几乎没有看宫池彧,喝了最后一口茶,拿了手包起身,“我还有事,顾小姐,有机会再聊。”

吻安笑了笑,也准备一同走,她还有片子要弄的。

…。

吻安走之后,东里简接了个电话晚了一步,宫池彧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车前。

她走过去,倒也在宫池彧面前立住脚,气场不容忽视,但也没盛气凌人,淡淡的问:“宫先生,有事吗?”

四少看了她,总觉得这人没表情,也没温度。

然后挑了挑眉,直接道:“简小姐在商界声明显赫,背后挖墙脚这种事,还是别做了吧?”

背后挖墙脚?

看来是听到她跟顾吻安说的话了。

东里简拿了黑色真丝手套,低头慢条斯理往手上戴,道:“到底是三少要追顾小姐,还是你?”

宫池彧一笑,“优质的嫂子,自然是一家子都助攻。”

这话让东里简精致的眉动了动,“我助攻小智,不也说得过去?”

她抬头看来,微微自信,声音还是低低的,“既然顾小姐优秀到这么受欢迎,那就看看最后哪家赢。”

一边说着话,她左手戴了一半的手套取了下来,皱了皱眉。

宫池彧的目光随之看去。

见了她虎口处的划伤。

昨天高速上他追尾的时候弄的?他皱了皱眉。

东里简已经没表情再次收好手套,“没事的话,四少请便,我还有事忙。”

他却略微一步,颔首指了她的手,“伤口不处理是会发炎的。”

东里简抬眸,看他就跟看小孩子的眼神,笑了笑,“宫先生,跟我套近乎,顾小姐也还只能是东里家的。”

说罢,绕过他往车上走。

宫池彧无语的望了望天,要不是他小时候道德课上得好,要不是昨儿跟她追尾,他哪有这闲情逸致?

不过,她既然这么说,宫池彧桃花眼一勾,盯住她,不信她还能跟三个抢女人!

车门关上,副驾驶也多了个人。

东里简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眉头皱了一瞬间,看了他,“宫先生,我不做载客生意。”

“知道。”宫池彧系上安全带,“东里家实力雄厚,不用载客,那就免费载我一程?”

然后他说要去医院。

到了门口又直接把一向不够言笑的女强人直接扔进了医院,找了个人给她处理划伤。

“小爷不喜欢欠人,以后遇事是不会让着你的。”宫池彧看了她包扎过的户口。

小爷?

东里简嘴角扯了扯,没什么回应的径直走过去上了车。

没等他,扬长而去。

…。

吻安回到酒店,特意去看了东里,余歌刚好走出来。

她看了看里屋,“他怎么样了?”

余歌笑了笑,“还好,给他打了一针,睡一觉起来应该差不多了。”然后立刻问:“你真的不知道三少去哪了?”

提到宫池奕,吻安抿了抿唇,浅笑,“不清楚。”

内阁那边的事基本稳定了,她是真不知道他能去忙什么。

余歌皱了皱眉,“这都十一月了,我这一年算是白忙活了。”然后看了她,“你……知道他腿的事了?”

说到这里,吻安斟酌几许,问:“他虽然是装的,但腿确实没什么问题么?”

哦,余歌挑眉,原来顾吻安也知道了。

眉心皱了皱眉,“也不是,当时受伤真的很重,但坐轮椅纯属因为他懒,什么癌化也是蒙蔽别人。”

结果把她这个主治医院也给蒙了!还一直纳闷为什么新研究的药物出来为什么总不对劲。

“他那时候非要吃药,现在可能偶尔还会有点感觉,但的确不是残废。”余歌笑了笑。

吻安点了点头,又说了几句后看着余歌往电梯走。

站在房间门口,吻安最后一眼看过去的时候忽然想到东里简的话。

家里非要给东里找个人的话,余歌似乎不错的,家庭背景虽然不清楚,但人以群分,余扬能跟宫池奕那么近,兄妹俩差不了。

待她回神,余歌已经没影了。

开门进屋,她拿出手机看了看。

没有宫池奕的讯息,倒是刚走到电脑跟前准备做事,手机屏幕亮了。

屏幕上躺着简单的字句,字里行间透着发讯息主人的淡漠,“你爷爷醒了,尽快来一趟。”

吻安不疑有他,快速划开屏幕,压着略微的激动把电话拨过去。

但是那边并没有接听,这让她眉心紧了。

尽快是多快?她怎么也需要两天把东里的戏份弄完。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