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不想一个人过节/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主子心血来潮,展北自然要有眼力劲儿,早已下车,很识相的拖着吻安那个小小的行李箱溜达一小圈。

车里。

座椅倾斜吻安就勾了他的脖子,模糊嘤咛的推了推他,“很多人……”

车子虽然停在它该停的位置,但人来人往,这也太放肆了。

男人低眉看了她,温热的呼吸试着收敛。

没奏效。

“明天去?”他低哑着嗓子,算是顾及她的感受了。

什么?吻安皱了皱眉,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没得来回应,宫池奕才吻了吻她的嘴角,低低的不满,“你就折磨我吧。”

瞧着他那一脸憋屈,吻安有些想笑,忍了忍,“我以为你今天生气了,以前都会不高兴的。”

“没有。”他很正经的回答,就是表情淡淡的。

吻安笑了笑,“我知道了。”

转而她想了想,看着他,言语间斟酌了会儿,“宫池奕,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如果我会给你带来麻烦,你还愿意跟我继续下去么?”

目光微微凝着她片刻,他才薄唇微动,“给你解决麻烦,显得我生有价值。”

她抿了抿唇,“……我以前,一直想把导致顾家落魄的原因揪出来,算是给爷爷一个公道,现在又迷茫了。”

事情不简单,她不是怕摆平不了,是怕牵连太多,毕竟政界纠葛的那些事,一旦被揭露,为大局考虑,很多人会死得不明不白,甚至不为人所知。

可能爷爷当初不想让她碰这些事,就是这个原因。

“你只管把你的戏拍好,你爷爷就很高兴了。”他低低的道。

她看了他,“你就那么去找古瑛了,他会不会派人跟着你?”

宫池奕略微闭目,“别的我不知道,但你今晚话太多了。”

吻安浅笑,侧首看了他的腕表,“还有半小时。”

“不够。”男人黑着脸,低低浓厚的嗓音。

可话是说着不够,吻却密密麻麻的落下,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去缠绵个够。

…。

战备是掐着登记时间差不多才拖着小行李箱回来的。

彼时车内已平息。

只是他拥着她,餍足之余刻意冷着声,“过去别再给我惹桃花。”

吻安阖眸,眉尾淡淡的笑,“桃花挡道,我又躲不开。”

男人薄唇寒冽:“踩过去!”

她不说话,只是淡笑,但是东里简找她的事也没打算说,总之也没谱,不可能发生的,余歌那个小插曲也不打算说了。

衣服是他脱的,所以最后也是他帮她穿的,吻安从头到尾除了享受什么也没做。

“送你进去?”一切完毕,他又吻了吻她唇角。

知道他的‘送’是抱她进去,所以吻安睁开眼摇头,转身去开车门。

宫池奕还是跟着她到了安检口。

双手别进兜里,昂然立在几步开外看着她进去。说话讲,一个大男人竟十分不喜欢这感觉。

大晚上,亲自送走本该陪他**良夜的女人。

回去的一路上,他都若有所思,心情看起来不怎么样,直到他说直接去公司的时候,展北才皱了皱眉。

也不是没单身过,怎么太太走了干脆一夜不睡了?

…。

吻安抵达滨城时天微亮,晨风拂过,冻得她直打哆嗦。

手里的行李箱忽然被接过去,她才看到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东里。

高大的身躯裹在几乎及踝的大衣里,心里的不满很直接的摆在脸上,也不说话,直接往他车上走。

吻安笑了笑,“这么冷,你感冒还没好怎么过来接了?”

行李箱扔进车里,东里才瞥了她一眼,“跟我就不要说这种废话。”

说实话,东里不常常笑,她隐婚之后更是每天脾气都在恶劣边缘徘徊。

上了车,她才侧首看了他,“还生气?”

东里没说话,抽了纸巾擦了擦感冒不听使唤的鼻子,反手把纸巾扔进纸篓才启动车子。

抵达酒店,为了避过可能跟拍的狗仔,两人几乎没什么停留,从负一层直接上楼,到她房间后,东里看了她。

“我跟那个余小姐,只是第一次认识。”忽然就说了这么一句。

吻安脱了外挑,动作顿了顿,然后浅笑,“我知道。”

东里蹙眉,很明显的不高兴,“知道你还给我点什么鸳鸯谱?”

很明显么?她挑了挑眉,只是刚刚这么想而已,他居然都猜到了。

走到他面前,吻安想了想,仰头看了他,道:“东里,你虽然比我小,但其实也可以考虑了,尤其你家里的想法,必定是觉得你在这方面稳定了,他们才放心,兴许你结婚了,就不会催着你回去接你姐的位子了?”

好在东里的父母还没到非要给他在界内联姻的地步,东里简也很开明。

东里扯了扯嘴角,“缓兵之计。”

下一秒,他又皱了皱眉,狐疑的看着她,“我家里从没提过让我把终身大事稳定下来。”

只是试着让他谈个恋爱,所以相了一回亲,他现在身在娱乐圈,才二十出头,怎么可能考虑婚事?

就算要他离开这个圈子,要掌管家族事业,那这时候成家也还是太早。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片刻,东里淡淡的看着她。

异性里,了解她的,莫过于他。

不过她笑了笑,“没有。”然后看了时间,“要一起吃早餐,还是你回去再睡一觉?我看于馥儿至少中午才到。”

让她顶了一个女配的位置,跟东里有两场对手戏,正好在这里补拍。

这事东里之前就是知道的,但这时候还是皱了眉,“能用替身么?倒模也不错。”

吻安听完直拧眉,“你在质疑我么?”

她虽然年轻,但一进这个行业开始,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工作风格,求真、求实、求完美,严苛起来都能把年轻演员吓哭。

东里闭了闭眼,摆摆手,“当我没说。”不过也补了一句:“北云馥到了你再叫我。”

吻安伸手捉了他的袖子,想了想,纠正道:“北云家的二小姐不喜欢娱乐圈的人喊她本名,私底下可以,面上就叫于馥儿,免得她咬你。”

北云馥进娱乐圈改名,为的就是不沾家里的光,讨厌别人说她靠山硬,所以起初偶尔有人喊她北云馥,她就不高兴。

当然,这里边不包括晚晚,因为无论走到哪,晚晚都叫她北云馥,压根不看她脸色。

东里只点了一下头。

…。

下午两点多,于馥儿抵达。

之前骨折的伤看起来已经好得差不多,看到她接机也没多少表情,毕竟,交情、恩怨都摆在那儿了。

惊喜的是,于馥儿之后,一个美人不顾严寒,优美的脖颈间丝巾轻扬,墨镜底下的红唇妖娆笑着朝她走来:“darling!”

吻安怔了怔,毕竟上次匆匆一别之后也好久没见了,心情有点不受控制。

“你怎么来了?”

北云晚墨镜勾在指间,看了她,“你可别哭,小心眼泪冻在脸上!”

吻安嗤然一笑,又抱了抱她,松开时看了她手腕的地方,看看上次的刀伤留没留疤。

“你想冻死我?”北云晚故作不满的把手缩回去了,然后才笑了笑,“放心吧,没事。”

北云馥在一旁站了会儿,终于开腔:“麻烦你们俩,能挑个别的时间你侬我侬么?”

哦对,吻安忘了自己是来接演员的,身为导演,这事还得做的好一点。

车子一路返回,除了她和晚晚时而亲昵的说两句,北云馥全程闭眼隔绝。

等到了酒店,北云晚去了吻安的房间,直接倒在她床上,她就是属于天资聪颖偏偏不爱利用的人,身体又很娇贵,很容易疲累。

“吻安,我睡会儿,傍晚就得走。”她闭着眼,喃喃的道:“你忙你的去。”

吻安看了她,“你是路过?”

晚晚抱着被子点了点头,“我妈非让我这个当姐姐把她送过来,你知道的,我很孝顺,我妈开口,一百个不愿意也得把北云馥安全送达。”

吻安抿了抿唇。

晚晚是很孝顺,比亲生的于馥儿都孝顺,不然也不会半条命都在供大哥北云稷。

“回爱丁堡照顾稷哥哥?”吻安过去帮她把被子弄好,问。

晚晚依旧闭着眼摇头,“小蝌蚪找妈妈……去荣京。”

吻安点了点头,本来还想问问她跟聿峥那冰块怎么样了,看她已经睡着就没打搅她。

…。

三个人在东里的房间对了对台词,吻安虽然对于馥儿的为人不怎么待见,但不得不说她作为演员是很不错的。

她和东里的对手戏部分的感情理解比她想象的深,演出来的效果也很好。

两个人是见过面的,虽然不算很愉快,不过于馥儿要比东里主动一些,至少晚餐是于馥儿约的他。

吻安回房间时,晚晚已经起床,没有化妆,已然是神清气爽的美人了。

“想吃什么,吃完我送你去机场。”吻安放下包,走过去顺势帮她把一头棕色长发理好。

晚晚笑着任她弄,“最喜欢你帮我整头发了!”

不过北云晚转过身,看了她,“送我就不用了,吃饭我请客,明明我年长,别总弄得好像你在照顾我。”

吻安淡笑,“这还要争?不然我明天去把年龄改大?”

晚晚挑眉:“你改大一岁,我就改大三岁!”

说说笑笑,一直到餐厅,吻安很喜欢这种感觉,虽然这样的友人只有一个。

不过时常不在一起,这点让她在送去机场时心情有些压抑。

北云晚看出来了,皱起眉,“早知道,就说了不让你送。”

吻安站在机场口,抬手撩了长发,轻熟女的洒脱掩饰过去,清眸浅笑,“你去吧,我不进去了,怕迷路。”

北云晚笑,路痴是弱势群体。

之后吻安在车上又呆了会儿,电话响起。

嘴角略微笑意,接通,“喂?”

“忙么?”男人低低的声音,一直很好听。

她摇头,“还好。”

吻安想,他打电话一般都要视频,但是这次没提,而是问:“你住哪儿?”

嗯?她皱了皱眉。

“地址,房间号。”他再次开口。

吻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上次他就是无声无息就在她房间里了。但是她才来一天,他这么来回跑不累么?

片刻,才道:“……我没换房间。”

那头“嗯”了一声,又轻描淡写的一句:“别多想,不想一个人过光棍节而已。”

然后挂了。

果然,今天十一号,她都没在意。

好一会儿,想起他最后一句又笑了,想了就直接说想了,傲娇又不能当饭吃。

不过转念,吻安想起于馥儿也在这里,他的旧爱呢,好巧。

候机厅,北云晚也在接电话,皱着眉,因为被要挟不让挂电话,航班却在催。

------题外话------

情人节快乐~可是帅气宫和安安居然赶上单身节~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