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我给你,一座安安稳稳的城/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郁景庭本身就有伤,煤气爆炸热流窜出厨房之前他只来得及把她弄出去,自己受了殃及。

但看到她滚落台阶一动不动时,所有神经都是紧绷的,根本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疼。

“吻安!”吃力的把她抱起,整个脸有些苍白,素日淡然的声音里多了压抑,“你别睡。”

车子开往城区,身后的小别院已经烧了一半。

…。

吻安醒来时知道自己医院,本能的坐起又无力的跌了回去,原本空白的视野里也多了郁景庭。

借力让她靠在床头,薄唇淡淡抿着看了她,“我叫医生过来?”

她抬头,郁景庭身上不是病号服,也没有狼狈,除了唇色略微苍白之外,依旧是那个淡漠斯文的郁景庭。

“去哪找梁冰?”她很冷静。

梁冰带着爷爷走,而不是干脆把爷爷怎么样,说明胆子也大不到哪儿去,但把小别院炸了,看得出这方面很谨慎。

“会找到的。”郁景庭脸色淡了淡,转手把造粥端过来,“你先吃点东西,我去叫医生。”

她没接,只淡淡道:“我没有不舒服。”

郁景庭也不多说,干脆舀了粥递到她嘴边,一定要看着她吃完。

全程都是安静的,吻安想了半天,没想明白梁冰哪根筋没搭对要把爷爷带走。

都在娱乐圈,好像也没必要把她得罪干净,那她就想不出别的原因了。

半晌,目光看着郁景庭,“是因为你么?你跟她说了什么?”

忽然的问话,郁景庭低眉看进她眼里,又放下只剩碗底的粥,淡淡开口:“我对其他女人没兴趣。”

抬手要给她擦嘴角,被她侧脸,接过去自己擦,道:“我没问你,我问她,不然她为什么带走爷爷?”

郁景庭从床边起身,动作显得略微僵硬,语调依旧淡淡,“到时候你问问她自己。”

然后他转身出去了。

不多会儿,医生进来给她看了一番,“片子下午出来,没问题的话今天可以出院。”

医生又看了郁景庭,刚要说什么,他先开口:“出去说。”

吻安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也没兴趣,阖眸靠着。

…。

傍晚离开的医院,一路直接往机场,她并不是不想问去哪,只是午餐里郁景庭放了点东西的,导致她一路浑浑噩噩,提不起半点力气。

下车登机时她已经睡得特别沉。

司机下来想把顾吻安抱出来,郁景庭淡淡的声音:“我来。”

“……少爷。”司机皱了皱眉,看着他本就不太好的脸色。

但碍于他一句话不说两遍的淡漠,只好退到一旁,随时准备着搭把手。

从进机场到上飞机,郁景庭一直稳稳抱着她,看起来不像伤得比她重的人,但司机看出来了,一上飞机,郁景庭双臂估计已经麻木了,看着他伸手想拿什么,手腕抖了抖,又垂了回去,抿唇闭目。

“少爷,您要什么?”司机在一旁候着。

郁景庭看了看她,司机已经转身去要了毯子盖到顾吻安身上,又问郁景庭:“少爷,您是不是该吃点东西?”

虽然是个男人,但毕竟不比他们一般的粗人,折腾这么几个来回也没坑一声,看起来依旧是淡然儒雅,谁知道哪一秒就晕过去了?

“你先坐着吧。”郁景庭淡淡的道,顺势靠回座位闭了眼。

…。

吻安这一睡,竟不知自己都绕地球快半圈了。

她知道‘死掉’的顾启东过得很好,底下不少人效命,所以睁眼从窗户往外看到大半个庄园时没觉得意外。

几乎是她睁眼,就有佣人进来,“小姐醒了?先生在楼下等您。”

她是结结实实的睡了一觉,一下床还觉得轻飘飘的。

楼下沙发里坐着梁冰,窗户边站了一个精瘦的男人,转过来,镜片后的目光看了她片刻。

仓城‘帝享堂’那晚两人谈判许久,但古瑛当时有伤,也看不清她的脸,这么一看,眉头轻轻皱起。

几年不见,长得和她妈妈太像。

吻安温冷的视线落在梁冰身上,走过去,柔唇轻启:“你站起来。”

梁冰挑了挑眉,能看出她现在眸子里淌开的愤怒,却嘴角略微勾着,“顾小姐,到别人家……”

吻安压根没给她多说的机会,转手拿了水果刀就吓得她站了起来。

转眼,她忍着捅过去的想法扔掉刀,一巴掌甩过去,在梁冰扬手就要还回来时偏了脸,长腿半扫。

梁冰被踹到地上时一脸羞怒,又不可思议。

原本以为顾吻安也就只有表面那三分高傲清冷,没想到身手这么狠。

可她看了站在一旁无动于衷的古瑛,只有把指甲嵌进肉里而不敢还手。

站起来,看了顾吻安,声音不大,“能让你来家里做客,就不要太给脸不要脸顾小姐,总之我们还有很多机会碰见的。”

威胁么?吻安沁凉勾了嘴角,“你动我一下试试啊。”

说罢,她笑了笑,“你以为你娱乐圈那点地位很辉煌?别说你,就算你干爹,谁让我和爷爷不舒坦,我照样还回去。”

旁边的古瑛对她的言语是半点异议都没有,气得梁冰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吻安拿了纸巾擦手,既然古瑛在这里,至少说明爷爷还好。

纸巾扔进纸篓,她淡淡一句:“我饿了。”

古瑛便颔首看了门口候着的人。

梁冰就那么看着平时冷厉到没几次笑脸的男人把饭端到顾吻安面前,还陪着坐下,她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洗洗脑。

不是他疯了,就是她瞎了。

梁冰一走,客厅里只剩他们父女俩。

古瑛一直不说话,只是重新摆了菜盘子的位置。

对此,吻安并不领情,冷淡的看着他,“不用装出对我很了解的样子。”

男人微微蹙眉,没说什么。

等她吃得差不多,古瑛才开口:“就在这里住一段日子,等风声过了,再送你回去,或者干脆留下来。”

留?

吻安觉得讽刺,让她留在这里跟他过?

继而,古瑛道:“景庭在楼上,吃完去看看他,一个斯文人,为了你他也受了不少罪。”

放下餐具,吻安并未动容,“我没有逼着他劫走爷爷,也没往他身上捅刀子。”

反而是他一次次的利用她。

言下之意,他怎么样,跟她没有半点干系,她并不关心。

古瑛皱起了眉,“你怎么这么狠的心?”

从‘帝享堂’谈话的那晚他就看出来,她一个女孩子,待人却是锋利而铁石心肠。

吻安听完笑了,“跟你学的,说不定是遗传,如果可以,我倒是宁愿把我身体里关于你的东西都扔了!”

她还是上楼了。

郁景庭刚好起来,在床边,一手拿了衣服还没穿上。

她一眼能看到他侧腹包扎的纱布染了血,也能看到他后背上被炸燃物迸到的细碎擦伤。

似乎是不想让她看到这些,他尽量加快动作套上衬衫,系着纽扣看她,语调淡淡,“醒了?”

吻安走过去,“我就是来看看,多大的伤,能让一个没有人性的男人这么心疼他继子。”

淡凉的语调,透着几分悲哀和心酸,郁景庭看了她,停下系纽扣的手。

起身后低眉看着她,“他对你,也并非无情。”

她笑了笑,“是不是当初走的时候把我和爷爷弄死才算真的无情?”

“……吻安。”郁景庭一直以为她是真的不在意这些,恨他恨得入骨,但这一刻,她其实也渴望一个父亲完整的感情。

她侧过脸,把所有表情也转了过去。

走到窗户边,好久才转过来看着他,“我不想求他,也不想求你,所以请你们别再打搅我了,我带爷爷走,你们那些纠葛跟我没有关系,我至少能保自己和爷爷平安。”

郁景庭眉目淡漠,“怎么保?”

求宫池奕?

她没说话,转过身面对窗外站着。

许久,能感觉郁景庭慢慢走过来,在她身边停住,又握了她双肩将她转过去面对着。

他侧腹有伤,倾身弯腰看她都显得有点吃力,但还是保持了那个姿势。

吻安忽然想到他之前说有话想跟她讲。

“要在一个新城市安家并不难,就算他的身份给不了你完整的家和父爱,你想要什么样的圆满。”郁景庭望着她,嗓音淡淡、平缓,“我陪你。”

她柔眉蹙起,仰起视线看着他。

“你在说什么?”

他的视线一直在她脸上,看进她眼里,淡淡柔柔,“内阁政斗我并不真正参与,也不受牵连,这次事件刚起,就做了这个决定。”

他说:“我给你,一座安安稳稳的城。”

低低的、平淡的声音,又多了很多不同的感觉,像水影画里的墨汁晕染开去。

“我知道很突然。”他继续道,“你有很多时间考虑,但你是第一个我这样对待的女人,虽不太会,但也该好好逑一番。”

“不。”吻安终于插上话,脑子里清晰过来。

被一个淡漠到极致的男人表白,说没感觉是不可能的,可是没有到达那份悸动。

看了他,“我承认,我缺失他的爱,但我不再稀罕。也不需要用谁的爱来弥补。”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