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把自己弄干净再来找我/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目光在聿峥身上,手臂已经把她揽到身边,“你惹他了?”

吻安眸子清淡,“我吃饱了撑的?”

话语间,聿峥已经在两人跟前,墨色长衫下越显情绪冷阴,看着她,开口便问:“北云晚去哪了?”

吻安听完自顾一笑,果然呢,于馥儿刚转头找东里,聿峥就找晚晚来了?

想罢,她柔眉轻挑,“抱歉,晚晚没跟我联系,她的性子你也知道,不想搭理人的时候,掘地三尺也不会出来。&”

说完,又看了他,“聿少以前不是不爱搭理晚晚么?怎么最近好像很殷勤?”

聿峥似乎不打算跟她说太多,看了宫池奕两眼之后又转身走了。

宫池奕没插话,只知道北云晚的确联系她了。

回香堤岸的路上,吻安中途提出想先去医院看看爷爷,他自然也是陪着去的。

并没想到,这个时间会碰上本该在公司上班的东里简。

东里简和余歌之前在荣京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在医院里碰上也就多说了两句,从远处的走廊看过去,东里简依旧端贵,尽是女总裁的肃穆。

“简小姐比你大很多么?”吻安随口问了一句。

宫池奕薄唇微动:“一岁。”

这倒是让吻安惊了惊,才大一岁,也就是东里简其实也就二十八,可她那一身的成熟,散发的气质韵味,远超于这个年龄的稳重。

“问这个做什么?”宫池奕看了她。

吻安笑了笑,“只是看她和余小姐聊得好像还不错,猜着实际年龄应该差不了太多。”

余歌好歹跟东里接触了多次,跟东里家张姐处得来不是好事么?

宫池奕眉峰微挑,没说什么。

东里简乍一眼看到吻安挽着宫池奕的臂弯,目光顿了顿,如此亲密了?

还好项目马上开始了。

吻安以为他们只会简单寒暄,哪知道她进去看爷爷,他们两人就在外头谈起了生意。

余歌跟她在病房,看了她,“这两天没什么大碍,你放心吧,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吻安握着顾老苍老手背,微浅的笑意,“等我电影出来,爷爷一定会醒的。”

那一天,余歌并没有说顾老气数将近,就算他真的能醒过来,那一次醒来也便是该做告别的时候了。

吻安在病房呆了挺久,宫池奕进来过一趟。

待她出去时,东里简和他还在走廊尽头谈着话,见她出去才都走了过来。

东里简先看了她,不无生意腔调的道:“听三少说你们俩今晚有约,我可能得把他借走了。”

既然要帮东里把她抢到手,自然不能留这两人大晚上约会,正好她做事喜欢雷厉风行、干净利落,最好今晚便把合同定了。

吻安看了看他,几乎没什么犹豫,“不要紧。”

然后东里简又看了余歌,“之前听东里提过余小姐照顾他的事,刚刚打了个电话,感冒还没好,可能会发炎,能不能麻烦余小姐找个人直接把他接到医院,你再替他看看?”

东里简疼爱他弟弟是出了名的,一点小感冒也要把他扔进医院一点也不奇怪。

当然,她很愿意请顾吻安去接东里,只是人家爷爷还在病床,她又刚能回来看一眼,不好支走。

余歌笑了笑,也应下了。

宫池奕把她送上车,探进车里吻了吻她唇角,“回去早点休息。”

她点了点头,看了他,“你们要谈一整晚?”

他忽而淡淡勾唇,学着她先前说于馥儿的调子,道:“夜半三更、孤男寡女,怕我出事?”

吻安淡然瞥了他一眼,“你去吧。”

…。

在车上,东里简看了宫池奕,趁着没到公司,话题停在私事上,“有些好奇,三少怎么会看上顾小姐了?北云家二小姐名利双收,生得又娇滴滴的,应该最博男人喜爱才是。”

宫池奕倚靠后座,双手搭于膝盖,略微笑意,“我看你也挺喜欢她。”

东里简眉目微挑,“顾小姐还没出校门,影片就被提名,我比较喜欢肯下功夫的聪明人。”

宫池奕也曾经想过很多原因,可惜一个也不能令自己满意,总之就是看上了她,便是她的每一点都是喜欢。

“我私下曾听过,顾家和你们家祖上并不要好?”她没说敌对,但这事曾在老一辈口中听过,只是随时间推移,随顾家位列四大家族、又一夜没落之后,几乎无人提及了。

对此,宫池奕略微蹙眉,“简小姐倒是下了不少功夫。”

她笑了笑。

…。

余歌去机场接人时已经快到凌晨,仓城着实冷,夜间雾气朦胧,人影都看不清。

她能认出东里并不是因为看清了,而是身边有记者小跑过去小声嘀咕着东里和于馥儿的名字。

一个影后一个万事兼备之前奖杯的男演员同时出机场,的确是大新闻。

余歌双臂环抱,想了想,还是跟了过去,绕着道赶在狗仔之前小跑一段。

东里手中的行李箱忽然被人从身后拿走时,他略微皱眉,转头看到了余歌指了指旁边,而后抓了他的手臂往旁边闪。

东里随是皱着眉没什么表情,还很直白的不情愿,但也被她拉走了。

“狗仔就等着你俩露面呢。”拉着他绕出一小段,余歌才缓了一口气。

转头看过去,果然于馥儿只能独自应对围上去的媒体和粉丝。

余歌看了东里,又笑了笑,“感谢我吧。”

说着,她看了看自己一身白衣着实容易成为目标,顺手拿了东里臂弯里挂着的大衣往身上披,道:“借用。”

两人就这么出了机场,上了她的车。

本来说把他带去医院,东里说什么也不去,只好把他送到医院旁边的酒店。

起初她还纳闷怎么要开酒店,直到于馥儿戴着兜帽站在房间门口,余歌才略微恍悟,看了看于馥儿,又看了看东里。

“你们俩……”机场的狗仔那么热情,莫不是知道他们俩关系特别?

“那个。”她顿觉自己有点多余了,笑了笑,“余小姐,不好意思,没搞清状况把你落下了,那……我先走了?”

出了门她还闭了闭眼拍了脑门,人家真是一对的话,你拉着男的一路从机场逃了是什么剧情?

东里看她关门出去也没说什么,只颔首指了指地上的行李箱,话是对着于馥儿的,“看看少了什么,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那个行李箱不是他的,是于馥儿的,但余歌二话没说拉着就走,他一路也没解释。

东里开个房间,就是为了让于馥儿过来拿行李,毕竟在酒店拿比在他们家好。

说完话,他就往外走了。

酒店门口,余歌的车还在,刚系上安全带,门被忽然打开,男人钻进后座,“麻烦送我回去。”

余歌顿了顿,“要不去医院吧,我看你感冒挺严重的,医院就在跟前。”

东里疲惫的靠着,“给你打车费。”

额,余歌承认她要赚很多很多钱,但并不是因为医院近他们家远趁机要车费……

“我这人脾气比较直。”片刻,后座又传来一句。

余歌挑了挑眉,她脾气也不柔。

不过最后还是载着他往东里家大院方向走,路上,余歌看了看他,“你跟那位于馥儿是……?”

想了想,貌似不该她问,也就没说下去。

东里只是看了她一眼,也没回答,反倒是问了句:“吻安让你来的?”

余歌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简小姐。”

这让东里皱起眉,“你跟女魔头很熟?”

女魔头?余歌看了他,说实话,余歌觉得东里简还挺好相处的,至少聊得来。

…。

家里只有一个人,吻安也睡得晚,把拍好的片子都理了一遍,困极了才上床睡下。

宫池奕一早回来时她却已经出门了,想必是不想让顾老久等,早点把电影成片剪出来。

白嫂把早餐端上来,他正给聿峥打电话,“找到了么?”

他早点找到北云晚,也好早点有心情帮他办事。

聿峥在那边‘嗯’了一声。

他此刻就在荣京。

车子停在小区门前,好一会儿才让他进去。

北云晚一直喜欢住独栋式的小公寓,她是那种满足享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这一次却挑了小区的高楼层。

走出电梯,聿峥依旧那身墨色风衣站在她门牌号前,这个时间,她应该还在睡。

抽了两根烟,他才去按门铃。

北云晚眯着眼,随意搭着睡袍,她以为是自己叫的家政来这么早,开门看到男人阴着冷冰冰的脸,怔了一瞬,又淡然看着他。

聿峥也不说什么,长腿往前迈。

被她止住,“不管你去哪,把你身上的烟味弄干净再来找我。”

男人眉峰蹙了蹙,他三地辗转都没换过衣服,也挺恶心自己的,为了等门还忘了她很反感烟味。

但这么想着,他也就拨开她拦着的手径自往里走,还顺手帮她把门关上了。

而后褪下大衣,“卫生间在哪。”

北云晚靠在门边,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没搭理他的问话,直接回卧室想继续补觉,干脆让家政下午再来。

客厅是有卫生间的,但聿峥却是进了她卧室的那一个。

听到关门声,她才忽然从床上睁眼,快步到了浴室门口:“喂!”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