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我现在不想/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没去荣京,去了哪?”聿峥问。

“我真的来不及了,之后给你打过去。”北云晚淡淡皱眉。

聿峥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没什么波动,“你知道我不喜欢被人扣电话。”

北云晚闭了闭目,“我还不喜欢听到你声音呢,你能不能挂了?”

这次她真的挂了,然后关机。

聿峥此刻就在她租住的小公寓,盯着卧室垃圾桶里扔着用过的避孕套,眼里几乎生出一把剑来。

跟她说话时情绪尚且控制极好,这会儿被挂断的电话几乎被他捏碎,胸口压抑的躁火恨不得把整个公寓都烧了!

所以宫池奕给他打电话说多跟着古瑛的时候,虽然一直冷冰冰,但发脾气时间不算多的聿峥直接给他扔了句:“没空!”

然后爽快摁掉通话。

幸好,这没太影响到宫池奕的情绪,一路还是闭目养神。

…。

吻安把时间安排得比较近,中午没有休息时间,午餐马马虎虎解决,回来发现于馥儿没到位。

“她人呢?”吻安看向东里。

东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继续看剧本,事不关己。

吻安皱了一下眉,知道于馥儿从来就娇气,但这次合作还不错,怎么过了一天就要跟她耍大牌了么?

“你们先忙。”她从位置起身,冲片场的人打了声招呼。

从片场到他们住的酒店也不算远,绕过一条幽静的街和一座桥。

吻安知道她的房间号,直接就过去了,但是敲门好一会儿也没人开,只好返回,想着顺利回房间拿一包酒店特供咖啡,不然她怕下午犯困。

走出电梯,刚转过弯,脚步顿了顿,看着自己房间门口的两个人。

最先发现她的是宫池奕,远远地,她都能看出他蹙了一下眉。

吻安还是坦然的走了过去,没看他,看了于馥儿,“开拍了,都在等你,或者有事的话麻烦跟我请个假。”

于馥儿看了看宫池奕,又对着她道:“这就过去。”

吻安没说什么,于馥儿走了,她也要转身离开。

手腕被他握住,她好像才看见他一样,道:“房卡没带身上,你去找前台要一张吧,我还有事,你先休息。”

宫池奕没说话,只是低眉看着她,片刻勾了下巴将她脸蛋抬起,她却是淡淡笑着的,问他:“怎么了?”

她不笑还好,笑着反而让宫池奕眉峰轻捻,“我跟她谈了点事,你别多想。”

吻安笑,“没有。”然后把他的手拿掉,“我先去忙了。”

宫池奕沉默小片刻,点头:“嗯。”

…。

过了不到两小时,宫池奕就悠闲走进她的片场。

双手插兜,也没有过多表情,倒是一直看着她,径直往那个方向走。

吻安看到他是因为他都走到她镜头里来了,生怕她看不见,

皱着眉抬头,他就正好站在她面前,薄唇略微勾了勾。

旁边的工作人员请他让开他也没动静,直到她亲口说“你挡着我了。”他才配合的往旁边挪了挪,

然后他就一直在旁边坐着,不说话不抽烟,也不看那边对戏的人,就看她。

吻安终究是被他盯得受不了,转头看向他。

他问:“早点收工?”

她伸手去拿了杯子,刚要放到嘴边就被他拿过去,淡淡一句:“凉了。”然后递给桑赫倒了热水,又放回她手里。

吻安低头抿了一口,“明天能结束拍摄,所以今天多辛苦一下。”放下水杯,看了他,眉尾温凉弯起:“还是,你要约谁?”

宫池奕顺手拿过她喝过的水,还刻意转个方向,找到她对唇的位置才喝。

然后听他低低的道:“东里简找过你没有?”

这忽然一问让吻安柔唇微抿,难怪他盯了她一下午,监工么?

男人深凉的勾了勾嘴角,“紧张什么。”

话说完,他倒是自己放下杯子,不悦的看了她,“真是看不得我安稳一天。”

他最近几乎都在飞机上,很要命。

最终,她早收工了一个多小时,整个剧组一起下馆子,宫池奕也跟着去,坐在她旁边,而他旁边就是东里。

席间,宫池奕不仅往她碗里夹菜,更是把旁边的东里智子照顾得‘无微不至’。

起初东里还没什么反应,吃得差不多了,才转头幽怨的盯着他,略有咬牙切齿的低声:“我对男人没兴趣。”

宫池奕嘴角微动,顺势道:“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女的?”

东里最近觉得全世界都想给他介绍女人,干脆放下筷子,开了旁边的啤酒。

…。

吻安吃得差不多就被他拉着出了餐厅。

“你招惹东里干什么?”她一边走一边看了他,淡淡的语调。

宫池奕牵着她过马路,步伐稍显宽大,好似有什么事要去办一样,对她的话只是随口一句:“那叫照顾。”

回到房间门口,她刚把房卡拿出来,他已经吻下来了。

吻安皱了皱眉,往后避了避,“你干嘛。”

男人低眉,“不是不生气么?”

她有些好笑,“不生气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只听他很认真的道:“把机场没做完的补给我。”

吻安愣了愣,他这么不辞劳苦的隔天就追过来,就为了这一件事?

他把房卡拿过去随手一刷,拥着她翻身进门之际房卡又被随手扔在地上。

她被压倒房门边,吻热烈悱恻,只觉得手手脚脚都不是自己的了,但胸口微凉之际,伸手撑在他胸口。

“为什么,我觉得这样很奇怪?”她仰起脸。

从古瑛那儿回来之后,他好像也真的不生气,但是这两次每次都让她觉得他心里其实憋着事儿。

他不愿被打断的勾了她下巴,薄唇辗转,嗓音低低溢出:“想知道我下午跟她谈了什么?”

吻安得了空,皱了皱眉,等他放开,才淡淡道:“不想。”

除了这次合作拍戏是没办法之外,她对于馥儿的事都不感兴趣,也不想听那么多。

“一眼情缘很可怕。”他低低道:“东里智子跟她以前见过?”

看来吻安没猜错,于馥儿就是奔着东里来的,但她另一边可还和聿峥有关系。

“她想干什么?”她眉心微紧,“一直跟聿峥关系紧密,晚晚刚打算放弃,她真转头盯上别人了?”

宫池奕看她动气,抬手抚了抚她的脸,“不好么,正好北云晚和聿峥才有可能。”

好?

吻安看着他,“聿峥如果这个时候找晚晚,那叫备胎,那叫凑合,侮辱晚晚而已。”

“果然是习惯了被众多爱慕者捧着,少了就不舒服?”她皱着眉,最可取估计就是那份演技了。

还真是适合演戏,但是把那些心思和演技放到生活中未必是好事。

不过,要东里看上北云馥很困难,她放心了。

这个话题之下,吻安也没心情跟他继续了。

宫池奕看着她,眉间有着一些不解,女人的心思都这么奇怪么?既然聿峥和于馥儿可能性小了,那就正好成全北云晚,挺好的事情,于馥儿再想找谁,该也是自由的。

他这么想着,也就简单说了两句。

吻安钻出他的臂弯后又转头看了他,“你好像觉得我小肚鸡肠的在评价于馥儿?”

其实吻安心里明白,如果这事跟晚晚没有关系,那就跟她也没有关系,于馥儿若跟她只是路人,那她肯定不会这么看待她。

又或许,这里边还掺杂了她曾是宫池奕旧爱的缘故。

顿了顿,她向来的坦然看了他,“你要觉得不爱听,当做没听见就是了。”

宫池奕没想气氛转变这么快,看着她收拾东西要进浴室,在门口才拦了她。

只是低眉看着她,也谨慎的不敢多说什么了。

“我去洗澡。”四目相对无话,她才开口。

这下他彻底看出来,她是真的介意下午看到的,介意他曾经追求于馥儿,毕竟那时候被媒体夸大得很严重,好似他这辈子追女人的热情都用在了于馥儿身上一样。

“从今天起,认认真真的追求你。”他忽然看着低低的道:“直到你满意,肯公开跟我办婚礼。”

吻安先是莫名看了他,而后浅笑,“是挺认真的,从仓城追到这儿,还凑巧把前任一起追了?”

男人薄唇微动,很严肃:“没有前任。”

他压根连表白都没有就发现于馥儿不是她了。

她不喜欢这么纠结小问题,显得很矫情,仰头看了他,道:“没有就没有,我要去洗澡了。”

他没放开她,相反,深眸安静片刻后吻了她,抽走她手里的浴袍扔到一边。

女人生气时若任由她一个人,那你可以做好单身准备了,这话似乎是宫池彧那个桃花罐告诉他的。

吻安再怎么挣扎都躲不过他的吻,从浴室门边纠缠到另一头,被压进床褥里,“惹你生气一次倒也不容易,今晚别睡了?”

这是实话,从隐婚以来,数次装冷漠、不悦的都是他,她几乎没有因为感情而跟他生气的,那晚知道他假装腿残之后情绪波动也持久、不强烈,刚刚却是真的极度不情愿他碰。

她想说话又被他封了唇,片刻才模糊坚定一句:“我现在不想跟你做。”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