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要肾不要脸/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看着她一脸冷清,却不生气,薄唇片刻也不安分,嗓音低低哑哑,认认真真,“我伺候你还不行?”

吻安定定看着他虽然不笑,却是眸底春风的模样,“我在很认真的跟你说。”

他点头,也认真的看了她,“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想跟我生气就发出来,别闷着。”

她只能皱着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依旧不想让他碰。

来来回回纠缠许久,身体都已浑燃欲火,双手始终撑在他胸口。

他腰间挺进的瞬间吻安才喊出来,脾气也跟着带出来了,原本也没多大情绪,反倒被他这一顿强要弄得躁动,挣扎退却反而引得这纠缠越是纷乱而热烈。

一场旖旎,她力气用光了,脾气也在吟语中消磨光了。

男人在她身上流连忘返,嗓音低哑迷欲:“有前任的是你,跟我不愉快也是你,嗯?”

吻安慵懒半阖双眸,看了他,“你以后再这么强来,我跟你没完。”

宫池奕淡淡的勾唇,“没完了好,我精力还不错。”

他说这些话也并没有不正经的风流,只是低眉看着她,似乎每一句都很正经,不知道是不是要刻意把曾经媒体给他扣上的风流公子称号彻底抹去。

片刻,他才啄着她唇角,低低的道:“我给北云家二小姐做过最亲密的事……”

说到这里,他刻意停顿着,望着身下她的反应,看进她眼里,“想知道?”

吻安回过神,撇开视线,“不想。”

男人低低的笑,“最亲密的事,是帮她系过裙子后腰的拉链,手指尖都没碰过。”

吻安凉凉的看着他,柔唇轻扯,“是么?纤腰盈盈,酥胸半露,正常发展便是拉链下滑,否则枉费了你那么完美性感的手,不是么?”

宫池奕听完,眸眼深浓的望着她,眼底铺着薄薄的情爱,却一脸严肃,“安安,你看了多少小人书?剧本都照你这么写,电影能看么?”

吻安向来猜不准他的台词,这会儿也是微愣着,又睨了他一眼,作势把他推下去。

可手腕被他顺势握住,气息凑近,温热的抚过耳畔,“倒是头一次知道你情调如此高雅。”

那一个‘高雅’听说的意味深重。

什么纤腰盈盈,酥胸半露,宫池奕回想,于馥儿在他面前好像并没有特别诱人的时候,那一次他给她礼服弄拉链,也是他没有预兆的走了进去。

那一晚,她接受颁奖,也是他准备正式告白的日子。

当然,为她拉了拉链之后的一切剧情都没了,因为他看到了她腰窝处的刺青,就知道他认错了人。

被他调侃的吻安恢复了力气,手腕想回来,略微挣扎。

他干脆将她双手都捉了,“……我没够。”

…。

沉重的呼吸都透着满足,他总算没再索取,伏在她身上,低哑道:“你是不是给我下毒了?”

然后略微退开距离,指腹微微拂过她唇畔,“只想没日没夜……”

没让他把话说下去,吻安已经瞪着他。

没脸没皮却是真的。

懒得看他,也就闭了眼,淡淡的道:“我若是真能下毒,怎没把你毒死,还留你需索无度?”

转而轻轻冷哼,“男人都这样么?嘴上说着要认认真真的追求,你见过谁追求的时候直接扔床上强来的?”

宫池奕看着她闭目,倒是被问得皱了皱眉。

转而从身后拥着她,“人上了年纪再跟十四五的小青年那么循序渐进,我该等到什么时候才圆满?”

还不如说,他就喜欢简单粗暴。

当然,他敢这么做,自然是因为捏准了她的心思,否则先前那么多铺垫白做了,也白装了。

然,她对他有多少感情,宫池奕心里也清楚,还没深到他期盼的地步,所以他从不舍真的对着她生气。

幸好,至少她不排斥他的缠绵。

这么想着,他竟然又不安分了。

吻安想阻止他的动作,已然被他得逞,似乎很喜欢她的那朵红莲。

她只能盯着他,缠绵的吮吻间艰难启唇,声音被他弄得断断续续,“宫池奕……你要不要脸皮的?”

他吻着她,嗓音低哑起伏,淳厚迷情,道:“要你。”

所以宁愿不要脸。

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这样的人说话了。

…。

反反复复,窗外的天早黑了,屋里一片昏暗,缱绻在空气里越显迷乱。

吻安虽然不如上一次的虚脱,也真的很累,只有柔唇不甘心的动着:“书桌上有笔,我教你写‘脸皮’吧。”

宫池奕看了她,忽然弯了嘴角,几个小时下来,她竟然还在纠结这件事,到底是多幽怨。

他俯首,在她唇角亲了两下,堂皇正经道:“只要肾不要脸。”待她睁眼,还很认真的望着她,全然不觉他那么正经的说那些话有何不妥。

吻安叹了口气,复又闭上眼,澡也不洗了,她要睡觉。

一直说是几天没睡的人却比她都有精神,指尖探过来,低低的嗓音里多了一些严肃,“这红莲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哪天若是真的第二人知道它,我会生气。”

她缓缓睁开眼,没有转过身去,只是忽然想了什么,问:“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有纹身?还这么喜欢?”

宫池奕只是吻了吻她的后颈,不回答完全,只道:“喜欢就是喜欢。”

片刻,她还是说了句:“柯锦严知道我喜欢莲,也问过我的刺青,但他不知道我纹了什么,纹在哪里。”

说完她才转头看了他,“这回满意了?”

男人略微挑眉,“我何时不满过?”

吻安扯了扯嘴角,“嗯,是没有不满,就是差点把柯锦严的饭碗都掀了,一张脸僵的很好看呢。”

回来也看起来正常不过,其实才最反常,她也是现在才回过味来。

宫池奕轻轻咳了两声,转移话题:“今天结束拍摄?”

他这么一说,吻安才知道居然都凌晨了,懒懒的“嗯”了一声,“我要睡觉。”

“好。”他拢了拢臂弯,沉声自我揶揄:“这个光棍节属本少过得最奢侈。”

这话倒是真,至少聿峥比他惨,深受折磨。

…。

北云晚已经抵达荣京,但一时间,她还真不知道从哪开始着手。

北云夫人打过一个电话,“晚晚,有什么事一定要给妈打电话知道没有?能找着也好,找不到就罢,你就咱们北云家大小姐不会变。”

她笑了笑,“妈,我知道,就是想碰碰运气。”

毕竟她从来跟幸运没什么关系。

本来这事是不想让养父母知道的,但北云稷给家里生了气,还以为是父母亏待了她,弄得北云夫妇又是紧张又是心疼,生怕晚晚出走。

“妈明白。”北云夫人叹了口气,“你可不能像馥儿一样一声不吭又做出什么来,她拧着要演戏,宁愿不回家,妈是管不了了,你可不能再伤我心了。”

晚晚笑了笑,“我从小那么乖,您放心吧。”

北云家就是这样,二老最听常年养病的北云稷的话,平时最疼爱收养来的北云晚,从前也是很宠溺北云馥的,只是她拧着进了娱乐圈,跟父母闹翻之后关系变得很微妙。

晚晚之所以想着找亲生父母,其实也怕哪天她让二老失望,那她就真的无处可去了,可不像北云馥,人家追根究底是亲生的。

这边刚挂掉,聿峥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她有些烦,皱眉看了会儿,没接。

其实她大概知道聿峥那天压着脾气,又这么频繁的找她是为什么,她反而更不想接了。

索性将卡拔了出来,又换了一个荣京的号。

新号码打到吻安手机上是宫池奕接的电话。

一大早,低音很浓重,听起来刚睡醒,“哪位?”

晚晚略微挑眉,“三少也真是厉害,追吻安追得这么紧?”

宫池奕拿着电话出了卧室,薄唇弄了弄,“聿峥最近也没少跟你打转。”

给他查古瑛都不情愿了。

北云晚正好要说这事。

“你跟聿峥不是有合作么?麻烦你把他行程安排满,我最近很烦,见了他怕跟他打起来。”她淡淡的,又不无认真。

宫池奕表示无能为力,聿峥若是不想,他也没权利逼他。

他刚要挂电话,吻安从卧室出来,也就顺手给她递了过去。

听到她对着电话说:“最近不见也好,免得只拿你当替补……”

不知是不是那个电话缘故,上半天拍戏吻安对于馥儿的态度除了对演员的因素外,没有半点亲和。

下午结束拍摄,机票直接定了八点左右。

吻安又想到了什么,看了他,“来的时候,是晚晚送她过来的,现在结束了,聿峥没让你送她回去么?”

他们俩以前不是标准的护花使者么?

宫池奕听完似笑非笑的看她半天,也不说什么,只是忽然吻了她。

那时候还在片场,周围都是准备收工的人。

他就那么吻了,然后拥着她离开,道:“也许你的蓝颜知己会送她?”

大概是为了她的顾虑,宫池奕干脆换早了一个航班,就他们俩,剧组一帮人乘坐下一班机。

不巧的是,他们落地,聿峥竟然一席墨色长风衣冷然等在机场口,见了她径直走了过去。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