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一直心心念念的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也跟着停顿一下脚步,随即点头,“嗯,东里还在那边等着,我得早点过去。”

男人脚步又缓缓往下,点了点头,“好,走的时候告诉我。”

两人到了门口,吻安先看着他往外走,皱了皱眉,“你要是有事,就不用送我的。”

他一边穿上大衣,一边看了她,没说什么,只是再一次挨近了吻了一下侧脸,“再说。”

然后转身往外走。

吻安在门口站了会儿,看着他走远了才开始换鞋。

…。

余歌一直在医院跟着忙,看到吻安过去的时候刚好放松下来,正在擦手。

因为她不是这个分院的编制,来得又急,并没有刻意穿的白大褂,不过她素来喜欢一身白衣,一眼看过去还真看不出什么区别,所以吻安找了会儿。

余歌先走了过去,“怎么就你一个人?”

吻安笑了笑,知道余歌在找宫池奕,“他有事去忙,应该不会过来。……我爷爷怎么样了?”

余歌这才皱了皱眉,“不好说。”

她转瞬便紧张起来,“什么意思?是情况恶化了吗?”

“这个领域,我也不是很擅长,但我一个门外汉都看得出顾老先生情况不乐观。”余歌看了她,“顾老身体条件本就不行,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是很致命的。”

越是如此,吻安越是觉得当初给梁冰一巴掌太轻。

他们一家子,果真一个个都跟那个男人一样的冷心,无情。郁景庭三番两次的利用她,梁冰也脑子进水了这样辗转爷爷,要跟她干爹邀功么?

“不过你放心,现在这么安安稳稳的调养,还是可能醒过来。”余歌安慰道。

吻安没说什么,就算听了余歌的安慰,她依旧提着一颗心,见到郁景庭之后,她就知道了爷爷根本没醒过,只是引诱她过去而已。

进了病房,她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

仓城这个月几乎每天都是灰蒙蒙的,平时她觉得区别不大,但坐在医院病床边,那种感觉成了心头的沉闷。

看着床上一直安安静静的人,吻安仔细数了数日子,一开始医生就说了爷爷能过这个新年就是很乐观了。

“爷爷。”她轻轻开口:“您都好久没看看我了,都不担心孙女长丑了么?……不然,等我电影真的拿奖了,您就下地帮我庆祝吧?”

她笑了笑,“说起来,我又要去忙了,尽快把电影弄出来,到时候我带您去看!”

吻安从病房出来时,心情是好不起来的,在门口深呼吸好机会才关好病房门,又跟一直负责爷爷的护工交代了好久才离开。

…。

宫池奕到地方的时候,其实已经迟到了两分钟,看起来倒也不急。

快停车时展北从后视镜看了他,问:“太太如果今晚去滨城,是不是让靳南继续跟着?”

靳南跟丢了人,这会儿还在面壁呢。

后座的男人不知道在什么,峻脸侧向窗外,指腹慢悠悠的在腕表处磨着。

片刻,才低低的开口:“梁冰和郁景庭没什么关系?”

之前那栋房子的登记人是梁冰,但那么大一个庄园,她一个三流女星挣不来,自然是古瑛赠的。

怪的是郁景庭竟直接去的那儿,关系浅不了。

展北点头,“目前没什么,不过梁冰工作室的法务顾问是郁景庭手底下的人,其他几乎没有交集。”

这事,宫池奕还是觉得交给聿峥继续查最合适,顾吻安和顾老回了仓城,这个节骨眼,身边是不能缺人的。

下车之际,他淡淡道:“靳南跟着她,你留意医院,别再出差错。”

展北皱了皱眉,人都支走了,三少忘了自己。

对此,宫池奕下车理了理大衣,眉峰微敛,一句:“又不是从前的瘸子,跟一堆人做什么?”

展北不能多说什么,只能点头。

约好的地方,一向喜欢早到的东里简已经等了会儿。

初一眼看到宫池奕走进来,东里简目光往上看,不惊艳,但有些惊叹。

也或许是因为曾经见过两面都是他在轮椅上,这会儿修长的身形迈着步子往里走,冲击力大多了。

她在场上那么几年,见过很多商人,不是大腹便便的俗人,就是张嘴吹牛的糙汉,如此满足观感的非宫池奕莫属。

所以,说实话,她还真觉得小智抢不过人家。

“久等。”宫池奕来到跟前,低沉嗓音,绅士的握了一下手。

东里简只一笑,“还好。”

这算是两个商界巨头的聚首了,彼此对对方并不算熟悉,周遭很安静,空气里都透着浓重的商业气息。

宫池奕看了她,“听秘书说你一定要跟我谈,怎么会想到挑suk合作?”

两家的经营范畴是有差别的,这也是之前一直没什么合作的缘故。

东里简端贵的坐着,笑了笑,“三少的suk一直挂在商业榜首,不想合作也难。”

宫池奕只是几不可闻的动了动嘴角,仅仅不冷场,并看不出什么笑意。

“但我最近,没有回伦敦长居的打算。”他淡淡的一句,算是拒绝了这么大的合作案。

东里简的餐饮连锁遍布世界,每一个城市的主餐饮楼必定有东里家族的印记,地皮这方面,仓城和伦敦找宫池奕就没错。

可惜这次东里简要的不是租赁现成建筑,而是合作建一个楼盘,前期投资东里家出一半,日后餐饮利润也给suk一半。

这样的生意,宫池奕的确没见过。

所谓女人心海底针,忽然找上来,必然没这么好的便宜捡,尤其出自东里简这种在商界熏着成熟起来的女人。他最近又忙,干脆拒绝。

东里简优雅的喝茶,看了他,一直是礼节性的淡笑:“是因为三少想追求顾小姐,所以抽不出空回伦敦长居?”

宫池奕倒也点了头,“可以这么理解。”

他现在出个差那个女人都要折腾出事,哪可能长居伦敦去?

嗯……东里简又一次抿茶,她还以为同是生意人,利益为重,支开这个也曾绯闻累累、放话追求顾吻安的男人,就能给小智和顾吻安创造机会的。

看来爱情这东西,她还真是揣摩不好,三少居然会为一个女人拒绝这么大单生意。

“看起来,三少对那位顾小姐很认真?”她不紧不慢的问了句。

宫池奕薄唇微勾,深眸淡淡,“二十几就不认真,这一辈子那么长,可不就没意思了?”

她挑眉,朝三暮四、风流不羁的消耗时间的确没什么意思。

好一会儿,东里简安静着,想着还能怎么谈下去。

倒是宫池奕先开了口,道:“如果简小姐很看好这个合作,倒也不是不可能。”

这话让她略微燃起希望,放下茶盏,“三少这算是首肯?”

宫池奕低眉看了腕表,指腹略微磨着表盘,片刻才点了头:“嗯,算是。”

东里简已然起了淡淡的笑意。

既然说到这一步,都是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接下来哪怕言简意赅也算是把这件事定下了。

合同拟定由东里简去负责,到时候再碰面谈,项目进行时双方都需要去伦敦没异议。

出了门,展北才皱了皱眉,因为也知道三少没时间去为了一个项目而长时间在伦敦住着。

上了车,宫池奕只淡淡一句:“老四每天在女人堆里都快泡成胭脂味,是该让他活动活动。”

展北这才笑了笑,可不是,合同上也不可能写着非要三少去监工不可。

靠回座位,宫池奕再次看了腕表,又看了手机,她一直没打过电话,如果要去滨城,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

“去机场。”他低低的道。

展北理解他的意思,直接往机场方向开。

…。

吻安也没带什么行李,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和膝盖差不多高。

站在机场口,进去前还是打算给他打个招呼。

“喂?”宫池奕低低的声音从听筒传来,跟下午时一样平淡的音调。

她抿了抿唇,声音听不出什么,轻轻巧巧,“没打扰你谈事情吧?”

“嗯,不会。”他惜字如金,压根没什么下文。

这让吻安皱了眉,低头弄着行李拉杆,道:“我就是跟你说一声,马上就登机我要关机了。”

电话那头稍微安静了会儿,然后听他“嗯”了一声。

“对了,我不在的时候,要麻烦你去看看我爷爷了。”她当然不能忘了最重要的事。

男人依旧低低的一句:“可以。”

这下吻安觉得彻底没什么说的了,“那我先挂了。”

他也还是说“好。”然后终于多了一句:“没别的了?”

吻安顿了顿,刚要拿下来挂掉的手机又放回耳边,“什么?”

听筒里安静着,又略微有着男人走路的声音,甚至越来越清晰,然后一双皮鞋停在她视线里,听筒里的声音也停了。

吻安抬头,愣了会儿。

“话费很多?”他薄唇一碰,淡淡睨着她捏着不挂的电话,说是说着,他自己也不挂,直接放进衣袋里。

“几点?”他看了一眼她的行李箱,问。

她这才挂断,收起手机,“……还有四十几分钟。”

男人冷魅的五官透出一点意味,“专门留时间让我赶过来送你?”

吻安仰脸看了他一眼,美眸清傲:“我请你过来了么?”

他反而嘴角的弧度深了深,脚步再往前迈了小半步,一手拿开了她一手扶着的行李箱,也不管它会滑到哪而去。

转手揽了她的腰,一手托着她的脑袋覆下薄唇,全然没顾忌这是人来人往的机场,也是狗仔最爱蹲点的地方。

吻安懵了两秒,整个人被他裹在怀里,几乎连风都吹不进来,唇齿纠缠深彻,唇肉间他略微吮咬的力道让人进退不得。

双手撑在他胸口略微拒绝,免得她又传绯闻。

男人松开她,眉眼微垂,嗓音低哑,“不是下午回来就一直心心念念么?”

亲了她一下脸颊就一脸不满,非要吻的模样。

她蹙眉,“我哪有?”

他勾了勾嘴角,笑意不浓,“进去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一个吻给弄乱的,她站在原地抿了抿唇,竟然一时间没动静,目光从他眼睛,略过挺拔鼻梁,落在薄唇,最后到了下巴。

被她看了一遍的宫池奕深眸似有若无的意味,俯低棱角。

她这才转头看了被他扔开的小行李箱,伸手要去拿。

可刚伸手出去,他就转手握过来,环在腰上的手也力道一拢,一言不发的将她带到了他的车子边上,拉开门把她扔进去,随即自己也跟上来。

没给她惊讶和质疑的机会,反手拉上车门,柔唇已经被他据为己有,将她整个暧昧的抵进座椅。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